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69 一辈子的疤
    若是喜欢你的必定会主动联系你,但是如果没有的话,你的心会不会很疼。若是你喜欢的在你需要的时候没有联系你,那你……应该死心了。

    这样日夜颠倒,孙颖晨不知道她熬过了几天。

    狱警将她每日的餐食都放在门口,然后将之前没有吃的东西收走。

    其实狱警大可不必,不用管她就好了,可是孙颖晨这里只是涉嫌,并不是认定这件事情就是她做的,所以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

    狱警端着餐盘要离开之时,孙颖晨淡淡说了一句:“我想好了。”

    狱警回头看她,不解。

    “你说什么?”

    孙颖晨起身,走到铁门处,没有灵动色彩的桃花眼看着狱警:“我说,我想好了,和解书,我签。”

    狱警点点头:“好,我去给你打申请。”

    当白字黑字放在孙颖晨面前的时候,她甚至连看一眼都没有,只是拿起钢笔,在签名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第一次,在一个空白处不是心甘情愿写的名字。

    “你可以走了。”

    狱警将和解书收好,之后,甚至都没有看一眼孙颖晨。

    孙颖晨只是自嘲的一笑,当初那么坚决,死活不签的和解书,现如今还是签了,这样的姿态,真是可笑,她在这里待这么多天,也无疑不证实一点,她的确自作自受。

    今天的天气依旧是阴雨连绵,一个黑色移动的大门缓缓打开,只是短短七天而已,她却像是在里面度过了一生那么漫长,外面的世界好像她从来都不曾认真看过一样。

    一辆路虎停在对面,她看见车外面站着的人,他穿着白色的衬衫,米色的西裤,干净清爽的头发,看不清楚情绪的脸,之所以看不清,是因为孙颖晨满眼都蓄满了泪水。

    不管有多恨,不管她怨怪他多深,不管之前如何打算铁石心肠,可是看见他出现的那一刻,之前所受的委屈全部都消失了。

    心底泛酸,眼底泛热,她还是没有控制住,就这么泪流满面。

    他看见了她,飞快的打着雨伞飞奔到她身边,生怕她淋到一滴雨。

    多日的当心和提心吊胆,再也不愿意尝试这样的分离。

    他一把将她死死抱在怀里,那么用力,那么紧。

    孙颖晨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清爽的味道,她呢喃着:“别抱我那么紧,不值。”

    白思渊身体一震,下意识的将她放开:“小晨,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我都知道,但是我迫不得已,我无可奈何。”

    孙颖晨看着他,眼底的泪光闪现:“白思渊,我好难过。”

    白思渊又一次将她揽入怀中,一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怪你,小晨,是我对不起你。”

    “你没有对不起我,换成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但是我没有办法原谅。”孙颖晨眼泪终于忍不住了,一颗颗滑落下来:“白思渊,放开我吧,我没有力气推开你,你明知道,我永远只会对你心软。”

    “我给你时间疗伤。”

    白思渊眼睛红红的,他知道孙颖晨的骄傲,也知道这件事情对她的伤害有大,认真学了这么多年的专业,她再也得不到那个毕业证了。

    而这一切的伤害都是他带来的,都是他造成的。

    白思渊自小看着父母在商业上奔波,突然空降这么大的一个财务敏感事件,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孙颖晨只不过是这个事件的波及者,他知道,他都知道,可是在没有将这个人的揪出来之前,海澜一分钟都不能等,孙颖晨只能背锅,海澜出具和解书也只是做到了最后一次万全之策可以保护孙颖晨的唯一途径,虽然海澜将事件控制在最小的范围,甚至没有知会孙颖晨的父母,也是为了保护她,让她可以继续过平静的生活。

    但是现在这样的解释却是苍白无力的。

    没有任何一个人在受尽委屈之后,还能心平气和的听得进去你的分析,所以白思渊没有解释,只是将一切寄托于时间,希望时间长了,她可以想通这件事,他们之间的伤痕也就可以淡化。

    白思渊将孙颖晨送回了家,开门的一瞬间,她几乎想要流泪。

    客厅里面摆放着各种营养品和精美的礼盒。

    周淼如同在自己家一样,盘腿坐在沙发上,厨房里面飘出饭菜的香味。

    依稀可以听见孙颖晨的父母在厨房里面交谈。

    “你少放点辣椒,小淼不能吃辣。”

    “多少吃点,也不能都不吃,这条鱼不放辣,能除腥味吗?”

