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51放不下
    有些人,只是适合放在回忆里,放不下,但也不会再拿起。

    陆唯一一个人躲在酒吧里买醉。

    一杯杯深水炸弹他全当成矿泉水在喝,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身体。

    他看着酒杯清澈的液体,嗤笑了一声:“我从未放弃爱过你,只是从浓烈变得悄无声息了,孙颖晨,我终于知道,当时你有多难过了。”说完,又是一饮而尽,火热而辛辣的酒从他口中滑落在胃里,一路火辣辣的疼,可是再疼也抵消不过心里的难过。

    陆唯一此刻的懊悔都无法弥补,心中的那个大窟窿汩汩往外冒着血,他疼到呼吸困难,他不是不知道孙颖晨已经有了另外一个人在身边,可是知道,终究敌不过亲眼所见,那种难受会真的会让人发狂。

    原本自己最爱的女孩就在身边。

    可是是自己亲手将她推向了别人。

    黎人舒刚刚准备下班,就看见手机屏幕一亮,上面呈现的电话号码,让她想笑,110,不是吧,但是她还是试探性的接了起来。

    “喂?你好。”

    黎人舒十分冷静的声音:“咱有话直说吧,单反是警局打来的电话,接电话的人都不会很好。”

    对方好像被她的毒液喷射到了,停顿了三秒,然后继续官方的说着:“请问你认识一位叫肖华的朋友吗?”

    孙颖晨突然坐直了身子,对着电话道:“认识,请问?”

    “肖华涉及到一起入室偷盗案,金额射击的不大,但是已经构成犯罪,现在他可以得到保释,不知你是否是肖华的朋友。”

    这通电话再明白不过了,肖华入室偷盗,可是被当事人抓了个正着,所以报了警,虽然肖华并没有偷拿任何物件,但是此事已经构成了犯罪,念在是初犯,警局给与保释的权利。

    黎人舒几乎是推门而入的,她看着里面肖华蹲在墙角,头发有些乱,身上白色的t恤还有脚印,不难想象,他这段时间过的很难过,如若不然,他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警察同志你好,我是肖华的朋友,我叫黎人舒。”

    被偷的正主看见黎人舒长得这么漂亮,不免起了歹心。

    “嗨,姑娘,他是你什么人?男朋友我看是不像吧。”

    黎人舒看了对方一眼,似乎是搞软件开发的,穿着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西裤,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睛,怎么看都像是道貌岸然的人渣。

    “他的确不是我男朋友,他是我男人!”

    软件开发男由原来的鄙夷变成了吃惊脸。

    “现在的好白菜怎么都让猪给拱了。”

    黎人舒将肖华保释出来之后,肖华一直没有和黎人舒说话,只是低着头往前走,黎人舒也不问他,只是跟在他身后。

    两个人一前一后,影子拉的好长好长。

    良久,肖华停住了脚步,他回头看着黎人舒,这个原本在他眼前胖胖呆傻可爱的女孩子,现如今十分漂亮,可是黎人舒越漂亮他就越觉得对不起她,他就这么一直看着她,好像想要把她看穿。

    “肖华,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黎人舒觉得他今天特别的奇怪。

    “你为什么来保释我?”

    肖华这么问其实挺奇怪的,但是当时在警局,他身边没有任何一个朋友,他原本就是一个人,从来都只是一个人,黎人舒这个属于他平淡的人生里难得出现的一抹光彩,可是当有人问他是否有朋友可以过来保释他,那一时间,他只能叫出她的名字。

    “因为你需要我。”黎人舒说的特别认真:“因为你需要我,不管你在哪里,不管你在做什么,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会出现在你身边。”

    肖华看着她,明明就是这么小小的一个女孩子,可是她怎么可以有这么大的勇气。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肖华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和自己说眼前的女孩子对他到底付出了多少。

    “我当然知道。”黎人舒目光十分坚定的看着他。

    肖华看着她,逐渐目光下移,看向她的原本左手的中指上挂着一枚戒指,他知道那是他脖子上的一分钱,她只是做成了戒指,可是现在她已经摘掉了,中指上留下一圈淡淡的戒子痕迹。

    “黎人舒,和我去一个地方吧。”肖华说的十分认真,像是在征询她的意见,又像是恳求她不要拒绝。

    黎人舒哪里会给他收回那话的机会:“好。”

    肖华站在巴黎春天的楼下,看着黎人舒说:“你等我一下。”然后就跑进去了。

    黎人舒看着他消失的身影,心不由的慌了,她看过他太多次的背影,之前是看一次少一次,然后就彻底消失在她的生活中,可是当她想要放掉他的时候,他却莫名的出现。

    也许有的人就是这样,像圆周率一样无限循环。

    良久,肖华拿着一个红色的盒子,然后像是从盒子里面拿出来什么东西,随即就把盒子扔了,小跑着跑到黎人舒的身边。

    “肖华,你去干什么了?”

    肖华却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拉起她的手,在她左手的中指上套上一个小小细细的金戒指,那个样式十分简单,没有华丽的花纹,但是就是因为如此简单,所以才特别好看,也许这个戒指是肖华给她带上的,所以她觉得这是世上最好看的戒指。

    “这个送给你,你喜欢吗?”肖华笑的十分含蓄,像是一个害怕被拒绝的人。

    黎人舒看着戒指发呆:“肖华,这个戒指我很喜欢,但是你不要随便送给我戒指,会让我误会的。”

    风,此刻吹的十分温柔,像是一双手在轻轻抚弄你的秀发,绕过你的指尖,和情人的呢喃如出一辙。

    肖华一双特别漂亮的眼睛,笑着:“那,你就误会好了。”

    黎人舒看着他良久,瞠目结舌的样子十分可爱,可是她还是激动的拉着他的手,问:“你说的是真对吗?你知道我误会的是什么吗?”

    肖华看着她拉着自己的手,笑道:“傻瓜,我说我喜欢你,我说我想和你在一起,黎人舒,你愿意吗?”

    世上再好听的情话不过如此,黎人舒却哭了,她哭的特别无助。

    “肖华,你为什么这么晚才说出来,你知道我做梦都在等这一天吗?肖华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但是我告诉你,和我在一起,你这辈子就别想甩开我。”

    肖华看着她哭的一塌糊涂,长臂一揽,将她拥入怀中,下巴抵在她的头顶。

    “黎人舒,我肖华过去是一个混蛋,可是我愿意为了你做回好人,你,愿意相信我吗?”

    黎人舒双手环住他的腰,唇边扬起一抹微笑:“我相信。”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