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43身分不明
    铺天盖地的新闻直指陆恒耍大牌,在和晴天杂志签约的仪式上竟然爽约,原本就是公众人物的陆恒,这一下子就连公关们都觉得难办。

    晴天也是很差异,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最终陆恒还是出现在签约仪式的典礼上。

    公关给出的消息是飞机晚点,但是没想到陆恒在签约仪式的典礼上却说自己刚才处理一些私人事情上耽误了功夫,这让所有的粉丝多大跌眼镜。

    就在人们议论纷纷的第二天,又有更加劲爆的新闻流出,陆恒抱着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子去医院,舆论的声讨更加强势了,有人站队说陆恒是见义勇为,为了把人送到医院而迟到了晴天的签约仪式,有的更是说陆恒的秘密女友现身,不管该女子是谁,粉丝们都会祝福的,可是陆恒以及工作室的团队们并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这原本让花边新闻更加的锦上添花了,又有一种原消息流了出来。

    谣言分为陆恒很爱该女子,说该女子是圈外某公司老板的女儿,为了保护该女子也为了守护这段不宜的恋情,他只能默声。

    孙颖晨看着电视上八卦档的新闻,气的几乎快吐血身亡,真的佩服这些记者胡编乱造的本事。

    周淼坐在一旁安静的削着苹果。

    孙颖晨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周淼道:“你说的该不是陆恒吧?”

    周淼身子一顿,手中的苹果一个没拿稳,就这么咕噜噜的掉在了地上。周淼并没有去捡:“苹果脏了,我再给你削一个。”

    孙颖晨察觉不对:“周淼,你可千万别被这些没边的花边新闻影响了我们的友情,我可不认识陆恒,他就是你心尖上的人?”

    周淼将手中的苹果重新放在盘子里,抽出纸巾擦了擦手,说:“七年了,我和陆恒做笔友已经七年了。”

    孙颖晨安静的听着,对于陆恒隐藏在她青葱岁月里面的点点滴滴,她从来都不知道,可是一经发现苗条,却是这样大的一个惊天秘密。

    “一个星期一封信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我每天最盼望的事,五年前,我见过他,那是我在高中最为叛逆的时候,我以为我不会对任何人产生好感,可是他出现了。”

    也是因为陆恒,才让梦莹彻底没有了希望,如果不是后来的那件事,周淼和陆恒会不会有可能呢?孙颖晨不禁这么想着。

    “半年前,陆恒说要回来发展,颖晨,你知道我多高兴吗?在我漫步目的的黑暗人生里面,他是我唯一的希望,也是唯一的期盼。”

    “所以,半年前,你就开始疏远梦莹。”

    孙颖晨打断了她,周淼抬眼看她,良久,空气都凝固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说:“是。”

    “你和陆恒说了吗?说你喜欢他。”

    “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让他知道,可是颖晨,你知道吗?你和陆恒原本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你却频频出现在他的信里面。”

    孙颖晨不想知道自己在陆恒笔下被写成什么样的人,因为直觉里,她觉得陆恒十分危险,就像现在,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周淼却对她大有意见。

    “你害怕你说了之后,你们连朋友都不是,对吗?”

    “颖晨,其实我挺羡慕你的,你说你和陆唯一爱的死去活来的,生一场病,好了之后转头就可以对白思渊投怀送抱,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孙颖晨听出来周淼的含沙射影,毕竟她最为在乎的陆恒却和自己牵扯上了说不通的关系。

    周淼嘴上说不在乎,可是句句都是一把刀子,走的时候她看着孙颖晨说:“你已经有白思渊了,就算你从来都不在乎陆恒,可现如今他出现了,为了我,你也要和他保持距离。”

    这更像是一种宣战,也是保护地盘和领域的宣言。

    没等孙颖晨说什么,周淼就走了。

    白思渊原本在机场等孙颖晨过来接自己,一想着下飞机就可以看见她,唇边不由浅笑出来,身边的助理问他笑什么的时候,他却说:“今天的天气真好。”可是出了机场,他并没有看见孙颖晨,原本漾在唇边的笑容多甜,现在的面部表情就有多黑。

    都已经说好了,她会来接机,怎么爽约了呢?

    孙颖晨在床上怔怔的发呆,看着自己的脚被厚厚的石膏包裹着,蠢笨又难看,下一秒电话响了,屏幕上跳动的是白思渊的名字,她下意识的接了起来,可是电话那头几乎是一头发疯的狮子。

    “孙颖晨,我给你半个小时,你立刻马上滚到我身边向我忏悔,要不然我会把你的腿打折。”

    白思渊对着电话咆哮,孙颖晨似乎可以想到他现在多生气。

    “我想老天已经替你做了决定。”

    电话那头继续咆哮:“你什么意思?”

    “我现在在医院,脚踝骨受伤了,但是医生说我是骨折了。”

    “孙颖晨,你找死是吗?你口口声声答应我会照顾好自己,怎么就给自己照顾到医院去了?”白思渊挂断电话,把行李丢给助理,直接伸手拦车,扬长而去。

    助理在风中凌乱。

    陆恒看着对面坐着的罗森,他的脸已经气到几乎发白,险些下一秒就翘辫子了。

    “陆少,我奉劝你一下,适当收敛点,你的粉丝买账也并不是你的东西写的多好,还不是因为你这张脸,你就当行行好,给你的粉丝一些安慰,也给我这个劳苦功高的经纪人一点安慰,行吗?你说,停车场那个模糊的画面,真的是你?”

    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也给了媒体一些官方的回答,但是罗森还是想要逼问一下这个罪魁祸首,到底怎么回事。

    “孙颖晨受伤了,我送她去医院,就是这么简单。”陆恒言简意赅的说着。

    罗森几乎气的背过气去:“又是她,又是她,我发现了,一遇到她你就没好,你以后离她远点。”

    陆恒看向罗森,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回来吗?”

    罗森忍住爆发的脾气在这一秒收敛住了,在他坚定的神情上似乎看出了一些门道:“她和这事有关系吗?”

    “她是白思渊喜欢的女孩。”陆恒冷冷的笑着,却说着和他俊美的外表截然相反的话:“接近她,也离我的目标更近一步,难道不是吗?”

    罗森已经好几年没有看过陆恒露出这么冷酷的表情了,对于陆恒的身世,罗森一向心疼他,一步步陪着他走到今天的位置,可是他不希望仇恨蒙蔽了陆恒的双眼,可还是愿意陪着他走向那个最终的结局,他希望由他陪着走,可以走的不那么艰难一些,最后也可以是完美的结局,虽然陆恒一向不在意结局是否完美。

    他在意的,都只是复仇。

    陆恒俊美的表情下,带来一丝阴郁的神情:“周淼和她还是朋友,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罗森,你说说看,是不是,看来老天也是在暗中帮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