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64 关于梦莹关于周炜
    今天发生的一切,让她觉得都不真实。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声阴阳顿挫的高跟鞋拍打着大理石地面的声音,一声一声,像是踩在了她的心口上。

    开门声从门口出传来,孙颖晨并没有回头,她知道是谁过来了。

    梦莹穿着旗袍,不一样的美感,上天似乎格外眷顾她,不管是什么样的装扮,她都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属于她的美感。

    “颖晨,地上凉,你起来吧。”梦莹心疼的说着,然后作势要上前扶孙颖晨。

    孙颖晨甩开她的手:“不用你过来假好心。”

    “孙颖晨,别给脸不要脸,我现在愿意和你客客气气的说话是给你脸了。”

    梦莹说着和长相极其不符合的话,好像是一个四五十岁的毒妇一般,可是她的脸却让你恍惚着,仿佛那些话都不是她说的,就算是说的,也是别人避着她说的。

    “梦莹,这才是你的真实的你吧?”孙颖晨从地上起身,走到她面前看着她:“梦莹,你藏的好,你藏的真好。”

    梦莹却不生气,笑着说:“别生气,也别动怒,按理来说,我的婚礼被人破坏了,生气委屈的应该是我,但是你们一个个的剑拔弩张的,到底为什么?周淼的父亲娶了别的女人,她周淼就可以接受了吗?只是这个人换成我,你们就觉得天塌下来了,别整天愤世嫉俗的,没有人在意你们的真实感受,我一个大学生,不愿意在社会上继续摸打滚打才可以过上稍微好一点的生活,我现在嫁人就可以走捷径,我为什么不!孙颖晨,你觉得你现在过的幸福吗?你和白思渊在一起,难道不是为了少走几年弯路吗?”

    此刻的梦莹根本不想大学时期的梦莹,她陌生的就像是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陌生人。

    “我们都是现实的人,其实,孙颖晨你和我没有什么不一样,我们是一路人,嘴上都说着岁月静好人间处处是美景,朋友闺蜜都是地久天长的人,可是在现实的面前,我们都屈从于温暖。”

    孙颖晨看着梦莹如此如同站在金字塔尖上的人,她可以用她的美貌环视芸芸众生,趾高气扬的宣说着她的胜利。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傲,梦莹,你真的已经变了。”孙颖晨看着她,内心却刺痛一般:“梦莹,你让我恨你。”

    梦莹却笑了,笑的花枝乱颤:“孙颖晨,你以为我就不恨你吗?”

    孙颖晨看着她,不理解她为什么说。

    “你明知道我对周淼是什么样的态度,你明明都知道,在三年前那个夜晚发生了那件事情,你已经站在局外了,为什么你还要拼命的走进来,你喜欢看着我卑躬屈膝的姿态对吗?你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可是出了事情,你依旧站在周淼的那边,你把我的感情践踏的一文不值,你心里面一直认为我是畸形的对吗?可是我不在乎,周淼一直想要伸手将我推理她的身边,可是没关系,我梦莹的人生从此可以和周淼紧密相连,我要看着周淼的人生发臭,我要眼睁睁的看着她恶心。”

    “梦莹,你是在报复,你用你自己的一生在报复,你值得吗?”孙颖晨不敢置信如今的梦莹如此疯狂。

    “你在心疼周淼吗?”梦莹笑的十分诡异:“如果我是你,还是要关心关心自己才好,毕竟你也是当初推我下水的人,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

    梦莹走到孙颖晨的身边,看着她的漂亮的桃花眼:“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你索爱的一切,你所在乎的一切,都在你的眼前消失。”

    孙颖晨完全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她。

    “别急,孙颖晨,你慢慢看吧。”梦莹看了一眼手腕上昂贵的手表,笑道:“时间差不多了。”

    与此同时,大门被人推开了,很多穿着制服的人走了进来。

    孙颖晨看着他们,不知道此刻到底是什么状况。

    “请问你是孙颖晨吗?”

    孙颖晨点点头:“我是。”

    其中一个警察说:“这是逮捕令。”说着就将孙颖晨压着拉走了。

    梦莹却依旧站在原地,说了一声:“慢着。”

    其中一个警察说道:“孙颖晨涉嫌做假账,我们需要她配合做一些调查。”

    梦莹却淡淡笑道:“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发生这样的事情,作为好朋友和闺蜜,我很伤心看着她如此。”梦莹走到双手被控制住的孙颖晨身边:“但是,我还是要好好送一送我的好朋友,毕竟这样的机会并不多。”

    孙颖晨看着她:“你的嘴脸让我恶心。”

    “孙颖晨,让你恶心的事情还有很多,你慢慢受着吧。”说着,梦莹率先离开了房间。

    孙颖晨手腕一痛,被警察们带离了酒店。

    君献酒店标准套房。

    梦莹看着如梦似幻的婚房,眼前的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原本低在尘埃的她根本没有这样的高度看着眼前的一切,但是如今,什么样的生活只要她想过,都可以轻而易举。

    周炜取过一杯酒,眸底紧晲看着她,却瞥见她有些怔忡的神色,那手指交握,紧紧的攥着,周炜轻挑着眉心,醉意朦胧,一把拉过她手腕,扯进自己,随着她一声惊呼,让她坐在自己的怀底。

    周炜从身后紧搂过她,那纤瘦的腰际盈盈一握,男人埋首,仿佛放下所有的惫意,只伏在她颈脖,深深的呼吸着,他喃喃自语:“梦莹,你在想什么,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除了我这个准新郎,你什么都不许想。”

    梦莹眉心一皱,下意识抵触他的触碰,身子朝外缩了又缩,可他不顾,吻上那白皙而柔嫩的肌肤,启齿咬上,她一怔,在他怀里微微颤抖着,那啄吻细细密密的布着,危险而迷离的感觉,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梦莹低声一喃:“周炜,你别这样,你醉了……”

    可周炜继续吻着,酒酣的轻佻腻得人令人心醉,他手臂就横在她胸前:“梦莹,此刻是我最清醒的,如果你当我醉了,那就如你所愿吧,我终于可以拥有你了,名正言顺的拥有你,从你答应我,嫁给我的那一刻起,你和我的生命将永远的结合在一起。”

    正因为他这话是认真的,她才觉得害怕,有那么一刻,她竟然害怕自己当初做的决定。

    人就是这样,没有发生的事情,觉得那是高不可攀,一定要登上的巅峰,但是一切都是真实的,她又开始退缩了,她的心在反悔。

    周炜眯着眼睛,看着那白皙上留下青紫的吻痕,可下一刻,他猛然扳过她下颚,不悦呢喃:“梦莹,你失神了!”他眉心拧的更深:“在我怀里到底在想什么?”

    “没什么,唔……”

    还未拉回思绪,被粗暴的吻堵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