    “小淼胃不好。”

    “你不用管了,你拌凉菜去吧,别管我了,一天天的话那么多呢。”

    周淼将腿从沙发上放下来,坐的十分端正,然后拍了拍沙发旁边挨着她的位置:“你回来了,过来坐。”

    孙颖晨再坚强也控制不住眼底泛热,走了过去,坐在她身边。

    周淼给她递一个抱枕,孙颖晨就依靠在抱枕上,低声的抽泣。

    周淼看着她,本来想笑话她没有用,可是再狠的话到了嘴边,一句也说不出来了,只是看着她。

    孙颖晨将头埋在抱枕里,低声的抽泣,双肩一直都在抖动。

    “颖晨,别哭。”周淼原本平静的声音,开始颤抖,然后也跟着她无声的呜咽。

    厨房里面依旧商讨着做饭的事,完全没有察觉消失七天音讯全无的孙颖晨回来了。

    “孙颖晨,你要坚强,遇见再难的事,以后我和你一起抗。”

    周淼将身子靠了过去。

    孙颖晨终于止住了悲伤,她擦干眼泪说:“这几天你都来我家看我爸妈。”

    周淼白了她一眼:“你太看不起我了,我可来几天。”

    孙颖晨看着客厅摆放的一堆堆的营养品和礼盒,想也知道周淼瞎说八道。

    周淼突然破涕而笑:“我搬过来了,以后你的房间就必须有我一般。”

    孙颖晨看着她,也跟着笑了起来,虽然心里依旧难过异常,但是这样的时候还有一个姐妹陪着你一起,就算再深的悲伤也会被稀释掉,心逐渐的没有那么痛了。

    周淼用手戳了一下孙颖晨的额头:“你都是什么审美呀,你原来的床单被单我都已经给你换好了,之前的简直太丑,直接影响我的睡眠质量,对了,忘了说了,还有你家的浴室的那个浴缸,我四天前已经让人重新装了一个,是著名设计师设计的,自带按摩功能,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自己房间的浴室弄个淋浴的,你当大排档似的澡堂子呢?你放心,你房间我看着不顺眼的,我都已经重新整理了,你还别说,就你这么一个小麻雀一样的房间,我重新改造都花了我不少钱,不过看在你这么怂,谁都能可以的份上,钱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但是孙颖晨我告诉你,日后除了我,谁特么都别想欺负你。”

    孙颖晨心中一暖,直接趴在她的怀里,声音带着囊,似鼻子不通气:“周淼,谢谢你。”

    周淼身子一怔,眼睛又开始发涩,但是她忍住了,依旧不依不饶的补刀子:“你说你谈个恋爱把自己弄这么惨,虽说以前和陆唯一在一起的时候,我不太看得起你对陆唯一眼巴巴的狗腿子的贱样,可是毕竟他也没有怎么伤害你,白思渊这个是你爱的死去活来的吧,纵然现在你因为他失去了一些,可是咱们爱得爱的起,放也放的下,这个是你就当一个教训,别老败在爱上。”

    孙颖晨只是连连点头,她不想和周淼争辩什么,和陆唯一分手的时候,她住院了,出院前诊断心绞痛,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那是会跟着自己一辈子的伤疤。

    可是白思渊的段位太高了,在不知不觉上,她已经输的不胜什么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