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44脚受伤
    不知道你是否经历过这样的情感,余生浪漫,你还会遇见很多的人,可是你的心里清楚,这辈子你再也无法爱别人了,因为她曾经出现过,你骗得了别人,却永远也骗不了自己。

    病房的门是被人从外面大力推开的,紧接着白思渊从外面走进来。

    “孙颖晨,你好本事,居然把腿摔折了。”

    白思渊一听说她受伤了,家都没回,就直接跑到医院了,看着她穿着医院的病号服,左腿的脚踝骨处打着石膏,被一条白色的丝带固定在半空中,而此刻却却用极度受伤的表情看着自己,他的胸口就有一团火在燃烧。

    “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一个没留神。”

    孙颖晨解释着,可是看着他的表情好像更生气了。

    紧接着一份八卦头条的杂志就仍在了桌子上,上面正是今天各个八卦头条新闻播的有关于陆恒和神秘女友的新闻,而陆恒坏里面抱着的女人,不是孙颖晨还是谁,虽然是地下停车场的监控录像拍摄到的,好在相片极其模糊,而且孙颖晨的整张脸都被陆恒的背影遮挡住了,所以她才能安然无恙的在医院里面。

    要不然这个医院估计会被粉丝炸了。

    孙颖晨疑惑,他怎么也喜欢看这些八卦挡的新闻,难道是因为飞机上太无聊了。

    “孙颖晨,你好样的。”白思渊显然是有些生气,但是这个气好像并不是和她腿摔断了有关。

    孙颖晨看着他,悄悄的拉着他的胳膊:“你怎么了?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

    “孙颖晨,你难道不想和我解释?”

    “我受伤了,不能去接你,这有什么好解释的?白思渊,你犯得着生那么大的气吗?”

    孙颖晨觉得他现在有些莫名其妙,到底为什么生气,怎么就不能把话说明白。

    “孙颖晨。”白思渊低声的念叨着,孙颖晨以为他要干什么,就抬头去看他,可是没有等到他的下文,然后身子一紧,就被他圈在怀里,正好隔绝了门口没有关门的视线。

    孙颖晨依靠在他怀中,头看着他:“你到底要干什么,唔……”

    孙颖晨未完的话语被他的唇舌堵在了口中,化成一声低吟。他炽热的舌头滑进了她的口中,吸允、缠绕,覆吻得密不透风。他浓重的男子气息笼罩着她,将她所有的吐气全部夺走,同时把自己的气息渡给她,迫使她不得不接受他的深吻。

    孙颖晨呆愣了半晌,这才反应过来,她伸手用力地推开了他,脸颊微红,呢喃着:“白思渊,你疯了不成,这里是医院,你怎么敢……”她脸颊更红了,话也说不下去了,只要不理他。

    “你也知道这里是医院,我在外面出差的空挡,你都做了什么?你给我好大的惊喜呀!”白思渊附身,双手支撑在她的身体两侧,孙颖晨就算再生气,也受到了他男性气息包围着,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更何况还有刚才那么炙热的吻。

    “纵然是监控录像只拍摄到你的腿,我也知道那是你!再得知你在医院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出租车上的广播还有这本可恶的杂志,孙颖晨,我恨不得捏碎你的另外一条腿。”

    孙颖晨脸颊微红,这才知道白思渊到底为什么生气,她双手撑着他的胸膛,眼底一丝狡黠:“只是一条腿,你就认出来了?那根本不是我,那么多媒体都赶不上你白思渊火眼金睛了,你一定是看错了。”

    白思渊看着她眼底的笑意,怒火更胜,他气的胸膛憋闷,她却能笑出来:“孙颖晨,你化成灰,我都认识。”

    这应该是白思渊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和她吃醋吧,心里有一根软软的羽毛在扫弄,她笑着,将抵在他胸口的双手,绕在了他的脖子后,然后慢慢用力,将他的头拉近。

    第一次她主动亲吻他,柔软的唇刺痒一样的扫过他的唇瓣,白思渊再多的怒火都被她的热情熄灭,很快他反守为攻,压低身子,在她的唇上一解相思。

    “刘总,就是前面的房间吧,你看门没关。”

    “走吧,进去吧。”

    原本病房的房门就没有关,刘何娜和人事助理走进来的时候,却看见一个男的趴在床上,身子一顿,身后的助理一个没有刹住脚,就这么装上了刘何娜的背。

    “哎呦。”一声。

    孙颖晨连忙推开白思渊,满脸涨红,白思渊意犹未尽的看着她,然后起身,神情自若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刘何娜就算再见识过场面,也被这一幕惊到了,清了清嗓子走了进去,身后的助理什么都没有看见,奇怪她刚才为什么突然停住脚步,此刻也跟着她身后走了进去。

    孙颖晨看见来人,那个办理入职的时候见过的人,又看向她手里面的果篮,就算是再傻也知道对方的来意。

    “刘总。”作势要起身。

    刘何娜连忙上前按住她的肩膀:“都伤的这么重了,你就安心躺着吧,我今天来就是代表公司过来看看你,只是没想到……”刘何娜看向一旁依旧神情自若的白思渊,继续道:“没想到,公司有这份心意的不止我一人啊。”

    顿时气氛显得尴尬了,刘何娜算是知道为什么这么一个菜鸟会得到陈总的关注了,感情是一家人呐。

    身后跟着来的小助理,显然是没有看懂,但是也跟着符合着。

    “没想到总裁办和我们人事部都想到一起了。”小助理自然是知道白思渊身份的,说完将水果放在床头柜上,根本没有看刘何娜的脸色,自来熟一般拉了一把椅子给刘何娜。“刘总,您坐。”

    刘何娜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干笑两声:“我们过来看看你,如果没有什么事,我还要先回公司。”

    孙颖晨连连点头:“刘总放心,我没事的。”孙颖晨本想起身送她的,但是白思渊却一把按住她的肩膀:“你都伤了,就别乱动了成吗,真把自己当铁打的。”

    刘何娜感觉气氛里面有一丝尴尬,就起身往门口走。

    白思渊却叫住了她。

    “刘总。”

    刘何娜身子一顿,忙不迭的回头,问:“什么事?”

    “我女朋友病了,我要请假。”

    这个时候小助理彻底石化了,难怪从进来的时候就感觉气氛中透露着一丝诡异,原来孙颖晨是白思渊的女朋友,再震惊不过此刻了。

    那个在公司里面传董事长的儿子和公司的小职员恋爱,原来说的就是孙颖晨!

    孙颖晨脸更红了,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朝着白思渊吼着:“我这里不需要你照顾,你回去上班吧。”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谁料刘何娜却笑着对身后的助理说:“听见了吗?照办吧。”然后刘何娜就直接走出了病房。

    小助理却犯了难,到底是照白思渊说的办,还是孙颖晨说的办?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