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59 买个瓜
    温馨静谧的音乐悄然而起,十分柔和.

    孙颖晨没好奇的看着白思渊,然后伸手摸着她微肿的唇。

    没想到吃醋的白思渊却变成了索吻狂魔。

    白思渊单手搭在孙颖晨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拿着遥控器,调换着喜欢的频道。

    “别摸了,等一下就消肿了。”

    孙颖晨却白了他一眼:“白思渊,你太幼稚了。”

    白思渊却不以为意:“我对自己的女朋友幼稚怎么了,我凭本事追的,我光荣。”

    孙颖晨却看着他叹一口气,道:“我要回去了,昨天一天都没有回去,我怕我爸妈担心。”

    “我送你。”白思渊作势起身。

    孙颖晨却拒绝了他:“不用了,我还要去才是里面买个西瓜呢,之前我爸说要吃西瓜。”

    “我和你一起去吧。”说着,不由分说的拉着孙颖晨就离开了酒店。

    所有的西瓜都被堆放在一个巨大的木盆里面,一个个的都十分的大,孙颖晨十分老练的在西瓜上面拍一拍,然后又换了一个西瓜去拍。

    白思渊没有买过东西,但是看着孙颖晨在这上面来回的拍,也是好奇:“你这是干什么?难倒西瓜会回应你吗?”

    孙颖晨笑弯了眼睛,说道:“白思渊,你一看就不懂行了,当然得敲了,而且你知道吗,每一个西瓜都是孤独的灵魂,都在期待一个慧眼识瓜的人,把它轻轻揽入怀中,伸出小香手拍一拍它,敲一敲它,然后说一声好瓜,可以这么说,没有被敲过的西瓜,它的瓜生是不完整的。”

    白思渊听着她不知道怎么胡诌的歪理邪说,只是笑着。

    “这里的西瓜这么好,你要不要带回去一个。”

    白思渊依旧站在原地,看着她对待一个西瓜如此有兴趣,于是开口:“好,你来挑一个吧。”

    云之端。

    陈娟看着儿子捧着一个西瓜回来,侧了一下身子,看过去:“你这是?”

    “感觉应该很甜,就带回来了。”白思渊言简意赅的说着,然后把西瓜交给了张妈,就直接转身上了二楼。

    陈娟和张妈对视一眼,对于儿子突然带西瓜过来很是不解。

    “夫人,你不觉得,少爷自从谈恋爱了,整个人都和正常的男孩子一样了吗?”

    陈娟却呵呵一笑:“听你这么一说,感觉以前我儿子都不太正常似的。”

    张妈连忙解释:“夫人,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陈娟却不在意的说着:“我自然知道。”然后笑的和开了花似的。

    “夫人,你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休息,这个时间去补一觉去吧,你看你的黑眼圈都出来了。”张妈提醒着。

    陈娟连忙想起来,:“对对对,我现在就去休息,没有要紧的事不要打扰我。”说着她就往房间走。

    昨天晚上陈娟接到海澜酒店的前台的电话,说白思渊昨天带着一个女孩子过来开放了,她一听电话里面的描述就知道是孙颖晨,没想到儿子动作还是挺快的么,这个愣头青终于开窍了,但是面对员工她又不能表现的太震惊,只是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知道了,好好照顾。”然后就挂断电话了。

    其实陈娟不知道的是,前台已经在风中凌乱了,白思渊带着女孩子过来开房,可是总监却不在乎,这说明了什么,这明明说明了,陈娟对待儿子的管理方式出现了问题。

    孙颖晨蹑手蹑脚的开门,然后打算悄无声息的溜进自己的卧室。

    谁料,孙父孙母两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吃着西瓜看着电视。

    孙颖晨这么直接走进来,毫无违和感的闯入了两个人的视野。

    “小晨,你买水果回来了。”孙父,瞟了她一眼,然后继续看着电视。

    孙颖晨这个时候突突跳的心脏才缓和点。

    “是啊,我买了西瓜,听说挺甜的,我就买了一个回来。”孙颖晨打算把西瓜拿到厨房,可是刚没走两步就听见孙母说:“昨天晚上去哪了?一晚上都没回来。”

    孙颖晨原本平稳的心又开始跳的七上八下了。

    “对了,一早上收到一份请帖,周淼的父亲结婚了。”

    孙母的一席话像是一个重磅级的炸弹:“你昨天一天都没有回来是不是陪周淼去了。”

    孙颖晨却赶紧走到孙母的身边,道:“请柬在哪?”

    孙母奇怪她为什么这个表情,直接努努嘴说:“这不,在这。”

    茶色的茶几上放着一张红色的请帖,孙颖晨将请帖翻开,上面是周炜的名字,但是并没有写新娘的名字,只是写了下周日在君献酒店举行婚礼,时间是上午十点整。

    孙颖晨却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着,直觉告诉她一定是有情况发生,昨天大家还在一起聚会,如果周淼的父亲要结婚的话,她不可能没有任何表示,这么想着,她越发不放心周淼。

    “爸妈我出去一下。”说着就拿着请柬直接离开了。

    “你这孩子,怎么才一回来,就又要走。”

    正值上班高峰期,但凡遇见一个红绿灯都让原本堵车的人更加焦躁不安。

    孙颖晨拿出电话给潘小杰打电话,让她帮自己请假,潘小杰原本还想问她到底什么事情要请假,可是孙颖晨挂电话的速度太快了,根本没有给她机会。

    其实原本潘小杰想要告诉她今天是财务集体审查,不能请假的,可是再次打过去的时候,对方电话一直在通话中。

    孙颖晨一直给周淼打电话,但是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

    “师傅,去中山公园。”

    司机一听这个地址:“现在这个时间估计会堵。”

    “没事。”

    孙颖晨看着手机的电量提示即将要关机,她索性将手机收起来,却心急如焚。

    孙颖晨到了周淼家,但是阿姨却说她根本没回来,想来想去她只能在一个地方,然后又伸手拦车。

    此刻孙颖晨仅剩一点电量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是周淼。

    “周淼,你别哭,你告诉我怎么了,周淼……”

    “嘟嘟嘟嘟”的挂断音传来,孙颖晨脸上的担忧更甚,她顾不得多想,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蹦了上去,“司机,麻烦燃酒吧!”

    震耳欲聋的音乐,燃酒吧是全天二十四小时开放,虽然属于小众酒吧,但是人群一直络绎不绝。

    孙颖晨看了一眼燃酒吧的招牌,急忙走了进去。

    酒吧内,烟雾缭绕,舞池内的红男绿女随着音乐尽情释放燃烧着自己,孙颖晨看着舞池内发了疯一样摇摆的人群,目光四处搜寻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