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57 酒店Why
    “陆恒,是不是今天我带你去见我的朋友,你不开心了?”

    周淼一个人自言自语,她害怕陆恒正面回答她,真的,她特别害怕。

    但是回答她的却是陆恒的沉默。

    “其实我一直好奇,想要问你,你之前在信中写的那个女孩,后来发现,她离你特别近,那个你笔下的女孩就离你这么近,你是不是心动了?”周淼问的特别轻,轻的就像是自己和自己说话的耳语。

    “在楼梯间,她受伤了,脚腕疼的站不起来,你抱着她去医院正骨,医生误会说你们是男女朋友,你都没有反驳,不解释。”周淼越说自己的心脏就越难过,她特别讨厌回忆那些事情,但是她想要将所有的事情都摊开,让自己疼的清醒,也希望陆恒可以诚实自己的情感。

    “今天我们姐妹聚会,我带着你去,全程你没有说话,甚至任何人都没有打招呼,但是唯独她……只有她才能让安静的你,变得多动,变得话多,变得不像你自己。”周淼转头看着他:“可以告诉我,可以诚实的告诉我,到底为什么吗?”

    陆恒瘫软的躺在沙发上,半个身子的重量都依附于沙发,他希望自己喝多,但是脑子却异常的清醒,清醒到自己都害怕。

    周淼的话一字一句像是一个钉子,就硬生生的钉在自己的心脏上,若他想要拔掉一颗钉子,完好的心脏就会刺痛到流血。

    “陆恒,你为什么不说话?”

    周淼都会绝望,她以为他不会解释的。

    “你说的是孙颖晨对吗?”陆恒的话十分轻,轻到他害怕吵醒脑海里那个模糊的身影,那个他莫名其妙将其困住的女人。

    “难道不是吗?”

    陆恒摇头:“周淼,我何曾和你说话假话,我们认识那多年,虽然没有共同经历过一些事,但是我认为,我们相互都是很了解彼此的,有的时候,我会莫名其妙陷入一种情绪里,很难脱离,希望你可以理解我。”陆恒的话像是一个自叙,他说的很认真,每一个字他小心推敲着说。

    “但是我的情绪不是来源于孙颖晨这个人,我也可以正大光明的告诉你,孙颖晨不是我的菜,我没有喜欢她。”

    陆恒说完这段话的时候,整个心脏都抽搐在一起,疼的让他脊背发凉的冒冷汗。

    周淼看着他,但是看不出他脸上任何表情。

    “陆恒,有的时候,我真的怀疑,自己到底该不该相信你。”

    “你问的是我这个人,想知道的也无非是我到底是不是喜欢孙颖晨了,我都给你答案了,信不信是你的事!”陆恒说完,身子向旁边依靠,顺势拿着一个抱枕抱在怀里,就这么睡着了。

    周淼就看着蜷缩在沙发上的他,心中一片荒凉。

    “陆恒,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我那么爱你,可是你的心却不在我这里。”

    周淼拨通了罗森的电话,告诉他:“陆恒现在喝多了,在包房睡着了,再晚一些把他带走吧,记住,不要让狗仔队拍到了什么。”

    罗森对着电话屏幕气到发抖,他不知道陆恒今天怎么了,一会儿要去酒吧买醉,一会儿又在酒吧睡着了,要不是突然想到了周淼家也开酒吧的,他打死也订不到黄金时段的酒吧,但是他没想到周淼也会去。

    “陆恒今天为什么买醉?”

    罗森此刻却好奇心上头了。

    夜,很快就被漫长的白昼拉开了。

    第一缕阳光就这么透过偌大的落地窗,投递了进来,满地余晖。

    孙颖晨再次醒来的时候,头疼欲裂,就像是脑子快要炸裂一样的疼痛,她单手扶着额头,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但是一切都徒劳,索性就想下床去倒一杯水喝。

    等一下!她怎么感觉昨天有人一直想要让自己喝水?到底是不是做梦,她居然梦见了他,天天和他见面,居然在梦中看见了白思渊。

    爱他这么久,他终于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中,只不过脾气变的暴躁了。

    疲惫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豪华的卧房,精致欧美的大床,她伸手摸了摸,已经不是昨天穿的衣服了,而是手感丝滑的吊带睡衣,她猛然掀开被子。

    怎么会这样?她的衣服被人换过。

    孙颖晨用力咋了一下发疼的脑袋,想要回忆一下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任凭她怎么想都想不起,她只是记得自己敬了肖华一杯酒而已,而自己也喝了不少,后来……

    后来竟然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孙颖晨不得不承认,她居然喝断片了……

    “啊!……”突然,她惊呼了一声,猛然坐起,错愕的看着一切陌生的环境,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她是怎么来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蹙着眉头,自言自语的呢喃着。

    她一把掀开被子,她只是头疼,其余没有什么反应,赤足下地,却发现这里是一处豪华的……酒店!

    孙颖晨错愕的看着这一切,她宿醉之后,居然会出现在酒店!

    她来回的找一下自己的衣服,却发现屋内没有任何可以穿的衣服,但是自己的这一身的睡裙是哪里来的?

    “这么一大早上的,你瞎折腾什么呀?!”

    白思渊的声音从客厅的沙发上传来。

    孙颖晨连忙跑向客厅,然后看见白思渊就裹着一个毯子,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他个子高,腿只能蜷缩着,想必这么睡觉,一定很累吧。

    “白思渊,你怎么在这?”孙颖晨看着这里的环境:“白思渊,你疯了,你居然带我来开放?你让我以后怎么混?”

    “你是我女朋友,我是男朋友,你喝多了,我带你来酒店怎么了,再说了你衣服都是我换的。”白思渊说着,起身,然后转身走到卧房里面的浴室,紧接着就看见玻璃门上呈现白思渊的影子,然后是哗哗的水声。

    孙颖晨就这么看着他的虚影,心中情绪异常的复杂。

    “叮咚——”

    一阵门铃响起,孙颖晨吓了一跳,随即朝着门口走去,开门却看见一个服务人员,十分有礼热情的递给她昨天穿的衣服。

    “您好,小姐,这是昨天我给你换下来的衣服,已经干洗好了。”

    孙颖晨才恍然了解,原来是这个女服务员给自己换的衣服,感情是白思渊故意逗她,和服务员道了声谢,她就抱着自己的衣服去隔壁的房间换好。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