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66 回局
    愚人节当时,在微信上发出365句:“我爱你”,收到364句“呵呵”和一句“妈妈也爱你。”

    这段时间几乎是将孙颖晨大脑中最后的一根线绷断的日子,她一共收到了三次传讯,两次是警方的同样的一份和解书,一次是律师找到她,问她是否需要辩护。

    这样的问题多么讽刺呀,她如何需要辩护,她当着白思渊的面说自己没有做假账,他口口声声说相信,但是却依旧让她签署那份和解书。

    孙颖晨第一次开始正视两个人的关系到底算什么,这一切到底算什么。

    她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屋内的灯光像是永远都停留在黑暗之中,暗暗的灯光几乎可以把人逼疯,可是她依旧安静的等着,她在等所谓的公平,所谓的公正,但是准确来说,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会是所谓的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是依旧是失望,那个人会和你说:“小晨,签了这份协议书吧,对你好,也对我好。”

    海澜酒店的办公室。

    屋内的气氛冰冷到极点。

    “难道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这么对小晨不公平。”

    白思渊依靠在昂贵的办公桌上,已经三天了,这三天不停有媒体来电问海澜酒店是否存在暗箱操作,虽然已经有关公去应付这件事情了,但是海澜酒店毕竟是众人眼中关注的重点,但凡一点信息都会抓着不停放大再放大。

    “董事会将在明天举行,思渊,这件事情也许是我们错怪了小晨,但是你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你选择孙颖晨,去和媒体说这件事情是我们海澜做的,但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海澜每一笔账面都干干净净。”陈娟看着白思渊继续说着第二条:“要么你选择海澜,儿子,做妈妈的当然爱你,也相信你喜欢的女孩一定不会错的,但是所有证据面前,再多的狡辩都变得苍白,思渊,妈妈相信你,也相信颖晨。”

    白思渊生平第一次面临所谓的选择,向来他过的太舒服了,人生的选择都是好或者更好,从来都没有陷入像今天的这般境地之中。

    “我爱她。”

    白思渊的声音十分沙哑,他皱眉,内心像是一个大的窟窿在汩汩冒血,但是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陈娟太了解儿子了,此刻的选择无疑是让他内心在做一场撕裂的拉锯战。

    不管白思渊选择哪一方,陈娟都不会怪儿子,因为如果换成是她,她也会十分为难。

    在家族与爱人之间作一个选择,他要怎么选,白思渊宁可从来都不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他不是海澜的唯一继承人,也不认识孙颖晨,他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可是现实让他无法当一个逃兵。

    这个时候白震天推门走了进来,原本挺直的脊背好像一下子就弯了,不复以往那个精神的海澜当家人。

    陈娟看见他来了,连忙起身,迎了上去:“怎么样?”

    “股东大会,明天不用开了。”

    白震天说的有气无力。

    陈娟一下子慌了神,连忙问:“到底怎么回事儿?”

    “股东做出了初步的决定,董事会会长的位置目前空置一段时间,在财务危机案解决前,我应该会轻松一点。”

    白震天虽然说的十分简单,但是屋内的人自然是听的明白。

    总而言之,在海澜酒店此次的财务纰漏事件发生之后,白震天就已经从海澜酒店会长的职位上被人拉了下来,虽然那个位置目前没有人顶替,但是这件事情对于海澜来说,还是属于致命的。

    “也好,老白,这件事情不怪你,你已经做的很够了,真的。”

    白思渊看着父母为了这件事情已经失去了原本有的精神奕奕的神采,内心的天平慢慢的倾泻,可是每倾泻一寸,他的心就窒息一分。

    刘何娜敲门走了进来,拿着最新的公关文稿。

    “这个是今天下午即将要发送的最新公关文,两位看一下吧。”

    刘何娜是陈娟最好的朋友,几乎是看着海澜发展如今,又看着海澜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可是如今发生的事情已经让海澜的股票直线下降,海澜就像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所以海澜有今天的灾难,她也是十分难过的,只是希望将这件事情尽可能的缩小再缩小。

    陈娟揉了揉太阳穴,摆手:“你做主就好,我信得过你。”

    刘何娜点头,正要离开的时候,白思渊却说:“召开记者发布会吧。”

    白震天和陈娟同时看向他。

    “你要做什么?”

