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73 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得不说,陆恒对于这件事情还是有见解的,他说,你已经这样了,与其在一个专业上吃亏了,不如就彻底换一个。”周淼看着她:“虽然当时我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可是现在看来,他已经给你做了决定。”

    孙颖晨十分认真的看着周淼,问她:“周淼,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陆恒?”

    周淼看着孙颖晨的眼睛,良久,她摇头:“没有。”

    孙颖晨又一次问她:“当真?”

    周淼却扑哧一声笑了:“我和陆恒相互写信七年,如果我喜欢他早就动手了,还用等到今天,我和陆恒的关系无关风月,只为真心。”

    孙颖晨半信半疑的看着她。

    周淼却拿起那份学校简章看了起来。

    简章上面的文字不多,但是她却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回想的都是那天在海外滩她和陆恒的对话。

    “我喜欢一个人,我应该和他表白吗?”

    “如果你喜欢他,就永远不要和他表白,也不要承认,因为你但凡说出口了,你们连朋友都不是。”

    周淼相信陆恒是这样的人,所以就算她再喜欢陆恒,也不会和他说太多,更加不会承认,因为她害怕爱而不得的那种痛苦,如果现在可以开心的坐在一起谈天说地,那么他是不是你的另外一个命中注定,到底还有什么关系呢。也是也没有任何差别,只要在他身边就好了。

    “你什么时候去报到?”

    周淼将学校简章折叠起来,可是听见孙颖晨说了另外一件事情。

    “陆恒让我做他的助理。”

    周淼的手指一顿,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可是面部却没有表现出来。

    “这有什么不好的,你当了陆恒的助理,这对于你的学业也是有帮助的。”

    周淼说完看向孙颖晨:“你有想过要考研吗?”

    孙颖晨想了想,然后重重点头:“想过。”她淡淡说着:“以前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大学毕业后,还想继续留在学校,可是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越发眷恋学校的生活。”

    “和我一起考研吧。”周淼十分认真的说着。

    多数时候,人并不是按照事实再改变自己的想法,而是相反,按照想法改变事实。

    黎人舒一直在蜜里调油,小日子过的十分舒服,可是当她们三个再次相聚的时候,她却大大吃了一惊。

    “什么?你改专业了?”

    黎人舒并不知道孙颖晨之前发生的事情,但是对于学校突然开除学籍,她也没有问孙颖晨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管因为什么,总是现在孙颖晨很高兴现在的学校和专业,但是周淼跟着转了专业和学校,同孙颖晨一所学校,她就十分不解。

    周淼看向黎人舒,说:“人往高处走。”

    黎人舒一下子想到什么:“你们要一起读研?”

    但是看着两个人都不否认的表情,黎人舒大声喊了一声:“靠!”

    这俩人简直太不够意思了,考研也不说一声。

    “所以,你俩这段时间忙的和孙子似的就是为了备考?”

    孙颖晨唉声叹气的说:“备考都是小意思,我们学校的寝室现在爆满,没有办法住,可是学校和我家又太远,周淼说找一个两居室的房子,但是现在面临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季节,找房子就和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似的。”

    黎人舒看着孙颖晨手机里面的网页,笑着说:“这上面的网站,其实你看和不看没有什么区别,还不如去学校附近找呢,毕业的学生外面租房子的大有人在,这个时候换房子,与其找中介,还不如直接上门问。”

    周淼一听这事靠谱,连忙喊服务员买单,然后拉着黎人舒和孙颖晨直接上车,风驰电掣的往学校开。

    果然听人劝吃饱饭,当天下午周淼就看中了一套房子,离学校不远,也算是闹中取静的一套房子,楼层也不高,主要是两居室的房间都有一个小阳台,视野开阔,坐北朝南,周淼甚至没有听孙颖晨的意见,直接将房子租了一年,还强行拉着孙颖晨必须和她一起住。

    最后看在周淼已经全部缴清了房费,还有免费的房子住的份上,孙颖晨只好点头答应了,谁让这里面只有周淼是富二代呢。

    对于那个酒吧燃,其实法人也是周淼,当时在大学的时候,周淼就已经发现了商机,并且通过他父亲那边,调动了一笔资金,就成了如今的酒吧,周淼在这里赚了挺多的,也算是一个小有成就的小老板了,拥有典型商人专有的经积头脑。

    原本黎人舒打算留下来帮她打扫房间,可是周淼只是在楼道里面贴着小广告的便签上打了一个电话,半个小时候,就有四位保洁阿姨上门,那速度一看就是训练有速的行家。

    周淼看着保洁阿姨清理的状态,清了清嗓子说:“我们都是穷学生,一个月的生活费也不多,迫于无奈请你们来,相信你们也不会磨洋工欺骗我们这些可怜巴巴的大学生,所以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大概两个小时回来,两个小时后,我来检查,如果哪里清理的不干净,对不起,我不支付尾款。”

    四位保洁阿姨同时说放心吧,肯定会清理干净的。

    黎人舒和孙颖晨都心虚,如果说周淼是穷学生的话,那黎人舒和自己简直是贫民窟里面出来的人。

    小区外面有一个四层楼的超市。

    生活区。

    周淼几乎快将推车装满了。

    孙颖晨看着推车里面的生活用品,惊道:“床单被单目前就买一套就好了,你怎么都买两套。”

    周淼好像很懂事生活常一般:“换洗用的呀,两套十分有必要的。”

    孙颖晨将两套一样的床单被单拎起来:“可是两个都是一样的。”

    周淼死不承认自己拿错了,狡辩道:“我的品味你还需要质疑吗?”

    黎人舒却不知道站在哪一边,只是阴阳怪调的说:“知道你俩是大学生在附近找个地方落地生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非法同居。”

    这一句话,杀伤力极强,如果自控力不强的话,极其容易内伤而吐血。

    黎人舒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对于黎人舒的杀伤力,她向来都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