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65 百口莫辩
    生活就是如此,它可以让你感受到生活中的一点点的绝望,然后在用最后一丝反抗的力气面前,瓦解。

    梦莹看和周炜眼底自己的倒影。

    “梦莹,不管你当初为了什么接近我,我只要你知道,从一开始,既然是你选择了开始,那么就由不得你选择结束。”

    梦莹心口发烫,这个和周淼有着同样的一双眼睛,但是一个给她的感觉是爱的纯粹,但是眼前这个如同疯魔一样的男人,却让她觉得恶心。

    “周炜,你喝多了,你真的喝多了。”

    梦莹依旧在推拒他,只是希望他不要靠着自己这么近,每一次周炜的近亲,都让她觉得十分恶心的,十分的厌恶,这一刻,这样的情感更加浓烈。

    “我喝多了吗?好,我喝多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不!”

    周淼向外挣扎的一瞬间,她整个人都被猛地拽向他,迎接她的,是一个悍然而粗暴的吻。

    这一个吻,全然强烈的掠夺,霸道地吞噬了她的声音,她的喘息。惊惶间,她慌乱地起身,他却逼得更紧,直到将她的身子抱上书桌边缘,无路可逃。

    他讨厌她一次一次的挣扎与拒绝,讨厌她眼中泄露于底的情绪,更恨她在他怀底思绪游离,从未将他放在过心尖上,她不在乎,她梦莹根本就不在乎。

    从来只关切她心底隐藏已久的那个人,周炜一直都知道那个人的存在,但是他不屑问那个人是谁,从来都不屑问,因为他得到了她,就够了,但是该死的骄傲和尊严还有可笑的妒忌,克制已久的怒意冲窜上他胸口,犹如奔涌而来的潮汐,久久不得停息,酒精麻醉了理智,他不愿再克制,所谓的沉稳、所谓的冷静、所谓的理智,他不要,什么都不要,统统都不要……

    他微凉的大掌放肆地抚上她细嫩的肌肤,手指间的冷意滑过她的柔滑,却燃起一道又一道的火焰,烧得她颤栗不已。

    夜,再也无法平静。

    刺眼的灯光让孙颖晨的双眼十分的刺痛。

    “孙颖晨,我们有的是时间可以陪你在这里耗着,最后的结果也不会是你愿意看到的,你确定不说吗?”

    警方坐在孙颖晨的对面看着她,另外一旁的警察在纸上书写着什么。

    “这上面的笔记已经做了字迹对比,都是出自同一个人的,你再做无畏的抵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还是坦白从宽吧。”

    孙颖晨闭上眼睛,刺痛让她的眼眸像是一下下挨着针扎似的。

    “我没有做过,我怎么可能做假账呢!”

    孙颖晨解释的显然是苍白无力,再铁证如山的证据面前,她所谓的解释都成了没有用的狡辩。

    “海澜酒店的律师已经做出了书面和解,只要你愿意承认这次的假账是你做的,他们愿意放弃追责。”警察又抛出来一个强而有力的证据。

    平静的不能再平静的孙颖晨终于有了一丝情绪波澜:“这个授权书是谁签的名字?”

    警察都懵了,没想到面对这样事情上,她关心的却是谁在上面签了名字。

    警察轻轻吐露三个字:“白思渊。”

    孙颖晨点点头,回想着当时在白思渊办公室的时候,他说的话。

    “海澜酒店此刻陷入这样的危机,财务数据出错,小晨,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父母苦心经营的一切有可能让人取而代之,我这个做儿子的我什么都不能做。”

    孙颖晨看着他:“白思渊,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做的。”

    “只要你同意在和解书上签字,一切都可以转圜。”白思渊继续游说着:“谁做的不重要,没有人会在乎这些,小晨,你我都好好,海澜也会好好的。”

    孙颖晨揪心一般的痛,她笑着看着白思渊:“在你的印象中,你从来都不相信我,我说不是我做的,你根本不信。”

    “小晨,你怎么还不明白,签了和解书,一切都结束了,你还是我最爱的孙颖晨,我还是你的白思渊。”白思渊只想让事情不要扩大,在一切没有上升到董事会上的时候,让一切风波都平息吧,就算孙颖晨没有了财务的身份又怎么样呢,他完全可以养得起她。

    “不一样了,一切都不一样了。”孙颖晨看着那份和解书,笑着说:“你认为只要我签下和解书,一切根本就已经解决了对吗?”

    孙颖晨看着他,她笑着,白思渊简直太天真了,她不在乎这份财务报表到底是哪里来的,但是白思渊今天做的一切已经伤害到了她的心,在他的心底她是随时可以拉出来垫背的人。

    “白思渊,你口口声声说在乎我,这就是你所谓的在乎。”孙颖晨猛然将和解书撕碎。

    “和解书你撕了一份,还有第二份,只要你愿意签,海澜会暗地里给你一笔钱。”

    白思渊虽然做了唯一可以两全的事情,但是他毕竟伤害了孙颖晨,在保全公司和心爱的女人面前,他还是选择了前者。

    孙颖晨看着警方递过来的和解书,上面龙飞凤舞写着白思渊三个字,原本她认为世上最好看自的三个字当之无愧,可是现在她却觉得最可笑的三个字却也是它。

    “签了吧,签了你就可以离开了。”

    孙颖晨将和解书十分认真的看着:“如果……我不签呢。”

    “我们不怕和你耗时间,你知道做假账有多严重吗?”

    孙颖晨却淡淡说着:“做假账有多严重,我比你们任何人都知道,但是做了自己根本没有做过的,我一辈子良心都不会好过。”

    警察再也不愿意和她多说废话。

    孙颖晨被带到一个四四方方的房间,很小很小,洗手间和睡觉的水泥台子一样的床几乎是挨着的,她屈膝,死死的抱住自己,可是眼泪还是不经意的流了下来,她用力的咬住唇才可以让想要哭出来的呜咽变得无声。

    她不知道自己这一遭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财务报表下面的确认签字的确是她的笔记,她不会忘记自己写字的笔划和顺序,所有的结构都一个样,一样到她几乎差点以为那是自己精神恍惚下签下的名字。

    但是她没有办法反驳那不是她写的,因为没有人会相信。

    就算最爱她的白思渊都认为那些事她做的。

    百口莫辩便是如此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