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54 就一个优点,喝多不记事
    周淼心知肚明孙颖晨几斤几两,刚才那一口白酒让她直接咽下去了,现在还可以稳坐钓鱼台,这是酒量上涨了?心里面还寻思呢,就看见孙颖晨突然站起来,所有人都看向她,以为她要说点什么,肖华尤其重视,仿佛不管孙颖晨说出什么样惊世骇俗的话他都可以接着,但是她没有接下来的动作。

    这里面最了解孙颖晨的就是周淼,此刻周淼却把头低下了,然后太阳穴突突的跳着,黎人舒以为她要点些喜欢吃的菜,还想叫服务员上菜单,就听孙颖晨嘴里嘀咕着:“头疼,白思渊,我头疼。”

    黎人舒一听,这才把心放下来。

    白思渊不知道孙颖晨怎么就突然这样,像是失控一样。

    周淼说了一声:“孙颖晨典型的一杯倒,我看,还是先送她回去吧,这会儿她估计云里雾里,正难受呢。”

    白思渊正打算拉着孙颖晨离开,可是她却突然又坐了下来,眼睛里满满的哀伤。

    陆恒在全场一直是最为安静的一个人,此刻看着孙颖晨,为什么,每一次,她眼睛里呈现出这样的哀痛,他的心就更疼了,他直觉告诉他,孙颖晨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但是她去一味的克制和隐忍。

    白思渊拉着她的手臂:“小晨,你喝多了,我陪你出去走走。”

    孙颖晨回头看着他,哀怨的眼神突然缓和了一些,但是看着他又好像看的不是他一般。

    “白思渊,是你,好巧呀,怎么在梦里都能看见你,可是为什么总是你呢,为什么陆唯一就从来都没有来过我的梦里。”

    众人不是没有见过喝多出洋相的,但是像孙颖晨这样当着自己的男朋友却怀念前男友这么不怕死的精神,她们大家都是第一次见。

    果然就感觉白思渊脸上的原本柔和的笑容已经冷了下来。

    “我们出去透透气。”

    白思渊拉着孙颖晨正打算离开包房,孙颖晨却不太愿意跟着他走,走这几步都是踉踉跄跄的:“别走那么快,我走不了那么快。”

    孙颖晨像是很委屈,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得罪了白思渊。

    陆恒却好像坐不住了,他起身,走到蹲在地上不肯走的孙颖晨身边,停下。

    “她既然不愿意走,就别强求她了,谁没喝多过,互相谅解一下。”

    孙颖晨已经喝多了,此刻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但是白思渊却十分清醒,自己的女朋友酒后吐真言口口声声念着的却是前男友的名字,这原本让他这位正主已经有些失了颜面,这会儿再有和她一起传绯闻上了头条新闻的陆恒也过来和他呛声,白思渊复杂的情绪欲壑难填。

    “你管的太多了,毕竟我才是孙颖晨的男朋友。”

    孙颖晨蹲在地上,突然身子一个失衡,她下意识的双手拦住白思渊的脖子,然后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孙颖晨,我们回家了。”

    白思渊就这么一个公主抱,带着孙颖晨离开了包房。

    陆恒就这么站在原地,他此刻却像是一个笑话,大家都十分尴尬刚才发生的,但是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缓解尴尬的气氛。

    周淼双手一直死死的攥紧手心,她指甲嵌在肉里,一点点的疼痛却敌不过心里一阵阵的抽痛。她十分难过,心里像是一个大窟窿汩汩冒着血,而唯一可以救她的人却站在那里,不看她一眼。

    白思渊一路抱着孙颖晨朝着外面走,然后在门口的时候才把她放下来。

    “孙颖晨,你给我站在这里别动,我去开车,如果回来我看不见你,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白思渊是真的生气了,从来都没有哪一次可以像今天一样将他惹生气。

    他不是不知道孙颖晨以前有个陆唯一,那个人一直存在着,但是知道归知道,今天却是将这个人放在了台面上,他在意,他十分在意。

    孙颖晨就这么站在台阶上,看着白思渊一点点离自己越来越远,那种眼睁睁看着人离开的感觉,真的特别难过,她微笑两声,然后一路朝下。

    在露台上驻足,她俯趴在镂空的横栏上,愣愣的望着月下清霜,想让那凉风吹散醉意:“喝多了?”

    陆恒声音自身旁响起,她惊愕侧目:“是你!”他俯下身子,与她一样倚着:“酒量不错!还能认出我来。”他嘴角扯动出一抹笑容。

    孙颖晨突然冷笑一声,似乎从鼻子里面哼出来的气息:“谁记得你……”她捂着自己的双颊,像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之中。

    陆恒却显然有些不悦,但是看在她喝的有点多的份上,也不与她计较:“好,你不记得我不要紧,但是你今天你明明不能喝酒,却喝了这多,为什么?”

    其实很难得了,陆恒什么时候关心一个人喝的多不多,他从来都是冷冰冰的存在,可是今天却在整个宴会上,只为了找寻她的身影,心不在焉,根本没有听周淼和肖华还有黎人舒的唇枪舌战,除了她,他什么都没有兴趣。

    孙颖晨怔了怔,随即噗嗤的一笑:“谁说的,谁说我不认识你,你就是那个特别讨厌,感觉有一丁点名气就得瑟,都已经躺在病床上了,还点什么外卖,你知道吗,我为了送你这份外卖,我都进警局我都。”她笑着,眼底尽是微醺的旖旎,说不出,道不明的温婉,她凑近他,身子隐隐的倚在他手臂,神色已几分醉意:“还有一件事情,你知道吗?你还没有跟我说对不起呢。”

    陆恒侧目看她:“什么?”

    孙颖晨一笑:“你说你,该怎么定义呢,说你是混娱乐圈的,可是除了张的还能看之外,你还有什么一技之长?住个院,医院门口里三层外三层的严加看守,要不是我,要不是我聪明,你吃不到外卖,所以说,你不应该跟我说谢谢吗?我这么一个兢兢业业外送餐员,给你送了外卖,你是吃饱了,但是我因为你才受到的牵连,不是吗,你难道不应该和我说一声对不起!”她突然笑了起来,笑的不可遏制:“不过你真是白痴,白痴透了,你自己明明在医院,为什么要点外卖,难道你不知道医院有营养液吗?你那么有钱,买一瓶不就好了。”

    陆恒刀削的俊颜上透着一股戾气,目光骤然冰冷,缓缓的,一字一字的,冷冷的说道:“孙颖晨……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哈哈哈……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难得糊涂……”她根本不理会陆恒已经在暴怒的边缘了。

    她的笑中带泪,良久掩了掩眸,抿着唇瓣思忖着道:“我也想糊涂。”

    陆恒根本听不出来她到底在说什么,上前搀扶她摇摇晃晃的身子,怒道:“孙颖晨,你才喝了多少,一口而已吧,脑子喝坏了吧!”

    孙颖晨却一把甩开他的钳制,道:“你脑子才坏了,你全家脑子都坏了,呵呵……”她傻笑着,样子痴痴呆呆的却的确是喝大了。

    “好,既然如此,你赶紧回家吧,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陆恒冰冷的眸子却也的确没有了太多的……耐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