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39 背道而驰
    梦莹她眼底隐隐的泪痕,心中不禁念念:周淼,这首歌是为你而唱,我在这段感情里是一个弱者,我那么爱你,爱你到骨血,可是你却从来都没有想过和我天长地久,我和雪花又有什么不同,我将最美的年华盛开在你的青春里,可是你热爱的火焰,却可以灼伤我,我和雪花一样,终究会消失,以前的梦莹已经死了,死在今天晚上。

    梦莹声色一丝颤栗,极力的控制着眼底的濡湿:“好冷,雪已经积的那么深,merry x'mas to you 我深爱的人。”周淼,你听见了吗?仿佛往事就在眼前,一起的嬉戏,一起的亲吻,可是每次相拥的时候,你眼中都有我看不懂的伤感,到底为什么呢,想为你抚平你曾经受过的伤害,却触手不可及。可不管过去曾经,未来何去何从,那段时光是我无法抹去的记忆。

    “雪,一片一片一片,拼凑出你我的缘分。”

    周炜听着她哽咽的声色。

    周炜走近,从她身后,张开双臂,轻轻的将梦莹拥搂入怀,他埋入她颈脖,更不知道他在她耳边说了什么?搂拥的身姿浑然天成,仿佛一件天生契合的艺术品,羡煞旁人。

    梦莹心抽痛着,掌心猛烈的颤抖着,胸口仿佛被狠狠的砸出空洞,无法制止住那撕裂的痛感,只觉天昏地暗。可是,周炜轻扳过铃兰的身子,捧着她的双颊,可他看见梦莹若有若无的撇开了视线,不去看他。

    梦莹那隐隐的神色里却尽是对他的忧虑,她在怪他,怪他三年前的那个晚上。

    周炜凝视手底的她:“我听见你歌声里在哭泣,梦莹,你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我也很难过。”

    梦莹抽回视线,抬眼看他,别过他话题:“今天一定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吧,周总可愿意和我分享。”

    “那你想知道吗?”周炜带着一丝蛊惑的音调问她。

    梦莹小心翼翼的点头,几分忐忑:“嗯,只要周总想说。”

    周炜那双醉眸意味深长的晲望着她,他凑近,一把拉扯过她,顺势将将她压于沙发,紧紧贴着她:“那知道,那就补偿我!”

    “什么?”

    梦莹还没听清他说什么,周炜已低头吻上她,她被逼迫张唇,醇香的酒液的味道,她被迫于他的吻,双手死死的握紧。

    周炜湿润的舌趁机钻进,辗转噬舔着她的芳甜,梦莹不觉轻声呢喃:“唔……”一时间仿佛将她又带回了那天晚上。

    却更似引诱挑拨,他扣着她侧脸,狠狠的吻上,这周炜表面儒雅绅士,可遇到这事上却判若两人,强悍的似只困禁已久的兽,他含吻着她唇瓣,却启齿咬着,她吃痛蹙眉,缓缓睁眸看着他,却见那醉意中蒙着伤感。

    周炜拉起她的手逼着她环搂着他颈脖,整个人欺压而下,再次封住她唇。唇舌相缠,呼吸凌乱喷洒,他手指迷乱的插入她墨发间,稳住她的后脑,更深深的进占,却怎么也要不够似的。

    “唔……”

    相吻良久,周炜抬眼看着怀底虚软的梦莹,她喘息着,双眸半掩,脸颊潮红。周炜适时松开她,只别过身子。

    “梦莹,和我在一起吧,我会好好爱你的,虽然我比你大,但是我会永远爱你,永远不背弃你。”周炜说的是说的,从那天晚上开始,他就处处留意着她,处处打探她的消息。

    梦莹看着周炜的那双眼睛,和周淼一样的眼睛,十分清澈又好看,这一双眼睛是暂时可以弥补她心中的痛,梦莹笑着,将他的身子拉下,主动亲吻着他的眼睛,仿佛永远不够,梦莹好像在笑,但是眼泪还是滑落了下来。

    周炜像是得到了莫大的鼓舞,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低头吻住了她的唇,从她的唇边往下滑动,来到她漂亮的蝴蝶骨。

    “梦莹,你真是一个妖精,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你注定是我的。”

    如墨一样的夜色,月亮好像也偷偷藏了起来没入云层,那如火如荼之色渐渐沉下。外滩的油轮停泊靠岸。

    呜……

    油轮一声一声,深深震撼着整个天际,好似远离已久的归客终于投入温暖的港湾。那深邃的江水默默奔涌,只望见一层层,一缕缕青墨色的波澜。

    周淼将车停好,虽然是夏季,但是晚间的风格外的大,她过紧了身上的衣服,好像只有这样才会让自己好受。

    外滩扶栏两侧的路人渐渐疏去,一孤寂的身影坐在栏杆上。

    周淼望着不远处,手底握紧着易拉罐,一阵温柔的热风侵入,她眯了眯眸子,昂首饮尽那冰冷的液体,就随冷风一切冻彻到底。

    其实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秘密,在隐藏不住了,在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都会和人倾诉,她今天将所有的秘密都说了出去,心中的一块难过的大洞,好像没有那么疼了,但是她后悔了,毕竟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梦莹,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说什么傻话呢,我多爱你,你难道一点都感受不到吗?周淼,我愿意为了你做任何的事情,哪怕是赔上我的性命,我也在所不惜,但是我希望你可以记住,我爱你多么奋不顾身,就不可能容许你生了一丝离开我的念头。”

    “如果,将来我们不相爱了,我们分开了呢?”

    “不会有这么一天的,除非是你不爱我了,但是就算是你不爱我了,我也会留在你的身边,不在一起又能怎么样呢,我在你身边就好,每天能看见你就好,但是,周淼,不要让这天来的这么快,你知道的,我是爱你的。”

    周淼拨通了一组电话,电话那头好久才接了起来,声音是那么干净,干净到就算是一个女生也想要为其守候。

    “喂?周淼,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休息。”

    对面的声音十分好听,好听到每次周淼听见他的声音,都难过的到想要拥抱住他。

    “陆恒,我想见你,现在,我想见到你。”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