    白思渊鼓起勇气说:“这件事情不能再拖了,这次的记者发布会,由我出席吧。”

    白震天还想再说什么,陈娟却下意识的拉了他的手一下。

    白思渊说完,就直接朝着门口走去:“我去提前做准备。”然后就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

    刘何娜看向陈娟:“真的要让思渊这么做吗?”她有些担忧:“我看得出来,思渊很爱孙颖晨。”

    陈娟也是十分头疼:“如果思渊已经做了决定,我们做父母的只能支持他,这段感情的确来之不易,但是经历过这场风波,他们还可以和好如初,那以后不管遇见什么风波,他们都不会分开。”

    白震天将妻子搂紧:“我们是不是让孩子承受的太多了。”

    “身为白氏家族的一员,这是思渊应该做的,也是毕竟做的。”

    陈娟看向刘何娜道:“记者发布会,你就去准备吧。”

    夏天的尾巴来临了,潮湿闷闷的雨水开始袭击了这个城市。

    绵延的雨水好像从来不会停止一样,可是如同滚滚震雷一样的新闻却飘进了千家万户。

    海澜酒店做出了唯一一次面对媒体以及大众的新闻发布会,并且针对此次的财务账面不清晰的事件作出了回应,财务方面是因为海澜财务部门的领导并没有认真核查,完全交给一个财务助理来审核财务基础数据,导致数据账面亏空了几百万,实则海澜账面的资金流一直清晰如常,没有任何有异议的地方,此次海澜酒店继承人白思渊还将海澜酒店近三年的财务数据公布与众。

    在大众和媒体的心里,海澜还是那个可靠的企业。

    白思渊在媒体结束之时,将近三年来展示于媒体的财务数据所得的全部股份转换成人民币,并且现场和慈善基金会签署了协议,并且将所有资金全部捐给慈善基金会。

    次消息一出,海澜酒店之前的财务亏空新闻一下子就被高达几亿的捐款数据给吸引过去,大幅度的报道让海澜重新回归到大众视野之中。

    海澜酒店的股票一下子开始慢慢回升,原本抛弃海澜股票的人都悔不当初。更有海澜持股人,当时抛售海澜的股份,可是现如今却也是暗暗拍大腿,追悔莫及。

    但是海澜如此大的手笔,任凭任何一家企业都不会做出如此大的牺牲,在商业社会,金钱至上,但是海澜却因为这件事情让原本已经没有任何希望的走向,又一次的刷新了大众的认知,也成为财经课本上精彩的一个篇章。

    海澜酒店危机解除了。

    陆恒坐在沙发上看着外面雾蒙蒙的景色。

    都说魔都是一个让人疯狂又迷恋的城市,可是他却仿佛看不清这个城市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了。

    罗森看着ipad上面一直持续上升的数据,暗暗叫爽:“海澜酒店的股票当时在最低时期被大量抛售,现在我们买回来的海澜股票已经上升了七倍,赚翻了,赚翻了。”

    陆恒却无精打采的说:“我们购买回来的股份是多少?”

    罗森在ipad上面翻看一下,然后仔细计算着:“已经达成成功签约的,开始走正规合同的目前是三份,一共是3%.”

    陆恒思索了一下:“只有三份合同吗?”他看向罗森:“已经开始打算抛手里面的股份的不是有七名吗?怎么签合同的才三名?”

    罗森解释着:“海澜做出了这次的发布会,让原本的股市持续走下降的趋势,一下下回升了,我们动作快才已经购买了三份股权,其余的四人宁可赔偿我们违约金,也不会将股份卖给我们,更何况,现在股票大涨,哪个商人看见这么肥的肥肉不心动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