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68 不了解人性
    不知道是谁说过这么一句话,当你开始质疑一件事的时候,准确率总是出奇的高。

    孙颖晨是被狱警叫出去的。

    “孙颖晨,时间到。”

    陆恒看着她起身离开,最后消失在眼前,面前的椅子还在,但是人已经走了,这样的情绪就像是一个人坐在你的心上,但是你害怕对方知道,又害怕地方装傻不知道。

    孙颖晨一路跟着狱警走着,想着之前陆恒说的最后一句话:“永远不要和自己所谓的自尊心去争,除非结果对你很重要,并且一定会赢。”

    她好像一下子知道了陆恒为什么会拥有这么多喜欢他的铁杆粉丝。如果自己的心里没有那个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根深蒂固的人,也许她也会被他吸引。

    周家别墅内。

    梦莹是孤儿,她自小就不知道自己是谁生的,从来里来,她自大有记忆的时候,她就知道,她在一家叫做天使孤儿院的大院子里和一众小朋友在泥潭里面抢夺玩具。

    抢不过她并不哭,而是等着,她好像比任何人都有耐心,只有等他们不想玩了,那个玩具才可以落到她的手里,只是失去了争夺的乐趣,还有最佳玩玩具的时机,就算她最后拿到了玩具,她也不想玩了。

    她和周炜结婚三天了,原本应该回门的日子,她却只能安静的坐在富丽堂皇的别墅里面,所谓的伤春悲秋说的就是她现在的心态。

    什么都得到了,一切应有尽有,她完全可以像其他富家太太一样去逛街然后买买买,最后躺在老公的怀里撒娇说着今天的趣闻,然后疯狂的去美容院倒刺自己一张花容月貌的脸,生怕自己将来人老珠黄了老公到外面觅食去,但是梦莹是不一样的。

    她在乎的从来不是周炜这个人。

    “张妈,小姐还没回来对吗?”

    梦莹很少和张妈说话,这一开口主动问张妈,反而给她吓一跳。

    “小姐……对,三天都没回来了。”

    张妈也是好奇,小姐虽然喜欢闹,但是从来都不曾出现过超过一天不回家的,这一次不但没回来,而且三天都没有回来,手机也是空号,张妈都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知道了。”

    梦莹不咸不淡的说着,她不止一次的问过周炜,周淼什么时候回来,可是周炜却说没有周淼在家更好,省的她整天气他,梦莹还想问什么,周炜却显得不耐烦,说自己累了一天了,应付顾客不说,回家还要应付她,然后就早早上床睡觉了。

    梦莹只能干生气。

    周淼看着手机上面的app的更新信息,正犯愁的时候,她拨通了孙颖晨的电话,可是良久都没有人接,正好奇的时候,电话那头接了。

    “什么?你是哪里?”

    周淼不敢置信的看着已经挂断了孙颖晨的手机,屏幕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可是她的震惊却是久久无法平息的。

    她几乎是飞奔一样,用最快的速度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周淼不知道在外面等了多久,但是最后给她的答案是。

    “你回去吧,你没有探视孙颖晨的资格。”

    几个字将她所有的期盼都浇个通透。

    周淼想要问的太多了,孙颖晨怎么就会犯了财务账面上面的事,财务亏空,多么大的事,孙颖晨不会犯浑去做这样的事的。

    这里面一定有误会,可是周淼人脉再好,也没有办法隔着一个铁窗去见孙颖晨。

    第一次,周淼才感觉到什么叫无能为力。

    周淼拨通了白思渊电话,可是白思渊根本不接她的地方,周淼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好去了海澜酒店,但是在门口的时候就已经被保安拦住在外面了。

    最后在保安不依不饶的前提下,她终于知道了一点始末,一本最新的财经杂志的封面就是海澜酒店此次的财务不明账面事件的全部撰写,周淼用最快的速度翻阅完毕,她气的把杂志仍在地上。

    这上面简直是胡说八道,她了解孙颖晨,她不会是报道上写的那个样子,这简直就是故意抹黑她,洗白海澜,周淼这一刻才算是知道,为什么白思渊不肯接她电话了。

    他一定是心虚,要不然怎么不去把孙颖晨保出来。

    就在周淼焦头烂额的时候,陆恒的车子远远的停在海澜的对面,周淼认识陆恒的车,她快飞的跑了过去。

    陆恒下车,看了一眼周淼。

    “你出门都不带雨伞吗?”

    陆恒说完,感觉自己的说出来的话被舌头电了一下,这句话是孙颖晨和自己说的,他现在满脑子里都是她的一点一滴,这样的侵蚀下,他快疯了。

    “陆恒,怎么办,你说我该怎么办?”

    周淼慌了,她不知道该做什么才能将好朋友从里面救出来。

    “给她一点时间,现在不是外面的人想办法把她弄出来,而是她要学会自救。”

    陆恒说的话十分的高深莫测,周淼根本听不懂。陆恒看着周淼疑惑的表情,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

    “等等吧,她会出来的,只是看她自己想通的时间。”

    周淼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听见陆恒说她会自己出来的,莫名的,她相信一定会是这样的。

    “跟我一起上去吗?”陆恒看着她,问道:“去擦一下头发吧,你这样会着凉的。”

    周淼跟着陆恒上了标准的套房,在电梯缓缓上升的时候,周淼打破了这样的宁静。

    “我看了相关的报道,这次的事件,孙颖晨是最大的受害者,但是现在为了保大,她只能委屈了。”周淼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次的报道还有包括你的自言片语,我不理解。”

    陆恒看了一眼她,问:“什么不理解?”

    “海澜陷入这个样的危机,你入驻海澜当初是为了名声,可是海澜名声受损的时候,你为什么第一时间站出来说选择相信海澜。”

    周淼虽然和陆恒这么多年一直通信,从某种意义上,她应该算是了解陆恒的,陆恒不会在这样一个名声受损的酒店继续入住,可是好多次的无法解释的事情却发生了。

    “不管我是为什么,我还是选择对了,海澜是无辜的。”

    陆恒淡淡的说着。

    周淼却笑了:“海澜是不是无辜的我不知道,但是孙颖晨绝对是无辜的。”

    “这件事情就算你是孙颖晨的好朋友,你也没有办法替她做决定,是不是无辜的,我们再等等。”

    陆恒的话十分残忍,周淼看着她。

    “我了解孙颖晨。”

    “可你不了解人性。”

    周淼哑口无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