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45伤筋动骨一百天
    记住,有朝一日,你真的懂了什么叫感情,请你千万要保守秘密,在没弄清楚对方对你是否一样之前,千万别掏心掏肺,要不然你会很难过。

    以后的日子将无限蔓延……

    伤筋动骨一百天,孙颖晨特别煎熬的在医院度过了第一天。

    白思渊倒是想要陪着她,但是除了海澜那边的工作,他还有自己的游戏软件开发公司需要他过去,在白思渊一再反复告诉她千万不要乱动之后,才安心离开的。

    就这样孙颖晨就过着难熬的日子。

    当天下午医生检查了她的伤势,同意她可以去医院的公园晒晒太阳,心情好也可以加快骨头的恢复期。

    黎人舒听说她病了,就过来看她。

    再次看见黎人舒的时候她又瘦了,原本满脸胶原蛋白的她现在瘦的几乎可以去上镜了。

    “孙颖晨,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就越活越回去了呢?小孩子都知道走路要专心不能三心二意,你看看你都到医院来了。”

    孙颖晨十分享受黎人舒这样带着黎氏风格的教训自己,多久她已经没有听见过她这么讲话了,那个肖华是不是已经不是她心中的痛了?

    看着现在气氛这么好,她并没有去关心那个路人如何,只是希望黎人舒还可以做回那个开心的胖子,虽然她现在魔鬼身材,可是骨子里的她并没有变。

    “推我出去走走吧,今天的太阳不错。”

    医院的草坪上像是被人精心修剪过一样,每一片叶子都迎着太阳绿的发亮,就像是某种命运,只能接受,无法更改。

    黎人舒推着孙颖晨走了一会儿,然后在一处木制的长椅上坐下来,孙颖晨执意不想坐轮椅,于事也坐在椅子上。

    孙颖晨仰头透过稀稀疏疏的树叶看着太阳,坐在冷空气十足的办公室里面,越害怕外面如同蒸炉一样的天气,就更加讨厌出门了,可这一次却不同,心甘情愿的坐在树荫下感受着阳光带来的生机勃勃。

    “你最近好吗?挺久没有你的消息了。”

    孙颖晨问她的时候,看见她手指上面的那枚戒指已经拿掉了,她应该带了好久,要不然指间不会有一圈淡淡的痕迹。

    “我还是老样子。”黎人舒笑着。

    “你上次和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那天几乎是四个人友情毁灭的那天,黎人舒趴在她的肩膀和她说了那样的一句话,她知道,虽然黎人舒表现的头脑简单,但是她好像可以洞穿一切。

    黎人舒却笑了笑,说:“也没什么,只是觉得我们四个人原本那么好,谁知道发生了这样大的变故呢。”她砖转头看向孙颖晨,道:“孙颖晨,你知道吗?三年前发生的事情,我虽然比你知道的晚,但是我看的比你透彻。”

    孙颖晨没有说话,只是等她继续说,果不其然黎人舒笑着,然后说:“我们的友情之所以牢靠,那是因为彼此都没有伤害的点,梦莹那么很周淼,是因为周淼伤了了她,梦莹放狠话给你听,是因为在你和陆唯一分手的那段时间,只有梦莹和你推心置腹,陪你喝酒喝到胃出血,梦莹看似付出的是最多的,但是她得到的也多,我们这么多人对她的尊重,还有那……可笑的感情。”

    “你们一直对我有所隐瞒,可是我知道的却你们知道的还多。”

    良久,孙颖晨终于打破了黎人舒的自说自话:“你知道什么?”

    “梦莹的家境不好,除了在学校上领取的奖学金之外,她其他的经济来源是什么?你有没有考虑过?”

    黎人舒的话,像是一个导火索,就这么燃烧着,却不知道终点在什么地方引爆。

    “不是周淼在暗中帮她吗?”孙颖晨只能看到眼前浅显的答案。

    黎人舒却摇头:“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我和梦莹一起去银行取钱,我取好了钱之后无疑看见梦莹的卡里余额,你知道有几位数吗?”

    黎人舒看着孙颖晨疑惑的表情,也不卖关子了,直接报上答案:“六位数。”

    六位数虽然不多,但是对于一个穷学生来说,这笔钱可想而知。

    “所以那个时候我觉得梦莹不简单,她长得漂亮,说句不好听的话,外面想要保养她人比比皆是,只要她愿意,可是她每天都和我们在一起,你说那笔钱是谁给的。”

    孙颖晨闭上眼睛,回想着周淼和她说的话,三年前的那个晚上,那个让原本三个人的平稳人生估计发生交集的晚上,不难想到,那笔钱是周淼的父亲周炜给的,可是她却没有说出来,索性装着不知。

    黎人舒看着她,然后拍了拍孙颖晨的肩膀:“所以呀,每个人都有秘密。”她笑了笑说:“你现在在海澜工作,还顺利吗?”

    “还行。”

    “颖晨,我其实很羡慕你,你喜欢白思渊,白思渊也喜欢你,这样的感情势均力敌,不像我,已经没有了他的任何音讯,可是我还是不愿意放手。”

    “你是说肖华?他还不愿意见你?”孙颖晨随手折断一片叶子,道:“黎人舒,是你的永远都会回来。”

    “可是我还是那么没有出息,处处留意他的消息。”黎人舒笑的很苦涩:“你说我这么放不下他,肖华却费尽心机的躲着我,我这是不是犯贱。”

    黎人舒脑子一根筋,她很简单,喜欢了就喜欢了,可是孙颖晨不懂,为什么不可能在一起的两个人,命运要安排他们相遇。

    “你会遇见一个很爱很爱你,你很爱很爱对方那个人,黎人舒,你会遇见的。”

    黎人舒离开之后,孙颖晨眷恋的坐在户外的椅子上,感受着热热的温度,太久没有晒太阳了,可是就算是这么晒太阳,也晒不透彻她心里的担忧。

    周炜的酒庄。

    一个质检员将最新酿的酒数据对比交给了周炜,他看了一下数据十分满意,笑道:“很好,帮我拿一瓶吧,今天我要庆祝一下。”

    质检员笑了笑,说:“周总,好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