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50 已经回不去了
    多年以后你会不会记得,曾经有个很很努力的爱你很久很久,失望是一天天地累计的,而离开也是很长很长决定的。离开你之后,遇见过眼神像你,脾气像你,气质像你,可是再也遇不到你……

    午餐准备的十分丰盛,两家人在一起吃的很开心,只有陆唯一看着依旧形影不离的两个人,若有所思。

    陈娟叮嘱着儿子:“你怎么不给小晨夹菜呢。”

    白思渊笑着给孙颖晨加了一只虾。

    陈娟脸色有些难看:“你怎么不把虾拨好了给小晨,你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董事。”

    然后全程就看见白思渊给孙颖晨拨了一只又一只的虾,孙颖晨吃的也挺开心,陆家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孩是自己儿子的挚爱,只是十分羡慕白思渊和孙颖晨这一对。

    女孩子虽然没怎么说话,但是她的笑容十分有感染力,想必也是一个家庭十分优渥才能培养出来吧。

    白思渊拨了几只虾之后,孙颖晨拿过湿巾给他擦手,殊不知看在陈娟的眼中,她激动比吃了十颗糖还甜。

    “下周就是你们海澜的半年会了,不知现在准备的怎么样了。”陆茂年开口问着,打破了原本和谐又甜腻腻的小恩爱。

    “已经差不多了,稍后我把请柬派人给你送去。”

    大人的聊天始终是这样的,义正言辞的。

    午饭过后,原本白震天提议去打高尔夫,奈何白思渊连连告饶,说那不适合孩子们的游戏,在陈娟的怂恿下,原本的幸福二人组,就变成了讨厌三加一。

    白思渊开车带着孙颖晨和陆唯一,一起去看下午场的一个电影。

    车内播放着刘欣的太爱你。

    歌词也极具感染力。

    遇见你是一个秘密,眼里心里都逃不去,恨不能奔向你挡住一切风雨,哪怕为你死去太爱你目光无法转移……

    “孙颖晨,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我哪做的不好,我改。”

    “你没有做的不好,只是我不爱你了。”

    “好,我们分手吧。”

    太爱你,目光无法转移,爱着你,忘了还有自己。

    陆唯一坐在后座上,听着这首歌,心中百感交集。

    孙颖晨坐在副驾驶上,她就这么近,离自己这么近,但是她却不是自己的,是他把她弄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思渊,等下看什么电影。”

    “你收一下,看看你喜欢看什么,我都可以的。”

    “现在的电影,都没有好看的,要么你直接说一个,我定好了。”

    “你不是之前喜欢看那部喜欢你的电影吗,等下我车就停在私人影院,我陪你一起看吧。”

    两年前,一部关于厨师和酒店收购的商人,两个命运扭扯到一起一步爱情故事。

    两年了,原来她还是喜欢那部电影,不由的想到她看过这部电影之后,和他说话的场景。

    “甜化了的爱情喜剧呀,看完之后整个人像一杯甜腻腻的香草气泡水,蹦蹬蹦蹬冒出泡来,唯一你知道吗,我现在整个脑子和身心都灌满了糖呀,从影院出来挂着傻兮兮的笑,觉得天地都是百分百美好。

    “嗯,等一下,前面的红绿灯把我放下吧,我今天下午约了朋友聊事情。”陆唯一打破两个人的聊天。

    白思渊只是简单吐出一个好字,然后将陆唯一放下车。

    简单的道别之后,车子扬长而去。

    “送我回家吧。”孙颖晨语气显然有些累了。

    白思渊看向她,问:“不是说去看电影吗?”

    “你刚才是故意的吧,其实你大可不必,我和陆唯一已经没有什么了,我对你怎么样,你完全了解,何必把事情做的这么难看呢?”孙颖晨有些生气,全程她不是没有看出来,白思渊在处处针对陆唯一。

    白思渊依旧将车子开的四平八稳。

    “如果你不在意他,何必向着他说话,你对我怎么样在没有遇见陆唯一之前,我都可以心平气和的感受,可是他一处新,你就不一样了,你说话的语调和神情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孙颖晨,你心里心知肚明,你对陆唯一并没有放下的那么干净。”

    “停车!”

    孙颖晨彻底怒了。

    白思渊并没有把车子停下,只是拉着孙颖晨在外环一圈一圈的绕着,两个人也再也没有说过话。原本的一天的好心情突然被破坏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日暮降临,街道上还是出现下班者的身影,璀璨的路灯也开始热闹了起来,不似白天那般死气沉沉。

    整个夜晚好像活了过来。

    白思渊在路边的超市买了一些零食,她中午吃的不是很多,看样子她现在并不想和自己吃晚饭,所以才买了yixie 零食。

    白思渊将车开到孙颖晨家小区内。

    孙颖晨下车,看着白思渊把所有东西都自己拎着,原本怄气的她,看着白思渊此刻的负荆请罪,气也消了,说白了,无非就是白思渊吃醋了。

    孙颖晨作势要帮他拿,可是白思渊却执意不肯。

    上楼梯的时候,因为是晚上了,所以楼道很黑,孙颖晨一手拉着他的胳膊,生怕他绊到了,刚上了二楼的台阶,突然孙颖晨的身子被他带,然后后背抵住在墙上,还不等她反应过来,白思渊的唇就落了下来,准确无误的吻住正要惊呼的唇。

    “唔……”

    孙颖晨想要说的话却化成一声低吟。他炽热的舌头滑进了她的口中,迫使她不得不接受他的深吻。

    白思渊不舍的离开她的唇,额头相抵,他耳语着:“小晨,你到底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夺走我的心,让我为你疯狂,今天的我不太像我。”

    孙颖晨回神,听着他说的话,却勾着他的脖子,主动地将唇印了上去。她理解他的吃醋,也会原谅他这么孩子气,无非是初恋的他不太理智而已。

    软软的唇舌覆上微泯的双唇,她大胆地挑开了他的唇舌,徐徐探入。

    “唔……”白思渊有些受宠若惊,微愣了下,随即唇角勾起了一个大大的弧度,手中的塑料袋一松,路边超市买来的零食都掉落一地,大手强势地摁住了她的头,更为霸道疯狂地索吻,他吻得热切和狂烈,不留一丝余地。

    一吻过后,孙颖晨虚软地趴在了他的胸前,粗喘不止。这个男人真是霸道得可以,可是她刚才听见了什么声音,随即摸着他的手,笑道:“你把给我买的零食扔了?”

    “刚才……忘了。”说着他就弯腰去摸,随即孙颖晨拿出手机点开手电筒的模式,白思渊捡起来之后,拉着她朝着楼上走去。

    孙颖晨却唇角微弯,心中甜腻腻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