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55 不想你皱眉
    夜色伴随着星火的点缀,美的更加璀璨。

    路边的车河来来回回,有着数不尽的伤感。

    孙颖晨已然喝的太多,感觉整个胃都火烧一样,她步子踉踉跄跄的不知方向的走着,突然感觉整个身子都被腾空了,让她感觉整个人都感觉气闷,随之而来的是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让她想要靠近。

    其实孙颖晨根本不知道,她是被人抱进车里的,只是她眷恋那样的一个温暖带有安全感的怀抱,她埋首,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上,听着那不规律的心跳,后来她开始陷入了昏睡之中。

    白思渊单手扶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却牢牢固定她的身子,虽然她现在闭着眼睛,但是嘴里却一直嘟囔着:“好疼……好疼……”

    白思渊侧眸看着她,眉心不由的紧皱一下,是不是他下手太重,还是什么,可是刚才他去开车的时候,明明看见孙颖晨整个人的身子都靠在陆恒的怀里,那种怒气就像是天雷一样,击中了他,只停留在暴怒的边缘。

    “……。”

    她到底哪里疼?

    “好疼……真的好疼……”

    她疼?她到底在说什么?白思渊打量了她一身,没有受伤的地方,从来没有这么有耐心过,对于她却是破天荒的。

    “孙颖晨,你醒过来,你到底哪里疼?你受伤了吗?”

    “对!”她说的又重又急:“我受伤了,我伤的是最重的!为什么你们都看不见,全都看不见,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

    白思渊算是明白了,感情这孙颖晨是在撒酒疯呢,亏了他还在这里瞎担心,但是现在的局面是……

    “孙颖晨,你赶紧醒过来,你现在这个样子回家,你爸妈不会担心吗?”

    白思渊知道现在应该马上给她送回家才好,可是她这个样子难道要让孙颖晨的父母担心吗?现在白思渊真心的想把她从撤离扔出去,她长的这么扎眼,就去开车的一会儿功夫,她就和陆恒在一起,真是一分钟没看住都不行。

    孙颖晨微微睁开着眼眸,半睡半醒的样子,痴傻妩媚的一笑,可是随之而来的疼痛让她皱眉,胃里火辣辣的翻滚着,连同心脏忽然的骤痛,她脸色刷的一下惨白如纸,双手死死的紧握在一起,直到手指都泛白了,也没有松开一分一毫,指甲刺进肉里,试图缓解窒息般的疼痛感,可是却枉然的。

    白思渊看出来她的确是难受,不由咒骂:“什么破酒品,早知道这么难受,你为什么喝这么多!赶紧说,别跟我撒酒疯,你现在要去哪?!”

    良久胃部的疼痛缓解了,孙颖晨却看着眼前的男人,那双眼睛,她再过熟悉不过的眼睛,她竟然眼中涌现出眼泪来。

    白思渊整个人一怔,随着一双柔软的手触碰到自己的脸颊,额头,眉心,最后手指停留在自己一双眼睛上,他刚想开口说话,那双手却突然抽开,随之而来的是让他更加苦闷。

    孙颖晨突然傻兮兮的说着:“你管我去哪?你是谁呀,就要管我去哪?我就不告诉你,你说你一个当司机的,只管开车就好了,长得这么帅,你想什么呀?你太不敬业了!差评!差评!”她说的不利索的话突然一转,直接唱了出来:“你就开车就好了,放心,我男朋友那么有钱,他爸爸有钱,他妈妈也有钱,我是我男朋友的女友的,你说我能没钱吗,你说我能平白无故赖你一次打车的钱吗?你往前开就好了,其他的废话少说。”

    “……。”

    什么?把他当司机?她有那么大的本事,让他给她当司机吗?她凭什么!

    可是白思渊却忘了,他的确坐在驾驶室里,正打算开车送她回家,那他现在不是司机的角色是什么!

    白思渊无语,他真的不应该跟一个酒疯子理论什么,更加不用问她家到底在哪里,他真是疯了才会有这么多的耐心。

    车子转瞬之间滑入了车海之中,平稳行驶。

    一室静谧,华丽的水晶灯下,散着淡淡的光晕。

    白思渊抱着她一路从酒店的门口进来,然后直接带着她上了电梯,路上遇见了不少了服务人员投来奇怪的目光,这海澜酒店精品区五星级酒店也是他产业链之一,所以在总统套房从来都不对外开放,而是他平时休息下榻的地方。

    白思渊抱着难得安静的她,进了房间,然后温柔的放下她,看着她脸颊微红,紧皱的眉头,想来她十分难受吧,转身去倒了一杯水,调整好水温之后朝着她走去。

    “起来喝水!”白思渊手里拿着一个水晶杯子,让她起来喝点水。

    孙颖晨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了,天旋地转,可她胸口闷闷,一股汹涌的窒闷感涌上喉间,她紧紧的蹙眉,十分难受,根本不理会旁边的人。

    “让你起来喝水!”

    白思渊已经被她折腾的有些累,耐心更加是消耗殆尽,他放下杯子用力的想要拉起她的身子。

    一阵晃动,胸口一团团闷闷的气息让她整个人呼吸不顺,“唔……”她猛然起身,看着整个世界都在眼前晃动,她下意识的朝着卫生间跑去,对着马桶止不住的干呕着,吐了好一会,直到再也吐不出什么了,仿佛整个人似被掏空了一般。

    “喝水!”白思渊低语,又将水杯递在她眼前。

    孙颖晨单手抱着马桶,抬头去看他,因为头顶上灯管的缘故,她看不清那人是谁,只是觉得身边的这个男人十分熟悉,熟悉到让她没有一丝惧怕感,很安心,但是同时又很窝心。

    “你谁呀?为什么老让我喝水,你难道不知道,我好不容易才吐出去的吗?”孙颖晨胡乱的说着,不小心打掉了他手里面的水杯。

    “咔擦!”一声响脆,杯子碎了一地。

    “该死……”白思渊耐性几乎已经消耗光了:“孙颖晨,你最好不要惹怒我!你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吗?!”

    白思渊已经接近于抓狂,他转身回到房间又倒了一杯水。再次出现在卫生间的时候,他不由分说的拉起她的身子,揪起她后颈,抬高她脑袋,逼着她喝下,温热的液体不断的溢出,一路滑过着她颈,染湿着她胸前的衣料:“咳——咳——”她呛的直咳嗽,再次挥手打翻那水杯,她无助的再次跌坐在冰冷的地面上,不停干呕,不停的喘息。

    她已经足够难受了,为什么还要让她喝。

    “我喝的已经够多了,要想喝酒,等下一次呀,下一次我们聚会的时候……”

    “就你这破酒量还要下一次?”白思渊看着她跌坐在地上,而旁边全是玻璃碎片,她这样不老实,一定会受伤的。

    弯腰,不由分说,将她拦腰抱起。

    孙颖晨舒服的埋首在他胸前,平稳的心跳,安安静静的睡着了。

    白思渊将她温柔的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屋内的空调温度适中,让她一夜好眠。

    卫生间的玻璃碎片,正一片片的被收进垃圾桶里,白思渊认真仔细的收拾着,他生怕一个不仔细会让起夜的她割伤了脚,他什么时候做过这样的事,他也不懂,只是永远都不希望看见她皱眉的那一瞬间,没由来的,他的心会疼。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