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71 温暖的周淼
    不知道你有没有经历这样的感情,一眼就心动的人,是没有办法做朋友的,不管你信还是不信。

    陆恒在电脑前敲击着,劈里啪啦的声音十分连贯,他几乎都没有中途休息过。

    罗森开了一瓶香槟,然后分别倒在杯子里面。

    “写差不多就行了,毕竟下周才交稿的。”

    陆恒仿佛是一气呵成,最后合上电脑,迈开长腿走到罗森旁边,端起其中一杯香槟。

    “我让你问的事,你办了妈?”

    罗森刚喝一口酒,差一点呛到,然后立马看向他:“陆少,你没事吧?我之前当你说笑的,你这个是什么表情?千万别告诉我你认真了。”

    陆恒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我给你三天时间,你去调查清楚。”说着又走回电脑旁边,将打印机里面的一张a4纸递给罗森。

    “这个是我刚才可以想到的排名前四的信息,你去落实一下,如果可以,前三名的可以考虑。”

    罗森几乎是小心脏都承受不住了,看着他良久,随即道:“感情刚才你敲击键盘并不是写晴天最近的文,你都是在做这些?”

    罗森看着陆恒并没有否认,他几乎快气疯了。

    “陆少,你千万别和我开玩笑,你明知道咱们工作室和晴天签约,不管是对于现在你的名气,还是未来,都是你现在的一个最优的转折点,你疯了吧,现在别告诉我你分分钟想要转行,给人家莫名其妙的人当情感导师,我告诉你陆恒,我是你的经纪人,我有权利对你现在的状态说no!”

    罗森简直不敢置信,他疯了不成。

    “陆恒,你千万别说你对那个孙颖晨有意思了。”

    陆恒身子一顿,有那么一刻他是荒神儿的,可是陆恒的症状看在罗森的眼里,他估计也猜测的**不离十了。

    “你小子真看上人家了,你别忘了,她是白思渊的正牌女友,这样的事情你估计不屑去做吧。”

    罗森循序渐进的劝导陆恒,希望他赶紧醒悟,毕竟现在是事业再创高峰的时期,陆恒要是陷入感情风波,会分分钟让千万粉丝心碎一地的。

    陆恒看向罗森,十分认真的说着:“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孙颖晨我根本不会入眼,我的目的只有一个,任何都不会改变它。”

    罗森看着那个充满野心的陆恒又回来了,顿时也放心不少,可是他还是有些隐隐担忧。

    “这些你还需要我去查吗?”

    陆恒看向他:“这个自然要去的,动作要快。”陆恒说完,直接拿着外套离开了。

    “哎,你晴天的文都没有写呢,你现在去哪?”

    “浪迹天涯……”

    陆恒扔了一句话之后,就彻底消失了。

    秋天在不知不觉间来了,可是带着夏天管有的热此刻却热的更加撕心裂肺,郁郁葱葱的树木上虫鸣的声音几乎可以摧毁你所有的理智,但是依旧保持着让你心态不崩,唯一让你崩溃的却只有这样炎热的秋老虎。

    孙颖晨对着镜子调整着脸上的面膜,一旁的周淼也贴着面膜躺在孙颖晨的床上。

    孙颖晨贴好了,回来往里面推了推周淼:“往里面去一点,一点都没有主动性,毕竟这里是我家。”

    周淼也不和她一样的,只是轻描淡写的说着:“对对对,你家,之前我没改造之前,你这个可以称之为是窝的地方可不能算是家,是因为我,因为我的巧夺天工,才费力将你的鸡窝变成现在的凤巢。”

    孙颖晨也不急,只是呵呵的笑着:“你说的都对。”

    孙颖晨躺在床上之后,她才知道之前的失眠都是鬼扯,因为不是她自己的床,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认床的习惯,大学三年的时间,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还有认床的习惯,只不过她平日里睡的床都是往死里舒服,一躺上去所有的细胞都精神涣散,困意也袭来了。

    周淼看着她,道:“这才几点啊,你要睡觉了?”

    孙颖晨含糊着说:“我好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让我安静睡会。”

    很简单的两句话,听在周淼的耳朵里,却十分心疼,虽然她没有办法想象在监狱里面到底会经历什么,可是看着依旧装着坚强的孙颖晨,就算她不问,就算她不说,周淼也知道她这七天过的十分辛苦。

    这个时候有人敲门,周淼坐起身子,就看见孙母端了两杯牛奶走了进来。

    “小晨出差,想必这个时间要补个回笼觉,你俩就当午休了,喝了牛奶就睡吧。”

    孙颖晨只是点点头,并没有起身,她实在是太困了。

    孙母看着睡死过去的孙颖晨,直叹气:“你看看她,我原本还打算让和小晨告你的状呢,这就睡过去了。”

    周淼一听就懵了:“不带这么玩的,我有什么壮好告的。”

    “你看看小晨的房间,虽然比以前好了,但是你整整装修了四天,黑天百天的干,你可知道这邻居都快投诉死我们了。”

    周淼一听是因为这件事情,她就直接歇菜了,毕竟她也是第一次看见所谓的泼妇。

    话说那天还是她装修的第二天的正中午,外面房门突然砰砰敲门,十分不客气,敲门的声音也十分有节奏感,分分钟想要让你拿着板砖出门拍死对方,可是看见人家上门的人熟,周淼第一次生畏,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这根本就是一个谣言。

    但凡是一个张脑子的初生牛犊,也不会往死路上走,因为当天进来的人十来号人,都说装修一直吵到她们了,还有一个更加离谱,简直就不是诚心实意过来吵架的,因为对方抱着一个奶娃娃,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的那叫一个惨。

    总之这个抱着孩子的妇女就以下几点,一是因为装修吵闹严重影响了她的睡眠,二是因为装修让他家孩子拒绝喝她的奶。

    周淼其实当时想要问她,看你胖的满脸流油,是不是自从生下这个小娃娃之后,大补过头,孩子一点没有吸收反而让母体吸收了,导致没有奶水。

    可是周淼当时并不敢这么问。

    孙母也是没有见过这样大的阵势,平时街坊邻居的住着,她也不是会吵架的主,就在孙母连连后退的时候,周淼一把拉过孙母,然后将孙母关在家里,她反手就将门关上了,任凭孙母怎么拍打都打不开,只传来周淼一句隔着门板的话。

    “这件事情交给我。”

    其实孙母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为什么连续四天继续装修作业,那些邻居都和聋了似的再也没有上门找过岔。

    周淼自然不会告诉孙母她是用了一招不闭嘴就没钱拿的招数,让所有邻居都分分钟闭嘴了,然后纷纷安静的写下自己的银行卡号,井然有序的交给周淼,那个遵守秩序的样子真应该给抢公交挤地铁的良民看看。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