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62 她的婚礼
    人们很少做他们相信是对的事,他们做比较方便的事,然后后悔。

    “黎人舒,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害你成这样的。”

    肖华语气的懊恼,他用力的砸向地面,碰碰有声,每一下都像是砸在了黎人舒的心上。

    “不要。”黎人舒握住他的拳头,关节处已经砸出了血,“不管到什么时候,你都不可以伤害自己,肖华,我喜欢你,我因为喜欢你,才愿意去做傻事,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自己克服自己心中的恐惧。”

    肖华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十分心疼的一下一下的扶着她的背,那瘦弱的身体好像十分轻薄,他低头吻住她的蝴蝶谷,如同膜拜一下下的吻着。

    似乎是安抚,果然,黎人舒不哭了,她情绪缓和了很多,她抬起泪眼迷蒙的双眼,看着肖华满眼**,她伸手抚摸着他的眉眼。

    “肖华,你爱我吗?”

    肖华看着她,认真的点头:“我一无所有,只有你了。”

    我一无所有,只有你了。

    这一句话像是世间最美的情话。

    “那我们永远都不分离好吗?”黎人舒十分认真的看着他:“我不求你多么富贵,只求我们此生安安稳稳,可好。”

    终于,她感觉到肖华一把搂过她的腰际,将她困的死死的,低头就吻上她的唇。

    “唔——”他吻着,甚至算不上温柔,带着惯有的掠夺,可是他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他的回答。

    黎人舒这一次没有再害怕,而是换上他的脖子,开始主动回应他。

    海澜酒店门口。

    孙颖晨拿着门禁卡,可是门禁卡却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无法刷了,门口的保安自然是认识孙颖晨的,就算她没有门禁卡,他也会放她进去的。

    孙颖晨和保安说了声谢谢就直接进去了。

    轻车熟路的走到白思渊的办公室,门口的秘书看见孙颖晨来了,都十分惊讶,瞠目结舌的样子。

    孙颖晨十分好奇:“怎么了?思渊不在里面吗?”

    “在……在。”

    门口的秘书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孙颖晨进去的时候却看见陶心雨整个人都挂在白思渊身上,他没有拒绝,只是以下一下的拍着她的背。

    孙颖晨手里面的便当盒“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原本洁白的釉面砖,突然撒了一地的菜汤。

    白思渊看向门口,却发现无所适从的孙颖晨就这么看着自己,他连忙推开陶心雨。

    陶心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身子一个踉跄,险些后退栽倒在地,终于站稳身子,回头却看见了孙颖晨。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白思渊!”孙颖晨的语气听不出来任何情绪。

    白思渊快步走到门口,然后拉着她的手进来,随即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你怎么来了。”

    白思渊的话其实是想要说她已经被海澜开除了,任何手里面的门禁卡都已经消磁了,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就进来,但是这句话听在孙颖晨的耳朵里却成了另外一层含义。

    “我怎么不能来了,我来这里叨扰到你了对吗?”孙颖晨冷笑一声,然后作势要走,可是白思渊却猛然将她拉住。

    “你去哪?”

    “我给你让地方,白思渊,你真的爱我吗?”孙颖晨转身看着他:“我在等你的答案。”

    白思渊一时语塞,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保全她:“小晨,你知道你之前都做了什么吗?”

    孙颖晨却突然冷笑一声:“我知道了。”说完,用力甩开他牵制的手。

    “孙颖晨,你到现在还在闹吗?你知道思渊为了你都做了什么吗?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对他摆脸色。”

    “心雨,你够了!”

    白思渊出言喝止,但是陶心雨却执意要将事情说出来。

    “孙颖晨,身为经管系的高材生,你做的一手烂账,你好意思在这里大小声,要不是思渊的爸妈保你,你以为你现在还是自由身吗?”陶心雨原本就喜欢白思渊,所以根本看不贯孙颖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还欺负白思渊。

    “好了,别说了。”

    白思渊朝着陶心雨怒吼:“这是我和小晨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请你离开。”

    陶心雨看了一眼白思渊:“白思渊,为了孙颖晨你当真做得出来!”

    孙颖晨却听的云里雾里的,白思渊背着自己和陶心雨在这里藕断丝连的,感情还是自己做错了。

    “到底怎么回事?把话说清楚。”

    陶心雨十分生气:“你身为财务助理,私下里做了多少笔烂账你自己心知肚明,海澜酒店因为你这几笔烂账出现了账面上几百万的亏空,孙颖晨你好本事啊,你可知道,这个事情如果让媒体知道了,你要讲海澜置于何地!整个海澜都要被你搞死。”

    陶心雨走到孙颖晨的身边,继续说道:“也许你还不知道吧,你已经被海澜开除了,大把的证据都可以将你送进监牢。”

    孙颖晨不敢置信的看着她,陶心雨依旧趾高气扬的说道:“我很爱白思渊,这一代你,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但是思渊现在选择你了,就算我不喜欢你,也不希望白思渊受到一丁点的伤害,所以我有多爱白思渊,就可以多么大的程度容忍你,可是……孙颖晨,你伤害了他!”

    陶心雨说完,不等孙颖晨反应,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偌大的办公室就只是剩下孙颖晨和白思渊两个人。

    “所以说,你相信她说的。”孙颖晨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吊着,丝毫没有安全感。

    所以白思渊相信自己会陷害海澜酒店,今天才在这里和陶心雨搞暧昧?!

    白思渊将一份份的复印件的数据放到孙颖晨的手里,道:“这些可都是你签的字。”

    一模一样的笔记,孙颖晨看着上面是自己的笔记,但是这些数据她从来都没有签署过,但是黑字白纸,她无法辩驳。

    “小晨,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白思渊说的自己都没有底气。

    孙颖晨却笑了:“我知道了,白思渊,你口口声声说不相信我是这样的人,但是面对别人的质疑,你无力辩解,这就是你所谓的信任,我知道了。”

    “小晨,你去哪?”白思渊拦在她的面前。

    “白思渊,我想我们应该给彼此一些时间,这上面的财务数据的字的确是我的,但是并不是我签的,不管你信不信,我孙颖晨没有做过的事情,我绝对不认。”孙颖晨说完,直接离开了白思渊的办公室。

    白思渊想要阻拦她,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立场去阻拦。

    陈娟已经和他分析了事情的严重性。

    “也许小晨会生气,但是海澜是我和你父亲一手创办下来的企业,我不允许海澜有任何一点污点,你是我的儿子,我捍卫你的幸福的同时,希望你可以保护好我和你父亲的基业。”

    所以白思渊只能站在原地,虽然看着孙颖晨失望的表情,他的心异常难过。

    君献酒店大门口。

    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周氏酒庄的创始人今天在这举办婚礼,业内的一些商业往来合作的伙伴都已经到场了。

    现场高朋满座,周炜作为酒庄的老板,向来低调,没想到这一次结婚也是异常的低调,宴请的客人都是日常的合作伙伴,为了低调,周炜都没有将那一幅幅巨大的结婚合照放在门口,但是他却是一个人在门口做迎接。

    “孙总,您来了,等一下多喝几杯,您看客气了,客气了。”周炜将孙总请到里面,又开始接待下一位。

    原本周炜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可是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周淼穿着一身黑色的套装走了进来,一旁跟着她最好的朋友孙颖晨,孙颖晨为了缓解尴尬,送上了自己的红包:“周叔叔,我爸妈出去旅游了,这是我们的一点祝福。”

    “小晨来了,快请进。”

    周炜十分尴尬的看着周淼,但是很快他就必须要去门口做迎宾,毕竟来的都是生意伙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