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46 金丝雀
    如果只是友情的话,能好好做朋友就好好做朋友吧,不要太贪心了,爱情这种事,要么一生,要么陌生。

    梦莹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对着电视不停的换台,自从和周炜在一起后,她的生活好像只能这样,虽然周炜答应娶她,可是现在和小白鼠的日子又有什么区别。

    刘姨把门打开,笑道:“先生回来了。”

    刘姨是自小照顾周淼的,可是前不久,她被从房子叫过来,专门照顾她,这个年纪和大小姐一样大的女孩子,作为下人,她懂得分寸,也了解周炜是时候要找一个伴了,只是她无法理解的是,这年纪相差的也太大了。

    “刘姨,今天晚上多做几道菜,帮我把这瓶红酒醒一下。”周炜将手里面的东西交给了刘姨。

    “梦莹呢?”周炜看客厅没有她,就问刘姨。

    “小姐在房间里,今天一天都没有出来,早饭也没吃。”刘姨显然不是很喜欢她,但是在周家这么多年了,多少也生出了许多的感情。所以,也算在一定意义上照顾梦莹。

    周炜面色有些不好看,直觉上他十分不喜欢刘姨叫梦莹小姐,好像在无时无刻提醒他,他们之间的差距,可是周炜现在却不能说什么,在还没有给她一定的名分上,不能把这件事情扩大,因为也不想让梦莹难看。

    周炜脱了外套,搭在手腕见,推门走进卧房,梦莹此刻就蜷缩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但是换台的频率看出来,她此刻并不高兴。

    周炜将外套放在门口,笑着说:“今天刘妈会做很多你喜欢吃的菜,我从酒庄拿回来一瓶刚酿好的酒,晚饭的时候你和我一起尝尝。”

    梦莹回头,将电视关掉,遥控器随手一扔。

    “嘭”的一声,遥控器摔的电池都掉了出来,梦莹起身,作势要去客厅,从头到尾都没有和周炜有过任何的视线交流。

    突然周炜一把拉住了她,将她控制在自己的怀里,他工作已经很累了,回家就像好好休息一下,但是自从上次,他和梦莹之间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他摸不透,吃不准她的脾气。

    “梦莹,你到底怎么了?”周炜的语气几乎是轻轻呢喃着。

    梦莹顺势想要挣脱他的牵制,可是周炜毕竟是男人,她的那点力气,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梦莹见挣脱不开他的怀抱,没有任何情绪的说:“放开我。”

    周炜哪里可能放开她,将她控制自己怀中更紧了:“我怎么可能放开你呢,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放开你。”周炜细细密密的吻着她的耳垂。

    “你之前说好了要娶我的,什么时候?”梦莹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她和周炜之间本来就是有所求,她从来都不想现在这样过着金丝雀的生活。

    “我说过,给我一点时间,不管怎么说,都要让你和周淼毕了业吧。”

    周炜是喜欢梦莹,但是他也不可能伤害周淼呀,他们之间的感情他害怕周淼无法理解,也接受不了,所以他在等,也希望梦莹可以和自己一样等。

    梦莹闭上眼睛,用力挣脱他的牵制,回身将化妆台上昂贵的化妆品一股脑的都横扫在地。一声脆响,砸碎了近日来的平静。她微微的捂住自己的双耳:“我不听,你说的一直要等,我要等到什么时候。”

    梦莹发红的眼睛看着周炜:“一开始我就和你说了,我不要当你见不得人的情妇,你以为我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还不是说你爱我,你要娶我,如果你只是一味让我等,那么抱歉,我想一开始你和我就是误会!”

    周炜看不得梦莹受一点委屈,他稳住她的双肩:“好了,别闹了,听话,听话……”他低声撼住她起伏的情绪,岂料她挥掉他的钳制,后退几步:“周炜,你之前说爱我,现在让我别闹,好,都好……我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她瞠目的看着他:“我讨厌你用所谓的温柔,编织这样的情网困住我,我说够了,我受够了!”

    梦莹她眼闪过一丝泪意,像是压抑着什么,她儿时成长的艰辛,她遇见爱而不得还一心想要逃离她身边的那个人,她一直默默的留存在心底。可是,眼前的男人,那个她唯一的希望,此刻却为了他的女儿让她一等再等,还编织的一切却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那种感觉太危险,正在她心里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滋生着。

    她看着他沉默的面容,电石火光间,眼前闪过的是一幕一幕,是他每次为她盖好被子转身离开的样子,周炜的确做到了尊重她,可是她要的从头到尾都不是周炜细心的照顾,而是她所谓的目的。

    周炜看着她此刻的歇斯底里,心里划过一丝伤痛,他要怎么办才好,他要将眼前的这个女人怎么办才好,他爱她,深入骨髓,生怕和她说一句重话,生怕让她陷入一丝为难,可是眼前她无助的哭着,一滴滴眼泪,却多是他来的。

    终于,周炜不想控制所谓的情感,他是父亲没有错,但是他也进到了做父亲的责任,这么多年来,他都没有让周淼受到一丝伤害,现在不管是因为什么,他都想为了自己而活,就只是为了自己而活。

    周炜一把搂过她的腰际,将她困在他与桌案间,低头就吻上她反抗的唇。

    “唔……”

    梦莹没想过他会过来吻自己,每次接受他的吻,都让她觉得恶心,还要在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要推开他,不要推开他。

    周炜感受到她的颤抖很拒绝,虽然她并没有推开他,但是他都可以感受到,为什么,为什么她心里这么抗拒自己,莫名来的怒气,一下子席卷了他,甚至算不上温柔,带着无情的掠夺,噬缠着她的唇舌,她双臂下意识推拒,她讨厌她全身布满着他的气息,够了,她受够了!!!

    狠狠推着他强健的胸膛,却终敌不过他的力道,只感觉那汹涌袭来的亲吻,仿佛要带走她一直所坚持的,可是她内心依旧是拒绝的。

    可是,在周炜的面前,梦莹犹如蝼蚁,她那点力道根本微不足道,抵抗不了男人的势如破竹。

    他湿滑的舌纠缠着她,就好似缠绕的藤蔓,永远如此缠绵。他狠狠的吻着,怒意中尽是痴迷,终耗尽了她所有的抗拒,

    到最后梦莹好似丢失了最后的城池,有泪自她鼻翼滑下,溢进唇边,他尝尽她泪水的味道,绵长的苦涩。

    周炜怔着,他捧着她双颊,离开她唇边,他头抵着她额际,男人的眸底布着浓烈的失望,他只低声叹息道:“如果你爱我,为什么连一年的都等不了,你是周淼的好朋友,好闺蜜,你应该可以了解到,我们的结合会给周淼带来什么,她不会难过吗?”

    “那么此刻我算什么呢?我梦莹到底算什么?你横在我和周淼之间进退维谷,我却硬生生横在你们父女之间,你将我置于何地?你口口声声说爱我,说要娶我,可是却让我在漫无目的的状态等,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我,我不是不在乎周淼的感受,可是我在乎有用吗?”她满溢泪水看着他深眸,

    “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和你在一起,梦莹,让我把话一次说清楚,我喜欢你,你是那么好,让我和毛头小子一样对你着迷,你三年前就是我的人了,我们已经走过了三年,为什么最后一年,你不能等呢?就等我一年!”他英挺的眉心紧蹙着,嘶哑的声色,透着一丝倦意,她看着他喉结缓缓的滑动,仿佛刻意压制着什么。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