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36 关于过去
    我还在原地灯你,你却已经忘记了曾经来过这里。

    “就算是说话,也不是在这里。”周淼转身走回到车上。

    回到车里的时候,周淼却让司机下车,孙颖晨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两个人绝尘而去,留下在夏天的热浪里饱受煎熬的司机。

    没办法,谁让周淼也是司机名义上的小老板呢,这年头不能和领导呛声,因为你会发现接下来的生活实在够呛呀。

    周淼将车开的四平八稳的,孙颖晨第一次坐周淼开的车,也不知道周淼的车技这么好,周淼将车停在离孙颖晨家不远的一个高档餐厅。

    因为时间的缘故,餐厅里面的人几乎没有,其实也不能怪餐厅这么萧条,而是愿意花高价钱来这里吃一盘蛋炒饭的人实在是寥寥无几。

    “服务员,3号包厢。”周淼此刻虽然十分狼狈,但是话语间依旧趾高气扬。

    服务员很快将她们引领到3号包房内,更有服务员端进来一盆清水,用意再明显不过。

    孙颖晨脱了鞋,走了进去,服务员关上了移动的木门。

    周淼用清水将她脸上的红酒污渍清洗掉,然后用纸巾轻轻稀释掉脸上的水,可是脸上的化妆品依旧建在,不亏是防水的妆容。

    周淼赤脚站在一个软软的垫子上,然后整理了一下裙角,随即坐了下来。

    “孙颖晨,你知道我和梦莹的过去吗?”

    这一句话像是拉开的一道望不到头的黑夜的一丝角落,让原本的光明遥遥无期。

    “你和梦莹在高中的时候就认识。”孙颖晨知道的仅此而已。

    周淼笑了:“高中的时候,大家都在低头忙着学习,可是我不同,我只想酷酷的。”

    “所以你认识了梦莹,是她让你的高中变得不一样,所谓你口中酷酷的。”孙颖晨打趣的说着,可是她这一刻却十分心疼梦莹。

    “梦莹在高中是校花,每个人提起梦莹都会附带着我,我们两个在学校不分伯仲。”

    周淼的话一点都不为过,但凡是见过周淼和梦莹的人,都会如此觉得惊为天人,两个青春年少的美少女,站在一起那样的画面,就算不用文字和言语渲染,也会是吸睛瞩目的一对。

    “我第一次见到梦莹的时候,她在被家里欠下高额的高利贷逼债。”周淼笑了笑:“她那么狼狈,在我向她伸出手的时候,她倔强的不肯接受,后来我还是帮她还清了家里的债务。”

    这一段的确是孙颖晨不知道的,她继续安静的听着。

    “也许你还不知道吧,梦莹在夜场跳舞,那么小的一个人,却成为整个夜场最灵动的仙子,画着浓浓的烟熏妆的她有着野性的美,她是那么高傲,看着台下的人疯狂的喊着安可,花篮一水水的送,对方只是想要让她下台陪着喝一杯酒而已,可是她却不屑一顾,只是跳完自己这一场,然后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周淼似乎不知道,她陷入回忆的时候,此刻的面部表情还停留在当时看见梦莹跳舞惊艳的画面,她眼底闪着光,异常美丽。

    “我被台上那么狂放耀眼的她吸引了。”

    周淼像是陷入懊悔一般,悔不当初,但是又义无反顾。

    “梦莹每一场跳舞,我都会去看,台上的她和现实生活中的她太不一样了,她天生属于舞台,那么美丽,她应该被所有人眷恋的照顾着,不应该过这样的生活,她应该被救赎。”

    孙颖晨虽然知道梦莹的家庭条件一般,但是没有想过梦莹每次爽朗的笑容下,隐藏着这么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才十几岁的她,却背负家里的重担。

    “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梦莹哭了,躲在一个巷子口的角落里,她哭的让人心疼。”周淼倒了一杯清水,柠檬的细胞在水里面分解,变得不再清澈。

