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38 转折点
    任何一个人恐怕在记忆深处都有这样的一段感情,你清楚的记得也永远无法忘记那种喜欢到不行的感觉,但是你尝试过一次就怂了,因为你再也不敢了。之后的岁月里,你可以假装无所谓,却发现对方是真的不在乎。

    梦莹推开13号包房的房间,一身火红的裙子将她映衬的格外的美丽和妖艳。她手里面拿着一瓶同样是红色的一瓶酒,像是沾染鲜血的玫瑰花,带刺,可是你却拒绝不了。

    “周总一个人在喝闷酒?”梦莹笑着,随即不动声色的将13号包房的门从里面锁住,那只是一个暗暗的划扣,轻轻拨动一下即可,十分简单。

    “是你?……”周炜的眼神十分迷离,看着眼前的女孩,他眼中很快闪过一丝的哀伤,难过也是稍纵即逝,很快,他调整神情,又变回那个冷血无情的商业人士。

    “尝一口我这杯吧。”梦莹将酒打开,倒进一个高脚杯里面,她将那杯鲜红液体的酒轻推在他桌前,火红的酒液宛如流动的火焰。

    等待片刻,周炜耐性等候,这倒是他和她第一次如此独处,除了那次荒唐之后,唯一一次独处。

    眼前带着魅惑的年轻女子离他如此近,近在咫尺,可是他还要克制所谓的情绪。

    周炜端起她递过来的酒,原本打算品一口,可是红色的液体如同眼前的女子,在他唇齿间留恋往返,他忍不住也不想克制,将一杯酒一饮而尽。

    周炜看着她,眼中如同睿智的雄鹰。

    梦莹又倒了一杯,然后靠在沙上,身子软弱如同一条红色带着剧毒的蛇,寻找到那最暖的抚慰,可周炜没想到与她会是这样的相见,那清漆般的黑眸里散过幽寂,就那样静静的对视着,仿佛此刻无声胜有声。

    桀骜不驯的眉目渐渐的柔软下,看着梦莹脸庞清瘦而微微突显的颧骨,他抚摸过,那个荒唐的夜晚你,他欲壑难填的夜晚,他一遍遍的摸过,可是千言万语都不抵不过一声歉意,他深深的呼吸,胸口蔓过一片苦涩令他无法言喻,他想吻她,可双手捧着她脸颊,额头抵着她的,缓缓覆上眼睛,就这样将她捧在手心,他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梦莹也是十分配合他,就这么安静的坐着,任由他伴拥着身子。

    “周总,我去一下洗手间。”梦莹慢慢推开他。

    包房里面是自带洗手间的,所以她走了进去,洗手间不同于包房里面幽暗为了营造浪漫的灯光,里面的明亮让她有些侧目,最后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一张漂亮的脸蛋,那是她的武器,向来所向披靡的武器,她一项不屑一顾,可是今天,她却……

    梦莹抚摸着镜子中的自己,眉眼艳艳,唇娇艳欲滴,火红的裙子将原本白皙的肌肤映衬着更加白皙,梦莹眼底有泪,可是她却对着镜子笑,从手包里面拿出一只口红,对着镜子描绘她完美的唇形,随即妖艳的对着镜子笑了笑,像是一团燃烧异常美丽的火焰。

    梦莹再从洗手间里出来时,脸颊微微的泛着潮红,她看着周炜坐在沙发,与四周昏暗相融一体,男人恹恹的抽着香烟,烟雾缭绕,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样,又像是高深莫测。

    梦莹在他不远处坐下,与他之间仿佛泾渭分明,倒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见他不语,梦莹俯身,取过那杯刚才倒的酒:“周总一个人喝酒,是不是很无趣?”

    周炜浅浅一笑,顺势捻熄香烟,唇边吹呼着最后一缕烟气:“没有!”

    梦莹低头,拨弄着杯中的酒液:“周总,每个月13号都会来13号包房,这个习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不是在纪念什么?可不可以对我说呢?”梦莹双手用力的死死攥住,13号,那是她被他强上的日子,也是她想要忘记的日子。

    可是就是透过这一点点的蛛丝马迹,聪明如梦莹,也早已经猜到,周炜和一般的男人无二无别,只要尝到了她的味道,就会上瘾,既然三年前是这个男人将她占有,那么现在是她要向他逃回一切的时候了,这个时机不是刚刚好吗?

    周炜看过她,伸手牵过她手腕将她拉到自己身旁,强臂搂过她肩背:“13号,13号,如果我告诉了你,不知道你会不会有点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梦莹带着蛊惑的脸又带着诧异的问,正好趁机离开姹紫嫣红,岂料他握着她手心放在自己的心口,低语:“这里,我这里会不舒服。”

    梦莹脸颊顿时染上绯红,掌心触碰的是他强劲的心跳,铿锵有力。她想取回手,却被他牢牢的握着:“所以很想知道那个人到底是怎样?她知道了13号的意义,会不会如同我一样,寝食难安。”

    “呵呵。”梦莹笑的异常妖媚,反之将他的手握住,周炜微微一怔,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牵着他,她说:“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

    周炜看着她,她眼底是一丝的乖巧,抬眼之际,看见她眼底闪过的一丝落寞和不甘愿,久久的,沉默的,他说:“好!”

    梦莹点过歌单,黯然的垂眸,抽过话筒,递给周炜:“要不要一起来一首?”

    周炜看过屏幕:“这个歌我不会唱。”就像是她的人生一样,他无法掌握,却不愿意松手。

    梦莹笑了笑,并没有再强求。一首范晓萱的《雪》:“好冷雪已经积的那么深,merry x'mas to you,我深爱的人,好冷,整个冬天在你家门,are you my snoan?我痴痴,痴痴的等,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拼出你我的缘份,我的爱因你而生,你的手摸出我的心疼,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在天空静静缤纷,眼看春天就要来了,而我也将,也将不再生存。”

    到底要经历多少伤痛,才会让她的心此刻如此揪痛,但是今天的路是她选的,她费尽心思精心计划了这一切,她就断然不可能回头了,她只能避着眼睛往前走,义无反顾的,正如当年爱上了周淼。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