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37 一幕幕
    当你亲眼目睹不愿意发生的一切的时候,为了弥补曾经看见的,你能做的只是心平气和,佯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不过……所有的悲伤都是你一个人的灰烬。

    “你亲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发生,那个时候你在做什么?”

    再残忍不过如此了。

    周淼凄惨的笑着:“我把门关上了。”

    周淼那个时候听着屋里面来源于梦莹痛苦又幸福的喘息和尖叫,还有一直安静陪伴自己身边的至亲,作为父亲的人,他在紧紧关闭的门的那头发出一声声的低喘。周淼她哭了,蹲在门口死命的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可是那一声声的娇喘还是无缝不入的钻进她的耳膜,刺激着她所有紧绷的神经。

    孙颖晨如同颓然的崩塌的碉堡。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简而言之无非是周淼的父亲把梦莹睡了,可是没想到深一层的含义却是让人这么难以接受,在周淼把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她关上的不是梦莹从此以后的疯狂人生,更是关上了自己救赎的最后一丝机会。

    可是让孙颖晨没有想到的是,周淼还能说出更为震惊又让人难过的话。

    “整整一夜,整整一夜……”周淼说着,凄厉的笑着:“他们纠缠了整整一夜,而我只能这么坐着,我多想冲进去把隔壁房间睡着的你摇醒,让你也经历和我一样的痛苦,可是理智让我清醒,如果你知道了,我的父亲就完了,我现在一切和公主一样的生活也完了,我不能让这一切发生。”

    当然是整整一夜,周炜为了周淼,为了给她一个完整没有任何痛苦的同年和青春,他自然没有在外面找女人,连同对她死去的母亲唯一的眷恋,他洁身自好,但是难免也会有意外和擦枪走火的可能。而梦莹突然闯入宿醉的周炜房间的时候,重燃了作为男人最薄弱的意志力,他沟壑难填怎么要都不够,只能如此,而梦莹当时有多甜蜜,事后就有多懊悔,她错误的把眼前给她带来快乐的男人当成了周淼。

    “在我恍惚的时候,那是最为刺眼的一个清晨,我听着梦莹在房间里面哭泣,而我的父亲只是一次次的道歉,后来我推门进去了,如此的平静。”周淼双眼毫无焦距:“你知道我看见床上刺眼的落红,还有哭的异常难过的梦莹,我知道怎么将这个事情抹平了。”

    “那个时候我刚刚醒来,你十分镇定的告诉我,梦莹回学校了。”孙颖晨看着她,此刻她多么庆幸,可以听见这么鲜血淋淋背后的唯一的谎言。

    “我让司机送你离开后,我回到房间让父亲先离开,我帮梦莹穿上衣服,梦莹身上的青紫痕迹每一个印记都像是一条条鞭子打在我的身上,后来我拉着梦莹回到客厅,我很诚恳的跪在她的面前,我在求她,不要毁了我的家,不要毁了我的父亲,那不是强女干,我会弥补你。”

    “你用什么弥补梦影,用的一辈子吗?”孙颖晨提醒着她,明明不久前,还是几个小时之前,她就已经和梦莹断的干干净净的了,当时说的那么多的大话,现在反过来成了一剂重锤狠狠砸在了周淼的脸上。

    “我说出的用一辈子的话,梦莹了解。”

    孙颖晨当时就站在门口,可是却没有想过这个用一辈子补偿的话却有另外一个曾含义,可是当时太过震惊的孙颖晨离开了,却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那天之后,我和梦莹算是正式在一起了。”周淼还没有告诉孙颖晨的是,她当时把她压在沙发上,一遍遍的吻着她的身子,那青紫的痕迹她一遍遍的舔舐着,像是要把屈辱的痕迹抚平清除。

    “你们暗度陈仓了三年,为什么现在你想要抛开她?”

    “因为我从来都不喜欢梦莹,我也不是蕾丝边,为了我的父亲,我掩盖这个秘密三年,我做的足够了。”

    孙颖晨气不打一处来,用力的猛然扇了周淼一个耳光:“你这三年来扮演一个孝顺又有能力压事的女儿,却也在欺骗梦莹,你对不起她。”

    “对,我对不起她!”周淼洁白的脸颊上一个鲜红的五指印记,和红酒的位置如出一辙。“人这一生,有很多遗憾,但好在梦莹也曾被温柔待过,这三年来,我没有对不起过她,她失贞只是一个晚上,我用整整三年来补偿,还不够吗!”

    “梦莹真的很喜欢你。”孙颖晨淡淡的说着。

    “可……我不能一辈子都不要脸吧。”周淼起身走到一处修剪的异常精致的盆摘面前:“我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做这个决定了,只是他的出现加快了这个步伐而已。”

    多么可笑呀,一对情侣之间,一个人在计划着两个人的将来,另一个人在策划着分开,最悲惨不过如此。

    “他是谁?”

    “他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打第一眼看见他,我就喜欢他。”周淼说这话的时候十分温柔:“如果你真的想要认识他,他会为我们酒庄主笔,那个时候你就知道了。”

    孙颖晨是一个人自己回家的,走在夜路上,她想了很多,可是怎么都没有想过,那么好的姐妹,却是今天的这样子,这个时候孙颖晨听见手机传来的嘀嘀嘀声,那个提醒着她电量即将耗尽的信号声,看吧,任何的事情都在提醒你,失去就是失去了。

    燃酒吧依旧人来人往,正因为是晚上,它才异常火爆。

    每个月的13号周炜会来燃酒吧坐坐,虽然不知道13号是什么日子,但是周炜每次都会过来坐坐,哪怕什么都不喝,哪怕什么都不点,他只是单独开一个包房,在里面坐着。

    可是今天不同,他点了一瓶十分烈的酒,好像是有心事一般。

    “梦莹姐,周总在13号包房。”一位酒保告诉了她。

    “知道了。”梦莹今天是最后一天,她当然要做好最后一班岗,在和酒保交班之后,她去更衣间换上了那条红艳入火的裙子,细细的肩带将她的漂亮的蝴蝶谷勾勒的十分漂亮。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