    “如果当初我忍住只是做朋友,会不会更长久。”周淼在自言自语,但是这个答案没有任何的意义:“梦莹说她感激我每次到场,每一次的舞蹈都是为了我而跳。”

    孙颖晨没有想过,当初她们开始的时候,是梦莹先表白的。

    “你没有答应她。”孙颖晨说的十分笃定。

    周淼疑惑的看着她:“你了解我,也了解梦莹,孙颖晨,在我们朋友之中,你一直是那个目光清澈的聪明人,但是,你的聪明却显得别人异常的愚蠢,你的聪明太可恶了。”

    孙颖晨了解她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如果当时周淼答应了梦莹,那么后来也不会让梦莹同意那么荒唐可耻的要求。

    从始至终梦莹都是那个在感情世界里被利用的彻彻底底的人,她只是在玩一场游戏,可是梦莹却认真了,谁认真谁才是受伤最终的那个人。

    “对,我没有答应她,但是那天她在我怀里哭的时候,我的心很疼,我想要治愈她的眼泪。”周淼再过坚强还是哭了:“从头到尾是她,是梦莹一直定义错我们的关系。”周淼几乎是嘶吼,她情绪难以平复。“再后来……我们就这么淡淡的相处着,我没有再去看梦莹的跳舞,我想,高中生活过的酷酷的有什么呢,酷只是自己亲手酿的一杯苦酒而已,时间越发沉淀,苦酒的味道越发苦涩。”

    “大学的时候,初次见到你和梦莹,并没有看出来你们隐藏了这么多的情绪。”

    孙颖晨仿佛透过眼前的周淼看见了洁白如同一朵白玫瑰的梦莹,多么可笑又荒唐啊。

    那是她们难以饶恕的罪恶开始。

    “咱们都是一个班级的,除了黎人舒,还记得那天在我们家郊外的别墅喝酒吗?你是最早喝断片的那个人,我把你扶着房间里,关上了门……”周淼闭上了眼睛,她几乎是忍不住颤抖。

    孙颖晨的内心开始一阵揪痛,当时任何一个细节她都不记得了,酒精已经让她完全麻痹了,可是现如今,时隔三年,她还能亲耳听见周淼说着关于三年前的那个晚上。

    “发生了什么?”孙颖晨声音颤抖的连自己都开始害怕。

    “梦莹冲了过来亲吻我。”周淼闭上眼睛,依旧用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说着:“我应该拒绝她的,但是我没有,也许是酒精的错,眼前的梦莹太过美丽,太过真实了。”周淼突然睁开眼睛,但是满脸都是泪水:“当我发现的时候,我在回应她。”

    “那你父亲在这里面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孙颖晨有的时候残忍的异常惊于常人。

    “我说……进房间去。”周淼用手扒拉一下长发,让原本柔顺的秀发变得杂乱不堪。

    “我没想过我的父亲当天晚上回来了,他谈成了一个大单子,喝的有点多,梦莹进去的时候错误的把我的父亲当成了我。”周淼错愕的神情,仿佛看见了当时推开门看见的场景。

    “你为什么不去阻拦?”

    周淼像是看一个笑话一样看着孙颖晨:“当一切已经发生了,你阻拦还有什么用?”

    孙颖晨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想要让自己忘掉她说的话,甚至想要挥开脑子里面的画面。周淼却硬生生的拉开她捂耳朵的双手,道:“你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

    孙颖晨看着她漂亮的双眼,可是却听着世上最残忍的话。

    “你知道梦莹在我父亲身上交合的场景吗?我不是没有想过要去阻拦,但是我看见她双腿间流出的血,我阻拦还有什么用!”周淼此刻的神情异常的疯狂。

    周淼是自幼丧母,一直是父亲周炜在照顾她,而且让她自小如同公主一般长大,周炜一直没有成家,外面有没有女人她这个做女儿的并不知道,但是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在最好又心疼的朋友身上驰骋的时候,相信任何人,就算再强的意志力,都会瓦解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