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67 你必须坚强
    “海澜将流言蜚语和大量的股市下降的数据控制在三天之内,虽然三天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是海澜最后还是做出了力挽狂澜的事。”

    罗森虽然站陆恒的队,但是他还是为海澜鼓掌。

    陆恒却叹了一口气:“这一次只有3%!”

    “别灰心,会好的,你看过程虽然艰辛,但是我们好歹有了3%的股权。”

    罗森还是挺乐观的。

    “她签了吗?”

    罗森一愣,随即了解了他问的是谁,不由叹气:“还没有。”

    “她怎么样了?”

    陆恒此刻却在关心着她,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和解书一直都没有签,所以海澜才会单方面做出这样的记者发布会,陆恒看着电视上面白思渊口口声声将这件事情撇开的清清楚楚,陆恒不得不承认,他的确造白思渊差了不只是一点点。

    “陆少,你现在关心的是你和晴天合作的进展,并不是这个所谓的小人物,你别忘了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什么的。”

    陆恒将电视上播放的海澜记者发布会关掉,看向他:“可是做人一定要有底线。”

    罗森走到陆恒的面前,就这么看着他,突然笑了:“你打算有所动作的时候,你就已经没有底线了,现在怎么了?你的底线回来了?你别忘了,你的目的是什么,只要达到目的不就好了,其余的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陆恒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看着电视柜上面的日历表,上面的日期已经过去了三天,这三天,她在里面如何度过的,陆恒很讨厌自己这样陌生的情绪,他一点都不喜欢自己被这样的莫名其妙的情绪影响以及控制着,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

    那样的思绪就像是一个网,他被网住了。

    “你去和晴天说,这一期的稿子,要往后拖了,我现在没有时间写。”

    陆恒抛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起身,离开了房间。

    “哎哎哎……”罗森跟在他身后:“你去哪?你没看见外面下雨了吗?”

    “你别跟着我了,我一个人想要静一静。”

    陆恒抛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罗森看着已经关闭上的门,不由叹气:“陆恒呀陆恒,你可千万别玩真的!”

    水泥地上面仿佛可以闻见潮湿的味道。

    孙颖晨抬起头看着仅有手掌大小的窗子,原来外面下雨了,难怪她感觉整颗心都是潮湿的。

    一阵靴子踩在釉面砖上面的声音,随即关押她房间的门打开了。

    “孙颖晨,有人找你。”

    孙颖晨一怔,想着这个时间会是谁呢,她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狱警。

    “别磨蹭,快点。”

    狱警有些不耐烦的吹促着。

    孙颖晨起身,身子一个踉跄,险些没摔倒,长时间的一个姿势的坐着,她的双腿早已经发麻到没有知觉了。可是她还是起身,抱着好奇心,也抱着最后一丝期盼的心态走了出去。

    每走一步,她的双腿就像是千万只的蚂蚁在啃噬她的双腿,异常的难过,走过重重铁门,最后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门口,狱警在和那门口站着的狱警交换了一下名帖,然后再签到簿上写下名字。

    最后孙颖晨才进去了。

    透明的玻璃窗前并不是她所希望看见的人。

    孙颖晨坐在了椅子上,看着玻璃对面的人,苍白的笑了笑:“陆恒?是你?”

    孙颖晨简直没有想过,陆恒会来看自己,这是自己在这里漫长三天迎来的第一个来看自己的人,多么难能可贵,她高兴的眼底泛热,似乎有眼泪要流出来。

    “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陆恒看着孙颖晨,长长的头发,好像一下子就没有了光彩,这根本和他第一次见到了她简直判若两人。

    第一次见到她,不管什么时候,她都是在笑,第一次临别的时候她笑着和他说:“亲,别忘了给好评。”之后每一次见到她,她好像都很狼狈,上次喝酒醉了,她笑着拦着他的脖子,喋喋不休的问他:“陆恒,你心里是不是有秘密,你的眼睛出卖了你,你并不快乐。”

    那是第一次,有人真的看穿了他的心,了解了他心底其实是一个矛盾的人。

    不管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悄无声息的时候,孙颖晨这个人,成了一个不一样的人,至少在他心里是这样的。

    “你没有打雨伞吗?”孙颖晨看见他的薄薄的外套已经湿了,但是他好像完全不在意一般。

    “我刚才听狱警说,你这三天只吃了两顿饭,而且吃的也不多。”陆恒的视线在她的脸上扫视了一下,原本漂亮的桃花眼,像是失去灵动的色彩,原本的瓜子脸,脸颊好像更小了一些。

    “不知道你为什么来看我,但是你来了,我还是要谢谢你,在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朋友的前提下,你是第一个来看我的,虽然我并不像让任何人知道我在这里。”

    孙颖晨自说自话的说着,好像和陆恒说着完全不着边际的话。

    陆恒却呵呵的笑了。

    孙颖晨抬头看着他,良久,也跟着笑了。

    一下子气氛好像变得不一样了,刚开始的压抑气氛,现在好像更加压抑了。

    “孙颖晨,你要记得,不管什么时候,不管经历了什么,一定要吃饭,不能不吃饭。”陆恒很心疼如今的孙颖晨,不知道为什么海澜酒店的事件要将她波及成这样。

    “陆恒,你知道吗?”孙颖晨微笑着说:“以前呀,我总是认为,每个人的人生都是像是设定好的,不管生活对你做了什么,你总要报以感恩的心态,可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

    陆恒挑眉:“怎么说?”

    “生活从来不会招招手说:“小子过来我们讲讲道理。”生活只会一个大嘴巴子把你打在地上后说:“傻逼,学着点。”你说这是不是一堂别开生面的课,千金难买。”

    陆恒发现以前阳光的孙颖晨好像在改变,一种带着气味的丧在侵袭着她,让他心疼。

    陆恒点点头,跟着孙颖晨一起微笑,像是平白无故历经了同样的事情。

    “你不应该这样的。”

    陆恒小声的说着,几乎是耳语。

    可是孙颖晨却听见了,她笑了笑:“我应该怎样呢?放弃我原有的自尊,签署那个根本不是做我的,但是却要我做出牺牲的文件?我无法接受。”

    “没有人能透过你邋遢的外表发现你美丽的心灵。”陆恒抬头看着她:“如果你一无所有了,你还坚持那个可笑的自尊心,你简直太可笑了。”

    孙颖晨了解陆恒今天来的目的了,她并没有说话。

    “照顾好自己才可以将自己原本一手的烂牌更换。”陆恒顿了顿继续道:“如果你现在还坚持可笑的自尊心,你唯一的下场,不死也半残废。”

    “我知道。”

    孙颖晨说的十分没有底气。

    “孙颖晨你原本应该和我是一样的人,没有人可以将我们打到,你也不应该是这样继续颓废下去,你要振作,你都失去了人身自由权利,你还想要什么可笑的自尊,成为强者,你才可以摆脱弱者的身份。”

    孙颖晨十分怀疑自己:“我能做到吗?”

    陆恒十分坚定的点头:“你能,你一定能。”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