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60 一份财务数据
    一直都觉得嘴难过的瞬间一定不是你爱而不得的时候,而是你明白,你和这个人真的没有以后了,以后,他给过你的没有给你的,都要给另一个人了,你连红眼的资格都没有。

    孙颖晨也属于燃酒吧的常客,如果是老员工自然是认识她的。

    “周淼在哪?”孙颖晨随便拉了一个服务员问。

    “13号包房。”

    孙颖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去的,但是看见周淼就十分颓废的坐在沙发上,整个人的魂都好像丢了一样。

    周淼抬眼看去,见是孙颖晨来了,只是嗤笑一声:“从我初中开始,我爸就说,不会给我找小妈,他说我这样的狗脾气根本没有人受得了。”

    周淼的声音十分沙哑,沙哑到让人心疼。

    孙颖晨就这么走了过去,安静的坐在她旁边。

    “君献酒店是当年我爸和我妈结婚的地方,我几次听我爸口中对我妈的描述都是很美很美的样子,他们曾经幸福过,这个幸福可以没有终点,但是谁让我妈命短呢。”周淼说到已经哽咽的不行了。

    “每个人都说单亲的家的孩子叛逆,可是我们也是正常的孩子,和千家万户的一样,希望父亲疼,母亲爱,但是我天生就不知道母爱是什么,我极度缺乏安全感,生怕自己和别人的有一丁点不一样,但是颖晨,我们都是好孩子,好孩子不应该这样。”

    周淼说的每句话都十分让人心疼,孙颖晨了解,她一直都了解她,可是如今她只能安静的陪着她,什么话都不能,什么事情都不能做。

    “我恨他,我一遍遍的问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才能把他的魂给勾走,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让他敢于抹去我对母亲为一的念想,可是……他什么都不说。”

    孙颖晨将手附在她的手背上,示意她坚强。

    周淼平时笑的没心没肺的,可是今天的她再也不像那张白纸了,其实哪有人会是一张白纸,大家都是带着爱与恨,往事与阴影活着,只是有的人藏的深,有的人藏不住而已。

    “颖晨,大家都说我是富二代,什么都不缺,什么都有,但是你知道吗,我何曾真心笑过。”

    “周淼,记得你和我说过,你很尊重你的父亲,因为他给了你一个健全的童年,他不会让任何一个女人充当母亲的角色,但是周淼,你似乎忘了,他不但是你的父亲,更加是一个男人。”

    孙颖晨的话十分残忍,刚开始周淼对一些话开始不信,但是后来因为时间的长短变得深信不疑,可是如今,原本那些深信不疑的事情却成了一把刀子,狠狠的刺穿了她。

    孙颖晨看着那么漂亮的如同精致展柜里面的陶瓷娃娃一样的周淼,她是心疼她的,当初是她为了她父亲的清白,才和梦莹达成某种协议,虽然这样的协议让孙颖晨十分看不起,可是她作为一个女儿,这是她唯一可以保护她父亲的方式。

    但是话说回来了,世上根本没有人对你好,除非你很漂亮,或者濒临死亡。

    “为什么要这样?我无法原谅他,但是也不能长久的恨他,毕竟……他是我的父亲。”

    周淼做出了最后的妥协,她哭的和孩子一样无助,孙颖晨用力的将她抱在怀里,她内心也是伤痛的,大学之间的友情,怎么会淡如水,她虽然无法感同身受,但是她的心也会痛。

    “周淼,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孙颖晨一下一下的扶着她的背:“对方不是和你争夺父亲,而是一起和你爱他。”

    周淼泪眼迷蒙,她的手也换上了她的背:“颖晨,我的感情不允许有污染,对待喜欢的人,对方若不爱我,我会大度的放手,但是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我爱的人。”

    “请帖你收到了吧。”周淼的声音十分沙哑:“和我一起去吧,我害怕我没有能力坚持微笑着祝福他们。”

    “好,我会和你一起去的。”

    就在孙颖晨在这里安慰周淼的时候,海澜酒店内部却发生了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

    陈娟看着高达几百万的亏空数据,太阳穴突突的跳着。

    “查出来了吗?亏空到底是怎么回事?”

    “财务数据对比来看,这笔钱没有亏空,错的只是财务账面上的数据错误。”刘何娜将零一分数据递给陈娟。

    “同样出现错误的数据不仅仅只是一丁点,还有这些。”

    陈娟翻看了几眼,单手揉着太阳穴:“这些数据都是出自她一个人吗?”

    刘何娜说出十分残忍的话:“目前调查出来,这些数据都是出自孙颖晨。”她虽然知道陈娟一直在保她,但是财务数据出现这么大的失误点,就算是后台再硬,她也不适合坐在这样的位置上。

    “陈总,就算您再欣赏孙颖晨,她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想必您是万万不能留了。”

    陈娟抬头看着她,然后闭上眼睛,深深叹了一口气,摆摆手:“你去安排吧。”

    刘何娜离开后,海澜公司召开了集体会议,对于财务数据这边的亏空也做了详细的报道,最后将照成错误的人给与开除处理,很快公司上下就已经被传遍了。

    公司原本就只是分成两路人,一路是对孙颖晨有着强大靠山极其不满,但是平日里根本不敢表现出来,但是现在他们都开始对孙颖晨开始声讨,但是另外一路人,对孙颖晨保持旁观的态度,如今落成这样的下场,他们也都认为是理所应当。

    很快,白思渊推开了陈娟的办公室大门。

    “孙颖晨根本不会范这么低级的错误,公司这么做会不会太残忍了。”

    陈娟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她的头更疼了,但是还是耐着性子解释:“财务数据出错这事可大可小,几百万的数字怎么可以随便填错。”

    陈娟将一份财务报表丢给白思渊:“你爱小晨,我和你爸没有异议,同样我们会祝福你,但是小晨这次的做错的太明显了,公司上下都在看着高层领导,你让我和你爸怎么和公司解释,怎么和股东解释?”

    白思渊没有声音了,只是低头看着一份份的财务数据,错误的点一眼就可以看清,孙颖晨想来不是一个这么马虎的人,但是数据就在眼前,每一份都有她的亲笔签名。

    “你知道这份财务报表交到警方手里面,她会是怎么样的下场吗?”陈娟从椅子上起身,走到白思渊的面前:“她是要坐牢的,你懂吗!”

    “可是小晨……”

    “为了保全她,只能牺牲她。”陈娟的话十分残忍,也无疑将孙颖晨将财务生涯的工作给断送了。

    日后哪一家企业敢用这样马虎的财务,孙颖晨大学专攻的经管系的学业,在没有毕业之时就已经断送了,白思渊很心疼她,但是又无法为她证明什么。

    的确,现在让孙颖晨离开,是唯一可以保护她唯一的方式,虽然白思渊不愿意这样做,但是别无他法。

    “在股东还没有发现之前,我们必须要早做打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