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56 陆恒你是不是有心事
    卧房的灯光已经调整成微弱的光亮,不至于影响休息,更加不会陷入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

    白思渊破天荒的坐在床边看着她的睡颜,纤长的睫毛下原本是一双十分漂亮的眼睛,但是他却看到了悲伤,秀气的鼻子,樱红的唇瓣,在他的记忆之中他绝对没有见过她,可是却这样的熟悉,熟悉的仿佛了解她过去的二十几年。

    白思渊讨厌这样的陌生感,他正要起身离开,突然一双温柔的手拉住了他的胳膊,呢喃着:“不要走,求你……”

    一滴眼泪悄然滑落,带着无尽的悲伤,仿佛是一个旋涡,她沉浸在其中,他又何尝好过。

    孙颖晨感觉身上一直都有挥之不去的冷,她突然抓住了一丝的温暖,她眷恋这样的温暖,再也舍不得放手,她怕冷,一直紧贴着身后温暖的来源,她紧紧的抱着,半梦半醒间,她看见了他的眼。

    “白思渊,你知道吗?其实我们很早就见过了,只不过那次不太愉快而已。”孙颖晨似乎在做梦。

    白思渊皱眉,他不懂孙颖晨说的那次不太愉快的见面是什么时候。

    “我不懂,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洗手间呢?”孙颖晨痴傻可笑的样子,她换着他的脖子继续说:“我也不是故意打你的,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你,十分欠揍。”

    白思渊一下子想起来了,那个时候是在燃酒吧,他去洗手间,可是突然被一个莫名其妙看不清样子的人给打了,第一次,被打的不知所措,后来孙颖晨为了进学生会,还拿这件事情要挟过他,只扔给他一句:“不辨男女。”然后就扬长而去了,现如今想来,那天那个人,的确是她!

    “孙颖晨,你胆子够大呀!”白思渊怒气已经濒临到边缘了,实在坚持不住多久。

    孙颖晨却撅着嘴:“嘘。”然后咯咯的笑着:“你小点声,这个是秘密,不能让白思渊知道,要不然,他肯定会生气的。”

    白思渊已经生气了,打算下一秒,就直接掐死了她算了。

    可是孙颖晨却说:“我不想他生气,因为他一生气,我就特别内疚,总担心自己不能给他幸福,也害怕自己配不上他,你知道吗?我听说他为了我,放弃了去国外读书的机会,那个特别难的机会,他给放弃了,我孙颖晨何德何能,可让他如此放弃远大的前程。”

    白思渊一颗暴躁的心也终于平静下来了,原来她知道了,原来在她的世界里隐藏着这么多的秘密。

    “孙颖晨,你为什么不和我说呢?”

    “告诉你一个秘密。”孙颖晨漂亮的桃花眼,看着白思渊,她在笑,眼神却十分认真。

    白思渊将自己的身子又往前靠了靠。

    孙颖晨却轻启朱唇,一字一句道:“我以前认为我和陆唯一结婚,就会很幸福,可是破灭了,他永远都不会娶我,后来我以为和陆唯一分手了,我的心就死了,那段日子过的昏天暗地没有那么简单,直到遇到了白思渊,那个傻的可爱的男孩,我才知道,我可以放下陆唯一,不是因为不够爱陆唯一,而是因为,对的那个人出现了,我知道我很爱白思渊,很爱很爱……”

    孙颖晨说完,迷离的双眼就闭上了。

    白思渊低头看着她,她已然睡熟了,可是他却像是看不够一样,鬼使神差的他的视线落在了她的唇上。

    低头想要去吻她,而他也真的这么做了,柔软的触觉,只是蜻蜓点水,他就立刻离开了,想着她说的话:“我爱白思渊,很爱很爱”。

    甜蜜——。

    一个词汇突然冲入他的脑海之中。

    他竟然觉得此刻十分甜蜜,他白纸一张的青春里居然也有这样的一个词的时候。

    白思渊突然推开她搂着自己的胳膊,起身离开。

    夜晚的风是凉爽的,陆恒独自开着车,可是外套上面莫名的多了她的气息,挥之不去,就像是她依旧还在自己的身边一样,如影随形,陆恒厌烦的把车顶打开,外面的风也一股脑的吹进了车内,让他整个人也开始清醒起来,而身上原本残留下来她的气息,也开始变的越来越淡,最后消失不见。

    陆恒松了一口气,他还是怀疑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中邪了吗?为什么当初只是一面之缘,竟然让自己深陷,他讨厌这样的感觉。

    向来都是他占有主导力的,所以这样的感觉,他不要!

    摸出手机,拨通一串号码,声音低沉道:“罗森,顶一个酒吧,我只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原本打算睡美容觉的罗森突然接到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他想要反驳几句陆恒都没有给他机会,然后直接挂断,罗森只能气呼呼的对着电话比了一个中指,然后乖乖的去顶酒吧。

    “二十分钟,疯了不成!”

    燃酒吧。

    陆恒在包房里面开始买醉,他不知道自己生气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情绪为什么这么难以控制,今天的事情又让他十分不悦。

    “我才是孙颖晨的男朋友!”

    白思渊的话让陆恒烦闷的心更加烦躁,为什么是他!为什么偏偏是他?

    他明明什么都有了,他什么都不缺,可是为什么就算如此,他还是会夺走已经微乎其微的快乐,他到底凭什么!

    陆恒将手里面的酒杯狠狠的摔了出去。

    “啪嚓!”一声清脆的响声,酒杯应声而碎。

    不够还是不够,他烦躁的心愈发的没有办法平复,陆恒心知肚明症结出现在什么地方,也心知肚明一切都是他自己选的。

    这个时候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我不需要服务生!”陆恒有些口齿不清的朝着门口吼着,紧接着,他随手扔过去一个酒瓶,酒瓶在她的脚边碎裂,小腿处被碎裂的玻璃碴子给划伤了,小腿一疼,她皱眉。

    “说了,不需要服务生,听不懂人话吗?!”陆恒显然是很生气的。

    周淼站在门口看着瘫软在沙发上的陆恒,他一直是阳光的,高高在上的那个才华横溢的陆恒,为什么,怎么就突然变成了眼前这个乱发脾气,看不懂的陆恒,到底为什么!?

    “陆恒,你喝多了。”

    周淼走到他身边,没有得到他的允许,就坐在了他的身边。

    陆恒笑着:“我怎么可能喝多?”然后他自己也摇摇头,笑着说着:“我宁可自己喝多了,我宁愿自己喝多了,喝多了,就不难受了。”

    周淼的心里面一阵阵的针扎一样的疼,她还是耐着性子说:“陆恒,你不是有心事?”

    虽然两个人偶尔会经常见面,但是陆恒保持和她写信的这个习惯,从来都没有中断过,但是破天荒的,他已经好久没有给自己写信了,也好久没有和她说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及最近的琐事,都没有了,原本的平行渐进的规律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给打破了。

    周淼一直都想要问他,是什么改变了他,但是她又害怕问。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