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52 说话不着调
    你总有一天会知道,来往的人群中,我是最爱你的。

    肖华带黎人舒去了一家酒吧,那是本市数一数二的酒吧,平日里的消费人群都是白领一级的。

    黎人舒跟着他身后走,突然拉住了他的胳膊,肖华回头看她:“怎么了?”

    黎人舒明亮的双眸看着他,思量良久:“肖华,在这里上班?”

    肖华一下子就知道了她的意思,连忙解释:“你别看它是一家酒吧,但是里面的顾客非富即贵,我虽然不指望着他们能给我一些打赏,但是这里可以视线我的音乐梦。”

    “肖华,你的才华我都了解,在我的印象中你完全可以去交响乐队,这里并不是你的实现音乐梦的地方。”黎人舒还是希望他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中。

    “给我一点时间,相信我。”

    肖华说的恳切,其实肖华大可不必说的如此,可是面对黎人舒的疑惑,他用最真诚的情感在和黎人舒交流。

    “我相信你。”

    灯红酒绿的场合,黎人舒坐在台下看着肖华抱着吉他唱着歌,这样的感觉,她像是喝醉了一样不真实,多少次,她只能远远的在角落看着台上的他,因为但凡让肖华发现了,他就会更换地方让她找不到,但是今天,她不但是由肖华领进来的,而且手指上还带着他送的戒指。

    “你送女孩戒指,我会误会的。”

    “那你就误会好了。”

    这一切都不太真实,她真的和肖华在一起了吗?

    第二天一早,孙颖晨被白思渊叫着起床,然后带着她去医院复查,直至医生说她脚踝骨恢复的很好,不用打石膏了之后,白思渊才缓和了一口气。

    原本白思渊打算送孙颖晨回家的,可是在路上的时候她接到了黎人舒的电话,电话里她的语气和以往不太一样,几乎兴奋到精分,让孙颖晨十分怀疑她是不是疯了,语无伦次分为以下几句对话。

    “颖晨,你知道吗?夏天快过去了,秋天来了,你知道秋天吗?”

    坐在车里面的孙颖晨对着电话,大脑一片空白,她好歹也生活了二十几年了,眼看着就大学要毕业了,她难道还分不清秋天吗?

    “我觉得硕果累累这个词是世界上最美好的词汇了,我很喜欢。”

    其实孙颖晨不太了解学文的脑回路,这个高度显然是一个珠穆朗玛峰。

    “我喜欢大然自,它让一切都回归原本最初的样子。”

    孙颖晨终于忍不住了,打断黎人舒的话:“黎人舒,你等一下,你现在是给我念课文吗?”

    电话那头的黎人舒显然没有想过孙颖晨会突然和她来这么一句,但是她思路极其清晰,对着电话说:“我和你打电话呢,哪里念课文了。”

    然后在电话里嘻嘻哈哈的笑了好一会儿,就在孙颖晨快没有耐心而挂断电话的时候,她终于回归正常人的交流方式了。

    “今天晚上咱们聚会吧。”

    孙颖晨看了一下时间,然后道:“聚会可以呀,这次聚会得有一个什么由头吧。”

    一想到上次聚会她太阳穴还依旧突突的跳着,细思极恐。

    “我恋爱了。”黎人舒突然爆了一个大料。

    孙颖晨的思路一般人很难捕捉道:“那感情好,祝福你,祝你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等一下,这一次你怎么不问,我和谁。”

    孙颖晨对着电话,笑着说:“能让你这么不淡定的,除了大学的时候你喜欢的那个集体不被我们看好的渣男黄震之外,就是那个让你改头换面的游手好闲的所谓的音乐才子肖华,这两个人你都是付出过的,而且都流过眼泪,如果突然让你性情大变,除了肖华,我很难想出还有谁。”

    黎人舒听着孙颖晨滔滔不绝的分析着,她笑着说:“你太了解我了,对对对,就是肖华,我们在一起了。”

    孙颖晨揉了揉太阳穴,单手扶额。

    白思渊在前面一处红绿灯停下,转投看着她,担心的问:“怎么了?”

    孙颖晨一脸苦瓜脸,说:“我伤元气了。”

    白思渊一下很紧张,看着她说:“是不是脚又疼了,这个医生一点都不靠谱,你先忍一下,我这就掉头。”

    孙颖晨却扑哧一声,笑着:“不是,我脚很好,你怎么一听说我有事,你就这么不淡定。”

    “小晨,你没感觉地震了吗?”

    孙颖晨一下子脸色变了,忙问:“是吗?我没有感觉到。”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总感觉心头一阵。”

    孙颖晨大大的白眼翻出了银河系,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这里撩。

    “黎人舒晚上要我一起去聚会。”

    “去呗,我同意。”

    “真的?太好了。”

    “但是,一定要带上我。”

    孙颖晨看着他,良久蹦出俩字:“成交。”

    晚上聚会的地点在建国西路那一条街上的青年旅社,一听名字就以为是一家旅店,还是那种特别亲民价位的,但是没想到,现在商家脑洞都不是脑洞了,那简直是一个窟窿,因为这个青年旅社的确是一家饭馆,但是楼上还是旅社,现在都时兴一条龙服务,的确,商家走心了。

    白思渊缉把车停在嘉善路的一个大厦的楼下停车场,然后牵着孙颖晨的手一路走到这边的,在门口就看见一个服务员,头顶上顶着一个五角的风车站在门口对他们喜笑颜开。

    孙颖晨看着她头上的风车,分分钟出戏,心中默念着,这很正常,这很正常。

    服务员穿着很民国风的火红旗袍,两腿旁边还开叉,里面穿着一条黑色的西裤,高跟鞋的确没有穿错,但是这个整体搭配,好像是清宫戏跳台民国风,她不想吐槽什么,因为血槽已空。

    “我已经已经预定位置了。”孙颖晨说着:“201包房。”

    服务员特别热情,就像是过年了一样,大红嘴唇姨妈红三甲:“是黎人舒女士定的位,二位里面请。”

    白思渊纵然是见过世面的人,看见这一样的一幕,也是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他一路木讷的跟着孙颖晨身后走着,上了二楼,服务员礼貌性的告知他们当心脚下台阶之后,就不再跟着他们了。

    “我对你这个女朋友,还真挺好奇的。”

    孙颖晨白了她一眼:“黎人舒的确是顶漂亮的一主,要是你看上眼了,就和我言语一声,牵桥搭路的事我特别乐于助人。”

    白思渊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说话不着调的样子的真的特别清纯。”

    孙颖晨还想和白思渊一路贫下去,就听见黎人舒招牌性的魔性声音穿了出来。

    “颖晨,你看看,咱们都好久没见了。”

    孙颖晨后脊梁骨一凉:“别瞎套近乎,半个小时前还打电话了呢,三天前还一起秉烛夜谈了,别和我这么官方,听着不习惯,您让黎人舒第二人格出来见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