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41 爱不是你的借口
    爱不是一时好感,而是明明知道没有结果,还是想要坚持下去的冲动,我知道遇到你不容易,错过了会很可惜。人家都不把当回事,你还多愁善感到不行。

    周淼看着陆恒良久,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周淼,把秘密隐藏在心里吧,虽然藏起来会很难过,但是总比失去的好。”

    这是陆恒那天和周淼说的话,却成了日后她心里永远也难过去的坎。

    海澜酒店门口又一次陷入了需要保安梳理人群的事件,但是这一次并不是将无关人员关在门外,而是有条不紊的请到vip宴会厅了。

    因为今天是陆恒和晴天杂志的签约仪式,所有听闻消息的媒体人都一股脑的涌到海澜酒店,也就是刚开始的一幕。

    孙颖晨听着潘小杰说着楼下已经几乎人满为患,带着潘小杰极具夸张力的表情,孙颖晨几次都想直接打断她的喋喋不休。

    “你不知道吗?就是那个陆恒,明明有脸蛋,偏偏靠着才华吃饭,你说老天是不是不太公平,人已经那么好看了,真让我们这样的腐女没有办法招架。”

    潘小杰仿佛陷入了沉醉之中。

    孙颖晨感觉自己的笑容十分僵硬,脸部也逐渐抽搐着,连忙打断:“是你没有办法招架,不是我们。”

    潘小杰却像是看怪物一般,拉着孙颖晨道:“你会不喜欢陆恒?”

    这个时候财务总监将一份数据报表放在潘小杰的桌子上,lina今天感觉状态不是很好,虽然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白骨精状态,可是她今天的妆容明显……化的不是太……还真不好让人描述。

    “这一份数据不要上司给你校对吧?”

    潘小杰扁扁嘴,虽然心里一万至草泥马奔腾而过,但是还是将数据拿了过来。

    “没事多用一下心思,都是一批进来的实习生,你好歹也要有上进心,学学人家孙颖晨。”

    lina不知道怎么想的,但是最后一句学学人家孙颖晨好像是告诉潘小杰,你还真比不上人家孙颖晨是一个道理。之后lina就直接离开了。

    潘小杰一脸委屈的看着孙颖晨。

    孙颖晨连忙端着马克杯走了出去,在门口还不忘回头告诉她:“我去帮你看看你的偶像陆恒。”

    说着就一溜烟的功夫溜走了。

    电梯门口几乎是等着好多人,可以看得出来已经走了好几波了,这个时候选择等电梯,估计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说不定还会被lina抓包。

    孙颖晨看向一旁的楼梯间:“就当是运动了吧。”说着就推门走了过去。

    楼梯间虽然没有空调,但是好在不用和其他人一起排队等电梯。

    孙颖晨的手机突然响了,她看了一眼亮闪闪的手机屏幕,刚刚接通,就听见周淼在电话那头说:“孙颖晨,我在你们公司楼下呢,你们保安不让我进。”

    周淼盛气凌人的劲头要是上来了,虽然隔着电话屏幕,孙颖晨依旧可以清楚的判断出来她此刻张牙舞爪,恨不得把保安亲手撕了。

    孙颖晨小心脏突突的跳着,真不希望周淼和保安起什么争执,更何况自己在海澜只是一个小助理,而且段位还是实习生,万万不能让周淼在门口撒泼,毕竟今天那么多媒体朋友在呢。

    孙颖晨不得不适当挑选着词汇,动之以理晓之以情的和周淼说:“好我知道了,你找个咖啡馆,我这就去接你。”

    “不用,你现在就下来,我就不信了,我今天进不去。”

    周淼好像没有理解孙颖晨的言外之意,依旧在那喋喋不休,虽然现场十分吵杂,但是孙颖晨还是可以听见现场保安说着:“我说怎么和你讲不通呢,没有邀请函和手卡就是不能进,怎么说你也是挺漂亮的一个姑娘,看着气质挺好的,怎么和泼妇一样。”

    孙颖晨心脏突突的跳着,她几乎可以想象周淼撸胳膊挽袖子想要冲上去给保安一个爱的鼓励,别误会,这里爱的鼓励是狠狠抽那个保安,果不其然,就听见周淼对着保安说:“你们领导呢,把你们领导给我叫出来,不知道我是谁,还敢骂我。”

    “我什么时候骂你了?”

    “不是你说的吗,你说我是泼妇,怎么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现在是缩头乌龟了?”

    “泼妇就是骂人了,那我看你还真不知道什么是骂人。”

    “好大的口气。”

    “……”

    孙颖晨还想继续听,但是电话这个时候被对方挂断了,孙颖晨直觉大事不妙,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楼梯间原本就是单一的一节一节的楼梯,看时间长了难免会头晕,外加孙颖晨也是着急了,竟然没有留意,脚下一空,漏踩了一节,随即她就感觉脚下骨裂一般的疼痛,身子也不由向后倾斜,就这么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突然的疼痛让孙颖晨的脊背都密密渗出了汗,很快,t恤就被汗水浸透了。

    孙颖晨坐在无人的楼梯间里,缓了好一会儿了,她以为自己没事了,只是刚才漏踩了一个台阶吓一跳罢了,可是当她站起来,却觉得疼到精神涣散,脚踝骨处的疼让她又重新坐了回来。

    “也不知道周淼怎么样了。”

    虽然她疼的已经站不来了,但是还是很担心周淼和保安起争执,拨打电话过去,通了,但是对方一直没有接。

    迫于无奈,她抬头看了一下自己所在的楼层,然后给周淼发了一个短信,告诉她自己受伤了,现在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等着别人来救自己。

    就这么坐在这里,好一会儿,一个小时后,那几乎是孙颖晨在记忆之中听见的一种福音。

    她听见楼道里面厚重的铁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孙颖晨,你在这里吗?”

    “周淼,我在这里。”

    孙颖晨以为只是她一个人过来,可是没想到,她身后站着的却是陆恒。

    “你没事吧?”陆恒走到她身边,蹲下身子:“听说你的脚伤了,严重吗?”

    孙颖晨看似坚强的笑了笑,安慰他说:“放心,没事,就是跟断了似的,说来也许你都不信,一点都不疼,你看我只是流了点冷汗。”

    原本这样的气氛十分诡异,可是孙颖晨的这一番话,听在大家耳朵里,却都面面相续的一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