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58 嘴太碎了
    白思渊出来的时候,孙颖晨已经坐在餐厅开始吃水果了。

    他边走边擦头发:“准备的挺丰盛。”

    孙颖晨连头都没有抬一下,阴阳怪都的说:“最后的晚餐。”

    白思渊坐下之后才发现根本没有准备他的碗筷,孙颖晨却说:“在客厅,自己拿。”说完,就开始自己吃了起来,白思渊也不恼,好脾气的去客厅拿自己的碗筷。

    “我昨天喝多了,没出洋相吧?”

    白思渊回来的时候听见她这么问自己,但是想了想还摇头:“明知道自己酒量差,就少喝点,幸好我昨天在,要不然你非把人家饭店给砸了不可。”

    孙颖晨脸颊有些微红:“我昨天出了那么多洋相呢?”

    白思渊突然把筷子放下,然后一本正经的说:“人家都说酒后吐真言,我看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假。”

    孙颖晨眼巴巴的看着他,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却看见白思渊将椅子拉开,然后朝着她走来,最后坐在她身边,单手拖着下巴,原本就帅到天怒人怨的地步,此刻如此深情的看着自己,孙颖晨的一颗心都快要融化了。

    白思渊轻描淡写的说着:“你说我在洗手间平白无故的挨一通打,这个事搁谁身上都要弄个水落石出是不是。”

    孙颖晨看着他,心脏狂跳不止,但是依旧装着淡定,笑着说:“此言何意啊,我听不太懂。”

    白思渊却将椅子往前移动一下,将孙颖晨揽入自己控制的范围内,他低头看着她,此刻孙颖晨小鹿乱撞的心脏依然受不了了这么大一早上就如此香艳,可是之前打他的事一定死活不能承认。

    “听不懂吗?”白思渊看着她,孙颖晨的一双桃花眼十分漂亮,此刻眼底闪过狡黠的目光更加灵动可爱:“孙颖晨。”白思渊低声的念叨着,孙颖晨以为他要干什么,就抬头迎上他的目光,可是没有等到他的下文,然后身子一紧,就被他圈在怀里,他的手拂过她的脸颊,最后停留在她的下巴处,然后往上一抬,她的视线不得不看着他。

    孙颖晨依靠在他怀中,抬头看着他:“你到底要干什么,唔……”

    孙颖晨未完的话语被他的唇舌堵在了口中,化成一声低吟。他炽热的舌头滑进了她的口中,吸允、缠绕,覆吻得密不透风。他浓重的男子气息笼罩着她,将她所有的吐气全部夺走,同时把自己的气息渡给她,迫使她不得不接受他的深吻。

    孙颖晨呆愣了半晌,这才反应过来,她伸手用力地推开了他,脸颊微红,呢喃着:“白思渊,你疯了不成,这里是酒店,你怎么敢……”她脸颊更红了,话也说不下去了,只要不理他。

    可是话出来之后,她更加后悔了,酒店不是更加方便吗。

    果然就听见白思渊笑着看着她:“你不说,我都快忘了,这里是酒店,其实你是变相的告诉我,你是这个意思吧。”

    白思渊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你太坏了,我不理你了。”说着就推开他,可是白思渊坐的牢牢的,任凭孙颖晨推都推不开,可是白思渊却将她再次揽入怀中。

    “孙颖晨,你记住了,我只想做一个坏人,只对你好的那种。”

    孙颖晨仰头看着他,眼里满是笑意,可是白思渊却依旧在她眼里看见那种隐藏在深处的伤感,似乎她还对什么东西没有放下过,也许是往事,让他来不及参与,可是今后的每一天,他都将形影不离。

    “你这对我是好吗?总是欺负我。”不过,孙颖晨更加好奇,仰头看着他,这么近的距离才可以感受到,原来他真的很高:“我成为你的女朋友,应该知道你的习惯,除了知道你现在是我男朋友之外,我并不了解你,你不妨告诉我,让我当一个合格的女朋友。”

    白思渊却不假思索的说:“我有很多的习惯,喜欢你,也是其中之一。”

