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42 有封信说给你听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而恰好是你,给了他伤害你的权利。

    周淼看着两个人聊的热络,有些不是心思。

    “你们认识?”

    陆恒起身,回头看着周淼,说道:“还记得我在信里面和你说的遇见一个有意思的人吗?”

    周淼想了一下,陆恒平时的信里面都是说最近的发生的一些事情和罗森的一些工作安排,从来都不曾在在信里面说一个女孩,就算只是看着文字,周淼也可以感觉到他写她的时候,脸上挂着的是笑容,这样胸口闷闷的感觉,一点都不舒服。

    “你信里面说的女孩就是她?”

    周淼语气潸潸的。

    孙颖晨倒是好奇:“什么?写信?我说你俩是活在远古时期吗?还写信,别告诉我你俩的信都是靠着信鸽邮寄的,微信都不用了。”

    周淼原本也不想解释太多,可是陆恒却十分耐心的说:“也许你还不知道吧,我和周淼七年前偶然的机会成为了笔友,然后一直通信,这个写信邮寄给她也成了习惯。”

    孙颖晨似乎可以明白陆恒为什么这么钟情于写信了,毕竟现在的人可以打成a4纸页版的,也懒得真的静下来心来写一段文字,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了便捷,丢了最真诚的表达方式。

    “你还能走吗?”

    周淼试探性的扶孙颖晨,可是当她起身的时候,疼的五官都扭曲了。

    “可能是扭到了,我现在动不了了。”

    陆恒看着孙颖晨疼的冷汗津津,和周淼说了一句:“我的车在负一楼,我送你去医院。”说着直接将孙颖晨拉起来,顺势拦腰抱起。

    “陆恒?”

    周淼就眼睁睁的看着她抱着孙颖晨离开。

    一个小时之前,她在海澜酒店的门口和保安理论,那保安死活不放她进去,最后是陆恒带着她进去的,在所有人羡慕的目光下,宴会厅已经人满为患了,准备开始之前,她看见了孙颖晨发来的短信,原本这并没有什么,陆恒也看见了那短信的内容,竟然就什么话都不说,拉着她离开了签约的宴会厅。

    罗森在后面怎么劝说都不听,所以才有后来的一幕。

    陆恒,你在信中云淡风轻写的女孩子,此刻是不是已经掀起了你的波澜了?你和我说永远都不要说爱,可是你自己呢,是不是我太过敏感,还是说……你已经动心了?

    医生对着刚拍出来的片子,只扔出一句:“骨折了,需要打石膏。”

    孙颖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医生,我刚才在楼梯间只是扭到了脚,应该没有这么严重吧?”

    此刻孙颖晨想的不是自己的脚上,而是现在是上班时间,她却将自己的脚弄骨折了,这么说来,她翘班的事情恐怕是隐瞒不住了,还有一个事就是,她这个鬼样子要怎么见白思渊的父母。

    医生听见她的质疑,有些不耐烦:“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然后抬眼看一旁的紧张盯着的陆恒,说道:“你是她男朋友吧,带她去吧。”

    孙颖晨有些尴尬,连忙解释:“不是,不是……”

    陆恒直接将她拦腰抱起:“好的。”

    竟然也不解释。

    这一幕刚好被周淼看在眼里,她刚办理好手续,拿着一沓单据看看是否有遗落的,谁料刚走开这一会儿,就看见这一幕。

    最后在她极其不情愿的状态,腿就这么绑上了石膏。

    次日孙颖晨的一份请假单就摆在了人事总监刘何娜的办公桌上。

    “这怎么回事?”刘何娜拿着请假单,问向一旁的行政专员。

    “昨天财务部的实习生孙颖晨把脚扭伤了,骨折了。”

    行政专员原本就是一个小菜鸟,除了每次的月会才可以看见顶头上司,但是自从孙颖晨来了,她每天的出勤和考勤都要以日报的形式上报给人事总监,不由的也对孙颖晨格外好奇,难道真的向大家口中传说的那样,孙颖晨是空降部队,后头有人?

    “知道了,你回去吧。”

    行政专员离开后,刘何娜拨通了总监部的内线。

    陈娟单手扶额:“什么?小晨请假了?骨折?严重不严重?”想着这个事也事刚发生的,刘何娜不可能知道那么多,于事对着电话说:“既然是公司的员工,还是让人去医院看看她吧。”

    “可是,孙颖晨并没有通过实习。”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再说了规矩也是人定的,就这么办了,你去安排一下吧。”

    陈娟这几天原本还在准备着家宴的一切事务,看来现在要往后推一推了,这个小晨怎么就在这个时候病了。

    白震天看着妻子陈娟起身,忙不迭的问:“干什么去?不是说好了,中午一起吃午饭的吗?”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咱们儿媳妇人都还在医院呢。”

    单反是和孙颖晨扯上关系的事情,都让陈娟坐立难安。

    “这事八字都还没一撇呢,你别把话说的太满了。”白震天对于妻子向来宠溺,对儿子也是放任的形式管理着,以前还和儿子莫名其妙的吃醋,现在又跑出来一个孙颖晨。

    陈娟有些不以为意:“怎么就八字没一瞥了,你看看我给你屡屡,之前咱们儿子出国的心要多坚定就有多坚定,我亲自上阵给思渊做思想工作,不都还是败下阵来,你也旁敲侧击的说过,儿子不是也不买你的账,可是偏偏这个丫头已出现,咱们儿子立马不走了,你是说这是为什么?”

    陈娟看丈夫没话说,特别自豪的继续说下去:“就是咱们儿子看上人家孙颖晨了,所以以前要多坚定就有多坚定的心,现在不还是绕指柔吗?所以说呀,咱们儿子这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偏偏就栽倒在那个丫头的脚边了,这事,我看八成错不了。”

    “你看看你,毕竟也是一个总监,怎么说话现在一点都不收敛一下,一点都不含蓄。”

    白震天眉头索的更紧了。

    陈娟瞟了他一眼:“我当着我的丈夫的面露出真本性怎么了,我哪错了?”

    白震天连忙败下阵来:“你缓和一下,你心脏不好,我也争不过你好不好。”

    陈娟一听丈夫说了软化,这脸上的情绪也缓和了下来,嘟囔着:“这还差不多。”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