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40 七年通信
    好像很难再去喜欢谁了,就想习惯了一种牙膏,后来再去尝试另外一种,那种感觉真的想吐。

    梦莹看着周炜已经沉沉睡去,她的身子像是被重型卡车碾压而过,直到起身的时候还疼的精神涣散。她将他的手从自己身上移开,蹲下身子一件一件去捡起刚才疯狂而仍的衣服,她一件件重新穿回去,低头看着自己手心里几乎已经血肉模糊的掌心。

    那是她自己恰的,好似只有这样,她才不会尖叫出声,然后将周炜从自己的身上推开,因为她需要这样,只有周炜才可以达到她想要登上的彼岸。

    “你醒了?”周炜声音带着一丝苍老的声音,他过来从后面拥抱梦莹,像是一件独一无二的珍宝。

    “周总,我要下班了,时间不早了。”梦莹打算离开。

    “你哪也不许去,我要你留在我的身边。”周炜如同情话一样的说着。

    “周总,您这话我不太明白,你让我留在你的身边,是当你私下的小三,还是见不得人的情妇?这两样我都不想。”

    梦莹回头,双手搭在周炜的双肩,十分认真的看着他:“如果周总还没有想好的话,那么今天和三年前一样,我一样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周炜在她的唇上浅吻一口:“不要叫我周总,叫我周炜。”他将她环住在怀中:“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三年,梦莹,嫁给我吧,名正言顺的留在我身边。”

    梦莹同样抱住他的肩背,看着茶色的镜子映衬着自己的脸,她笑的异常妖艳,略微红肿的唇,说着了一个字:“好!”

    如她所愿,一个周夫人的身份,就这么快得到了,毫不费力。

    外滩的风十分的强劲,好像是给难得夏天一点奖赏。

    陆恒穿着一一个白色的t恤和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干净利落的短发显得他异常的俊美,他对着出租车像是说着什么,然后手机屏幕一亮,随即手机屏幕熄灭,他看着这边,然后走了过来。

    周淼坐在栏杆上,旁边有一个塑料袋,袋子里面全是啤酒,而她脚边也有一些喝完的啤酒瓶。

    “你坐在这上面太危险了,快下来。”

    作势陆恒就要去报周淼,可是周淼顺势躲在他的怀里,陆恒一愣,不知怎么动作的时候,周淼却低低的说着:“不要推开我,求你。”

    “发生了什么事情?”陆恒扶着她的背,她身上的酒气很大,不知道喝了多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这么坚强的她喝成了这样。

    “陆恒,你说文字极具感染力,可是再有感染力的文字恐怕也写不出此刻我的心慌。”

    “你还是不肯说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淼十分眷恋的依靠在他的怀里,声音带着一丝酒意:“陆恒,还记得我曾经和你说的吗?我可能不会结婚,等我七老八十的时候,我就领着一群狗去街上遛弯,老了我也会是一个很酷很酷的老太太。”

    陆恒何等聪明,意会到她想要说的话了,直接开口问:“你是不是爱上谁了?在以往的书信中,我并没有听你提起谁。”

    “是的,我爱上他了,但是他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如何开始,又怕自己配不上他,也怕他身边早已经有了别的她了。”周淼将头枕在他的肩膀上,他身上有很好闻的味道,和他一样十分干净。

    陆恒将她慢慢推开,一把将她抱了下来,然后陆恒席地而坐,好像根本不像什么大明星一般,只是一个深夜安抚小妹妹的大哥哥。

    周淼也学着他的样子,坐在他旁边,又拿起一贯啤酒,打开,咕咚咕咚喝了几口。

    陆恒揉了揉她柔软的长发:“人生最大的痛,其实是无奈。许多事,你眼睁睁看它发生,你想挽回,却无能为力。所以并非努力,就可获得一切。在人生里,我们最需要学会的,就是认输。当有人离开你,当付出却无所得。你就知道,这一局输了,便退出,以后再来。认输,不是结局,而是,给自己另一个机会。”

    周淼看着他,好像是出神了一样。

    陆恒笑了笑,也随手拿起一贯啤酒,打开,准备要喝的时候,周淼却一把抢过了:“你疯了,你今天喝酒,明天眼睛一定会肿,明天那么多记者等着抓拍你帅气的脸蛋呢。”周淼将他的酒放在脚边:“我叫你出来,不是让你和我一起买醉的。”

    “你爱上了一个人,对吗?”

    周淼十分坚定的点头:“对,一个没有办法当着他面开口的人。”

    “其实不说也是好的,就怕你说了,你们连朋友都不是了,何必呢。”陆恒的话像是已有所值,他将周淼脚边的啤酒瓶捡起来,然后在手里面握紧,啤酒瓶变了形,他又准确无误的扔进了垃圾桶。

    “三分!”他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

    “也是,如果我遇见了再喜欢再心动的人,我都会想,算了,当朋友就好了,真的很好了。”周淼爽朗的笑着:“陆恒,你说你我认识多久了?”

    陆恒也很认真的思考着,但是没有等陆恒开口,周淼却说:“七年了,算上今天整整七年了。”

    陆恒想了一下,然后点头:“好像是。”

    “当年我怎么就走了狗屎运,和你成为了笔友呢。”周淼像是嘲讽一样的语气:“当时你只是一个写文章的小人物,怎么今天就成了各个杂志折相互争抢的大人物,而且你长得那么好看,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偏偏靠了才华,陆恒,你真没劲。”

    “周淼,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喜欢上了谁,是谁让你如此难过,可是我给你的忠告却是,就算喜欢也要克制,因为我们没有办法想到如果两个人不爱了,会不会比你现在还要难过呢,这个是一个未知的事情。”陆恒看着她,似乎将她看透了,但是他只能这么说。

    终于有一天,你会明白,爱情到最后的博弈不是分手时候撂下的狠话和甩下的耳光,而是离开了他,你会比现在任何时候都过的好。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