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61 全是假的
    你知道那种思念极致的感觉吗。曾经发了句晚安给她,一晚上醒来七次看手机信息。就是那种可怕的朦朦胧胧的意识,梦里都梦到她好像回了我信息,然后意识带我从梦境里挣扎出来立马去翻看手机。你看,这大概就是思念深入骨髓,竟连梦境都不愿放过了吧。

    白思渊拿着手机,却迟迟没有给孙颖晨拨过去的勇气,通过刘何娜才得知,她今天无故缺席,并没有请假,孙颖晨到地去哪了,他这个男朋友却一无所知,这样陌生的慌张感,让他十分厌烦。

    良久,他终于鼓起勇气给她拨打手机。

    “您所拨打的电话以关机。”

    对方机械的女声传来,之前犹豫不决现在反而像是一个笑话。

    “孙颖晨,你到底在哪里?”

    陶心雨第一时间知道了消息赶来,看见白思渊十分颓废的坐在沙发上,那么阳光的一个人,怎么就成了眼前的这个样子,她十分心疼。

    “我听说了海澜酒店的事情,在外面媒体都没有真相报道,我想是海澜的公关做出了退步。”陶心雨坐在他身边:“不管怎么说,海澜酒店目前没有涉案金额的嫌疑,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这一次……颖晨她。”陶心雨的话戛然而止。

    “她不会这么做的。”

    白思渊声音十分沙哑,疼着更加让心疼。

    “她是不会这么做,不管出于什么样子的目的,颖晨这一次的教训恐怕太大了。”陶心雨在一旁分析厉害关系:“她在经管系,如今却出现这么大的纰漏,就算学校不追究,恐怕她日后也无法再做财务相关的了。”

    “心雨,谢谢你。”白思渊说这话是真心的,毕竟陶心雨的全家为了这件事情也给与了很多的帮助。

    海澜酒店财务数据亏空,这原本就是一件十分大的事情,如若不是各方势力让这个新闻压制下来,恐怕海澜酒店就要遭受查封,这对于一个酒店的品牌来说是致命的。

    黎人舒环视着肖华的出租屋,那是一间很小很小的房间,几乎二十几平米,还有一个破旧的阳台,阳台处放着一盆雏菊,小小的洁白花瓣和内黄色的花蕊。

    肖华坐在椅子上低头沉思什么,然后很快就用铅笔在纸上写着什么。

    肖华安静的时候就喜欢写写歌,这是他最喜欢的事情。

    虽然他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歌手,拿着二手破旧的吉他在灯红酒绿的夜场唱着别人的歌,可是他的精神世界依旧是昂贵,他希望早晚有一天可以自己写歌,然后唱着自己的歌给更多的人听。

    黎人舒走回房间看着他依旧很认真,肖华的低着头写东西的样子十分迷人,她看的几乎整个人要呆掉了。

    “你这么看着我,我恐怕没有办法安静的写歌了。”肖华好听的声音传来,然后他他抬头看着黎人舒,漂亮的丹凤眼,偶尔露出痞痞的样子,让黎人舒毫无招架之力。

    黎人舒俯下身子:“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肖华抬起头单手挑起她的下巴,飞快的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黎人舒唇上一热,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更加主动的吻了过去。

    肖华起身,双手环住她的腰,让黎人舒更加的贴合自己,带着她的身子转移到另外一处,但是火热的吻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她。

    孙颖晨猛然回神之际,害羞的想要逃离,伸手推拒他的时候,啪的一声吉他坠地,吭哧’刺耳的琴音,支离破碎的撼响整个房间,下一刻她被肖华猛然压倒在榻榻米上。

    “你干什么?”黎人舒被他忽如其来的动作惊吓了一跳。

    “激烈的舌吻之后,如果不**,要怎么收场,握手示意吗?”肖华原本就是这样的调调,痞痞的样子他依然深入骨髓了,黎人舒哪里是他的对手。

    “不好意思,想和我在一起的,必须是985和211的学生,你恐怕……唔……”

    肖华哪里给她那么多说废话的时间,他低头再次封住她的唇。

    “肖华,我爱你。”

    黎人舒的唇被狠狠的堵住,口腔里,混合着肖华的气息势入侵,他猛然的噬咬着她的唇瓣,她甚至来不及反应那是不是吻,又为何那般生痛?

    四眸对视,想要说的千言万语,只能化作唇舌相互你来我往,肖华看着身子的女人,这一辈子,他恐怕再无法享有如此的爱情,他发誓,要爱黎人舒一辈子,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是她陪在自己身边,拥有她,他何德何能。

    肖华辗转吮吸,这样的拥有,毫不温柔,刺痛的吻将陶醉的黎人舒拉回现实。

    她开始剧烈的挣扎,如蝶扑翅:“唔——”肖华,肖华!!!

    可肖华突然擒住她推拒的双手,推举过头,堵上她的唇舌,辗转各种角度,近乎夺走了她的呼吸,在情爱面前,任凭谁都无法控制,眼睁睁的看着他眼底的兴奋,她的一颗心也柔软了下来,那是一个男人对女人征服的快感:“唔……”

    突然,黎人舒狠狠咬在他唇上,那一下咬的极狠,可肖华不但没放手,将她紧紧的按压在榻榻米上,她喘息着,他接着也狠狠的回咬她一口,血腥的铜锈味溢于唇边,有她的,也有他的。

    他湿滑的舌头舔过她龈齿,灵活的游窜着,尝尽那腥甜的味道,趁着空档,黎人舒气喘吁吁的说:“肖华,你想要我吗?”

    肖华修眉一皱,腾出一只手扳过她下颚,牢牢盯睨:“黎人舒,我想要你!”他的声音冷的似冰,可呼吸炙热似火,交织的扑面而来令她不由惊颤,她没吭声,仿佛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但是我并不急于现在要你,你注定是我的,这辈子都是我的。”

    肖华看着眼前的女人,她困难的喘息着,那双瞳仁含着莹润的泪水,波光潋滟,碧水氤氲,随着此起的呼吸隐隐的颤抖着,他被那双眼睛牢牢的摄住,扣住她的侧脸,低头又一次吻上去,他的舌头滑窜在她唇齿边,一次又一次的引诱,双手却来到她领口,动手嘶扯着她的t恤,黎人舒白皙优美的脖颈暴露无遗,此刻黎人舒更是惊恐万分,切斯底里的嘶喊:“不要!”

    趁他不注意,拼了命似的狠狠推开他的身子,她不顾疼痛,惶惶支起手臂,一翻身爬起,门在就半米不远处,她不要面对他,不要面对他…。

    肖华再次俯身,覆了上来:“不要什么,你在说什么?”肖华满眼尽是担心。

    黎人舒双手环住自己的身子:“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满脸的泪水让她看起来十分狼狈,肖华就这么看着她在自己身下哭的泣不成声,他知道了她说的是什么了。

    怦动…怦动…

    心房猛然跳动,房间的空气近乎凝滞。

    肖华当初说的一句话她却当真了,但是肖华让黎人舒离开自己是因为自己根本配不上黎人舒,所以他选择了最愚蠢的方式让黎人舒离开。

    “你长得这么丑,又这么胖,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喜欢你。”

    就是因为这一句话,黎人舒去了整容机构,她将自己的胃切除了三分之二,将左右两边肋骨拿掉了两根,发出难听声音的消脂机器在她的身体里来回的剥离脂肪和皮下组织,那一幕幕,成为她终身的阴影,现在她是变漂亮了,可是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全是假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