    她简直不知道恋爱中的白思渊却是这样的,这简直跟他以往冷血的模样根本不同,不再理会他,也不纠缠于这个无聊的问题了。

    “孙颖晨,你说你的名字那么普通,也就是我听到了才会心头一震。”

    孙颖晨听着他说的话,心中一丝暖流划过,她微微一笑,伸手拦住他的脖子往下一拉,随即飞快的在他唇上落上一吻,蜻蜓点水,随即等白思渊怔楞之时,飞快的从他身边逃离。

    等白思渊反应过来自己被她吃豆腐的时候,罪魁祸首已经逃之夭夭了,孙颖晨抛出餐厅,朝着客厅跑去。

    白思渊笑着起身随着她的身影而去。

    孙颖晨原本打算离他远点,可是突然孙颖晨的身子被他带,然后后背抵住在墙上,还不等她反应过来,白思渊的唇就落了下来,准确无误的吻住正要惊呼的唇。

    “唔……”

    孙颖晨想要说的话却化成一声低吟。他炽热的舌头滑进了她的口中,迫使她不得不接受他的深吻。

    白思渊不舍的离开她的唇,额头相抵,他耳语着:“孙颖晨,你到底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夺走我的心,让我为你疯狂。”

    孙颖晨回神,听着他说的话,却勾着他的脖子,主动地将唇印了上去。

    软软的唇舌覆上微泯的双唇,她大胆地挑开了他的唇舌,徐徐探入。

    “唔……”白思渊有些受宠若惊,微愣了下,随即唇角勾起了一个大大的弧度。他将她身子放缓,带着一转,跌入沙发之中。

    大手强势地摁住了她的头,更为霸道疯狂地索吻,他吻得热切和狂烈,不留一丝余地。

    一吻过后,陈悄悄虚软地趴在了他的胸前,粗喘不止。这个男人真是霸道得可以,可是她刚才听见了什么声音,随即摸向手机,笑道:“黎人舒打电话过来了。”

    “你接吧。”

    孙颖晨就这么趴在白思渊的身上,她觉得此刻十分窘迫,打算起身的时候,可是白思渊却将手按在她的腰上:“你就在这接。”

    孙颖晨拗不过他,直接接听了电话。

    黎人舒的标志性的声音外加碎嘴传来:“喂?颖晨呀,这么早没打扰你吧,你知道吗,你昨天闯大祸了,你居然当着白思渊的面说陆唯一,你知不知道,他当时的脸色特别难看,还有我告诉你呀,陆恒这个挺漂亮的小子对你是不是有意思啊?昨天你喝多了,除了白思渊对你很担心之外,就属他对你最献殷勤了,我就奇怪了,怎么一顿饭吃的危机四伏的。”

    孙颖晨:“……”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但是脑子里面却一直三百六十度回绕着,你昨天喊着陆唯一的名字这一句话,昨天她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颖晨,你说白思渊会不会吃醋,这个事要不要解释一下。”

    孙颖晨和白思渊离的这么近,他不可能听不见电话里面和公放似的喇叭一样的黎人舒说的话。

    孙颖晨还不知道怎么说,突然唇上一紧,紧接着腰间的那双手用力一带,然后将原本在上的孙颖晨一下子代转到身下,白思渊的唇从来没有从她唇上移开,那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唔……”

    孙颖晨想要说话,可是白思渊火热的唇舌却已经攻城略地了,他的吻带着一丝怒气,极力的在她的唇上蹂躏。

    电话早就掉在地上了,里面还能听见黎人舒的声音传来。

    “颖晨,你说你是不是开始走桃花运了,虽然陆唯一是过去式了,但是好在白思渊爱你的吧,没想到你还能吸引到陆恒的目光,只是不知道陆恒和周淼的关系,颖晨……你有在听我说话吗?颖晨?……”然后就听见手机里面传来啪啪敲打的的声音:“难道手机坏了?不能呀,我新买的,颖晨……颖晨……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一室温馨,落地灯下,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