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48 脚踝骨处的石膏
    爱一个人的时候,就是在拨通电话的时候,突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知道,原来只是想要听听那熟悉的声音。

    三天之后孙颖晨终于可以出院了,在她一再的坚持下,医生还是同意给她去掉了石膏,但是一再嘱咐一定不可以让脚再受伤。

    孙颖晨之所以这么坚持,那是因为她要去见白思渊的父母,要是带着一个大石膏在脚上,回头率也太高了。

    孙颖晨已经选好了一束花,那是白思渊卖给她的情报,陈娟和白震天的定情之物就是风信子,那话语也是十分浪漫。

    拥有我的爱,你将幸福一辈子。

    白思渊开着车,副驾驶坐着孙颖晨,一路上他问了不止一次:“你拆了石膏真的可以吗?”

    “我穿着的平底鞋,放心了,我都问过医生了。”

    孙颖晨今天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长长的头发就这么披散开来,像一朵盛开的白玫瑰,一双桃花眼一直笑容艳艳:“你总看我干什么呀,还不开车。”

    正好路过一个红绿灯,红灯亮起。

    白思渊不满足只是拉着她的手,突然搂着她腰际的大手一紧,孙颖晨只便喊着:“白思渊……”话音而落时,她想要说的话已经被某人吞没在肚腹之中。

    “唔……”

    渐渐的她开始配合他,白思渊伸手将她身上的安全解开,顺势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加深了这个吻。

    白思渊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是自从和她在一起,他好像变得越来越喜欢吻她了。

    炙热的吻自两个唇边溢出。

    最后身后的车喇叭声惊醒了两人。

    孙颖晨佯装生气推了了他一下,然后坐回自己的位置上,重新系上安全带。

    白思渊笑了笑,启动车子,绝尘而去。

    车窗的景物在眼前一闪而过。

    孙颖晨对着后车镜在整理着自己的发型和妆容:“今天是什么大日子。”

    白思渊知道孙颖晨问的自然是今天见面的日子,其实白思渊是有私心的,只是漫不经心的说:“红海金融的董事长陆总刚好和我的父亲是朋友,前段时间,我父亲帮他引荐了一位新的投资人,所以今天陆伯父会来我们家。”

    “都是领导与领导之间的会面,我干什么要凑这个热闹?”

    “你的我是白思渊的女朋友,自然要去。”

    其实孙颖晨没有留意到白思渊脸上那狡黠的笑。

    很快,车子抵达了云之端的小区入口,白思渊将车子的速度放慢,然后轻车熟路的绕进了小区里,最后停在了地中海52号。

    “下车吧。”白思渊利落的解开安全带,然后下车,走到孙颖晨的身边,伸出胳膊,道:“你还不懂吗?”

    孙颖晨笑了一下,然后挽住他的胳膊,跟着他走了进去。

    已经有阿姨在门口等着了,在玄关处,孙颖晨因为脚受伤了,她拖鞋的时候有些慢,可是看见鞋架上有一双洗的泛黄边耐克的鞋,孙颖晨证住了,看着那双鞋发呆。

    世上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她给陆唯一买过一模一样的鞋。

    “陆唯一,这个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你喜欢吗?”

    “不过就是一双球鞋吗?”

    “你少看不起人了,这可是我省吃俭用又连夜排队买的鞋,限量款。”

    “颖晨,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能给我什么,而是,我只是单纯的喜欢你。”

    “以后穿着这双鞋吧,让它见证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唯一,我真的很爱你。”

    孙颖晨眼眶发酸,心里的情绪也是百感交集,白思渊换好鞋之后看见她还没有换好鞋,以为只是脚踝疼所以动作慢了。

    “让我来。”说着,白思渊就蹲下身子,帮她拖鞋,然后帮她穿好拖鞋。

    “这双拖鞋怎么和其他的都不一样。”孙颖晨荒神之后看见自己的鞋子和他们的都不一样。

    阿姨在一旁笑着:“这个是少爷昨天晚上买回来的,特别嘱咐,除了给你穿,谁也不许动,昨天夫人还想穿来着。”

    阿姨笑的很暧昧,然后直接走了进去。

    孙颖晨靠近白思渊,小声说:“还不从实招来,你还准备了什么?”

    白思渊将她的手牢牢攥在手心里,笑着不语,随即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

    “小晨,思渊,你们回来了,快快快。”

    陈娟在客厅里面叫着两个人。

    沙发上的陆茂年笑着说:“思渊回来了,思渊这小子可比我们唯一优秀的多呀,我也好久没有见过他了。”

    白震天却爽朗的笑着:“两个孩子都不分伯仲,都一样的优秀。”

    陆唯一的母亲季晨道:“思渊现在在做什么呢?”

    “思渊能做什么呢,就是在家里帮帮忙,我们也不希望孩子太累了。”陈娟笑着说:“咱们这一辈不都是奔着给孩子打下江山,希望他们能过的好吗。”

    “也对,也对。”

    孙颖晨因为脚受伤了,走的很慢,白思渊拉着她慢慢的王里面走,听见里面已经聊的热火朝天的,忙不迭的问:“陆伯父,您来了,好久不见了。”

    陆茂年回头看着白思渊领着一个清纯漂亮的女孩子,笑道:“思渊,刚才还说到你呢,这位是?”

    白思渊将孙颖晨的手握的更紧了,介绍道:“我女朋友,孙颖晨。”

    沙发上坐着的陆唯一转头看向她,曾经他最为宝贝的女孩,如今却被另外一个男人拥着,而他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揪心的看着,可是为什么胸口像是被一块巨石堵住了,呼吸都困难。

    孙颖晨也看见了沙发上的他,视线交汇,她眼底还是有些酸涩,那些原来炙热的感情,现在再次回想起来,还是如同潮水一样,似乎将她溺毙。

    陈娟笑着:“小晨,你脚好些了没?”

    孙颖晨收回视线,甜甜一笑:“我……我已经好很多了。”

    白思渊却故意拦住她的腰:“你早上不还是说很疼吗?”眼底宠溺几乎现场人都可以感受的到。

    孙颖晨:“……”

    白思渊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今天这么喜欢拆她的台。

    陈娟笑着,对着阿姨说:“午餐已经开始准备了吧。”

    “是的,夫人,已经开始准备了。”阿姨说完之后就离开了。

    “今天都是自己家里人,我让阿姨准备了一些家常菜,等一下别客气。”

    季晨笑着说:“今天来本来就叨扰了,但是你盛情难却,我们只好收了。”

    陈娟和季晨也是私下的好姐妹,平日里会做一些慈善事业,可谓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了,至于白震天和陆茂年两个人,更是商业上的伙伴,私下也是互相扶持。

    只是两个孩子都是男孩,虽然都知道在一个学校,可是私下交涉却不多。

    孙颖晨站着有些累了,想要去坐一下,谁料白思渊却拉着她往楼上走:“妈,我带小晨去看看咱们家。”

    陈娟忙不迭的说:“好。”然后十分骄傲的和季晨说:“我们家思渊和小晨关系特别好,没想到我这个木讷的儿子居然能找到这么好的女朋友。”

    “女孩子家里是做什么的?”

    其实不怪季晨市侩,他们这些商业家族,私下交往的人都是非富即贵,所以这个结亲自然也是拔尖的人物。

    陈娟笑了笑说:“我们家思渊说白了也是一个普通人,何况小晨这个女孩子,我们大家都很喜欢她。”

    陈娟避重就轻的说着,季晨也算是明白了,原来孙颖晨是小门小户的人家。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