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49 二多一
    终于到了这一天,我不想再爱你了,那些被耗尽的耐心大概再也回不来了。不是我不坚持,是你一次次打破我隐忍的理由,对你的那种感觉,我会记在心里,再也不提及。

    孙颖晨被白思渊拉着走到电梯处。

    “我的房间在4楼。”

    “那为什么做电梯呢?”孙颖晨有些心不在焉的问。

    白思渊将身子靠近:“因为你脚伤了。”

    客厅处。

    白震天笑着看向陆唯一:“唯一呀,你看思渊也回来了,你们都是年轻人,就一起上去聊天吧,我们这些老年人在这说话,你恐怕会闷。”

    陆唯一直觉的想要拒绝,可是母亲季晨也说:“是呀,你平日里和思渊都走动走动,日后两个家族的生意,想必都要靠你们了。”

    陆茂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去吧。”

    这里难得精明的人莫过于陈娟,想着儿子和小晨好不容易独处一下,这三个当家长的,平白无故的弄出个大电灯泡,可是碍于他们都在场,只好笑着说:“是呀,是呀,年轻人就应该和年轻在一起。”

    陆唯一这个时候再说不去,显然不太好,只好向各位长辈颔首,然后朝着刚才两个人的方向走去。

    “叮!”

    电梯门开了。

    白思渊带着孙颖晨走了进去,可正当腰关上电梯的时候,一双手阻止了关闭的电梯。

    “不好意思等我一下。”陆唯一走进电梯,干净的笑容,看着孙颖晨:“你的脚伤了,怎么样了?”

    白思渊却有些不耐烦,笑着道:“小晨,你的脚要是太难过,你就告诉我。”

    前任和现任都在孙颖晨的身边,气氛一下子僵持住了,十分尴尬。

    “上次谢谢你打电话给我,要不然,我女朋友就一直在公司楼下了。”白思渊说的显然是上次孙颖晨被拦在门口的那件事情。而那件事情,导致白思渊吃飞醋,一周都没有理孙颖晨。

    孙颖晨现在十分奇怪,这个时机白思渊和他说这个干什么。

    “不客气,毕竟颖晨只能背出我的电话号码。”陆唯一说这句话的时候十分骄傲,但是碍于白思渊的面子,他还是收敛了一下:“你千万别误会,我和颖晨在一起的三年里,她只是太腻着我了。”

    白思渊突然爽朗的笑了一下,道:“难怪小晨现在这么听话,感情是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罢了。”

    孙颖晨在风中凌乱,这两个人现在你一言我一语到底在干什么,当她是空气吗?

    “话也不能这么说,前任种树的意义并不是为了给后人乘凉的,只是前任乐于种树而已。”

    陆唯一和白思渊对视的时候,仿佛空中形成了一股无法用肉眼看见的火星,两个人电光火石之间,只听孙颖晨说:“白思渊,这电梯要到几楼?”

    这时两个针锋相对的大男孩才意识到,电梯从来都没有按楼层,他们三个人站在电梯里聊了那么久的风凉话。

    白思渊按了一层4,然后道:“我还没有问你大学毕业后,要做什么?还是说继续深造?”

    陆唯一想了一下说:“想过要继续深造,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随心所欲,毕竟深造可以随时都去,但是有些事情错过了,就真的错过了。”陆唯一话锋一转,问他:“听说你研究生也快毕业了,接下来要做什么呢?去伯父那里帮忙?”

    白思渊有些傲娇的说:“小晨还有一年毕业,我等小晨毕业之后,我们会结婚,正所谓先成家后立业,也是我爸妈对我的期望。”

    孙颖晨身子一顿,她什么时候答应他毕业就结婚了。

    陆唯一眼底闪过一丝哀伤,曾几何时,他也和孙颖晨说过:“等你一毕业,我们就结婚。”可是原本好好的感情,就让他亲手给毁了,怨不得别人,难过的自有自己罢了。

    这一局,白思渊赢得漂亮。

    可是孙颖晨和陆唯一却是各怀心思。

    白思渊的房间。

    孙颖晨坐在他偌大的房间的沙发上,回头看着白思渊和陆唯一两个人聊着什么,可是她却没有心思听,只是暗暗想着,今天陆唯一会不会很难过,还是说,一切都是自己瞎想罢了。

    “什么?你也喜欢集香烟。”白思渊这一刻觉得和陆唯一有一样的话题。

    白思渊向来喜欢集香烟,各类的香烟品种他都喜欢收集,没想到陆唯一也喜欢收集,不由的性质起来了,和他聊的越是投机。

    “你等一下,我把我集的香烟给你看一下。”白思渊转身离开。

    陆唯一站在原地没有动,但是他知道,孙颖晨知道他在和她说话。

    “颖晨,你现在快乐吗?和他在一起快乐吗?”陆唯一问的话他自己也知道,丝毫没有底气。

    “唯一,我现在很好,我也希望你会过的好。”孙颖晨眼底闪过一抹潮湿。

    “我们真的没有可能了吗?”陆唯一到现在还在希冀着,只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十分自私。

    “陆唯一,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不喜欢你了,你会不会有一点点难过,毕竟,当初我喜欢你到差点疯掉。”

    陆唯一点头,叹了一口气:“看来你是真的放下了,如今只有我一个人傻而已。”

    孙颖晨没有说话,他们分手在深秋,也是她一个人熬过了深秋,现在才听见他的这个夏季过的很差很差。孙颖晨自然不会告诉他,也不会让他知道,那时的自己哭到失声,难过的情绪多么复杂,白思渊带给她的虽然是若即若离,可是她知道,白思渊很简单,简单到只要她在就好,可是陆唯一带给她的只有难过时隐隐作痛的心绞痛。

    “唯一,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女生,我爱你的时候很认真,但是我现在爱白思渊,我不想伤害他。”孙颖晨最后一句话说的几乎时耳语,那也时她自己和自己说的话,她不允许伤害他,在和白思渊在一起的时候,那种喜欢到不确定,又有些一些患得患失,现在感情如此稳定,她不想让任何人破坏。

    “颖晨,祝福你幸福,如果有一天,他让你难过了,你千万要记得,还有我。”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此刻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仿佛刚才没有任何对话而已。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