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35 塑料姐妹花
    不知道你的青春里面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哪怕是亲身经历又或者是冷眼旁观,又或者是道听途说,总是有这样的一份无法言说的情感,纵然是输的体无完肤还愿笑着陪着你万劫不复。

    孙颖晨看着眼前异常美丽带着蛊惑力的梦莹:“你原本可以活的很精彩的,如今的泥潭,难道不是你自己心甘情愿跳下去的吗?”

    孙颖晨说的异常的残忍。

    “你看看,你看看,原来最同情我的姐妹,却说出这么一段让我刺痛的话。”梦莹笑着,然后端起红酒杯,慢慢的小口抿了一口。

    “梦莹,你在说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孙颖晨。”一直默不作声的黎人舒显然是坐不住了。

    “黎人舒,这里面最没有话语权的人是你,你以为你多成功啊,现在你变的妖里妖气的,躺在医美的手术台上经历了痛苦又怎么样,下了手术台你还不是一样的失败,你还有脸管别人的闲事,每当你照着镜子看着里面变漂亮的脸蛋,你心里一定不是开心的笑出了声,你在懊恼,平白无故付出了一切,到头来,只是别人嘴里面的谈资,一句话笑话。”

    孙颖晨终于忍不住了,站起身端起面前的红酒,想也不想就朝着梦莹的脸泼了过去:“梦莹你现在清醒了吗?你今天叫大家出来,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恨你,你牙尖嘴利的说着每一个人的痛苦,你以为你就可以忽略了你经历的痛苦吗?告诉你,你一点都不伟大,你依旧是那个在泥潭里最痛苦的人。”

    梦莹突然站起身来,和孙颖晨平视,两个人仿佛势均力敌一般:“我在撕开大家的伤口对吗?我没有,我还没有说你孙颖晨呢,你以为你多高傲,现在和白思渊站在一起就可以忽视掉你的陆唯一,你以为白思渊会对你那么放心,以为你过去干净到什么地步?”梦莹将手机划开,上面是她和白思渊的聊天纪录。

    “她是否心里还有他?”

    “小晨和陆唯一是怎么开始的?”

    “小晨和陆唯一分手的时候,是你陪着的,谢谢你。”

    太多的对话,太对的对话了,白思渊竟然背着她和梦莹打听自己的过去。

    “孙颖晨,现在最没有资格站在道德最高点说话的人就是你,你和陆唯一之前要死不活的,是我,全寝室只有我站在你这边,安慰你可以找到更好的,会有更爱你的人出现,也是我陪着你彻夜喝酒,只有我在你最难过的时候,毫无顾及的痛哭流涕,也是我为了安抚你的玻璃心,喝酒喝到胃出血。”

    梦莹说这段话的时候,全程在嘶吼,有一次将那些过往全部血淋林的丢在大家眼前。

    孙颖晨闭上眼睛。

    “怎么?你绝望了,你无话可说了?”梦莹依旧在咄咄逼人。

    孙颖晨张开眼睛,没有生气,却是笑了:“梦莹,你赢了,你赢了。”

    如果是聪明的人就会看出来,梦莹是故意将今天的所有人伤口都撕开,当你多疼,她并没有多快活,相反的是,她只是不希望任何人伸手已经调入深渊的她。

    梦莹也笑了,笑的异常猖狂,笑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她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当手握在门把手的时候她还是回头了,回头看着那个坐在一边,没有任何表情,甚至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周淼,她眷恋的看着,手十分用力,仿佛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忍住自己不要回头,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也绝对不能回头。

    说白了,她们之间的感情恐怕就会归纳于不联系就成了没有的东西,你没有挽留,我也没有回头,如此余生各自安好,不是梦莹装清高不食人间烟火,而是周淼已经错过了当初认识的她,但愿彼此都会好过,好到彼此都没有认识过。

    周淼不放心大家各自回家,还是安排了自己的私家车送孙颖晨和黎人舒回家,车内淡淡的茉莉花的香味好像是在哀悼已经分崩离析的友情。

    “再也回不去了吗?”

    孙颖晨首先打破宁静,问了出来,她透过前面的倒车镜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周淼,她脸上还是有红酒的印记,可是依旧不影响她的美丽。

    “她用了最残忍的方式,隔断了我们所有的联系。”周淼说的异常的平静。

    “就算我没有参与你们的之间的点点滴滴,但是我毕竟是受到你们波及的一个人,现在你还不肯告诉我吗?”孙颖晨的直觉告诉她,梦莹突然会变成这样的一个人,恐怕不是平白无故的,而暗中推动的她的那双手,恐怕和周淼脱离不了关系。

    “其实,不知道才是最幸福的。”

    孙颖晨笑了笑:“随你。”

    周淼原本平静的脸再也绷不住了,像是一个铺满石膏的精致脸孔突然在你面前一下子瓦解了,碎成一块块,再也无法拼接好。

    黎人舒是最先一个到家的,孙颖晨和周淼下车一起送她。

    孙颖晨主动过去拥抱她:“黎人舒,忘掉吧,如果你做到了忘掉过去,就没有任何人会伤害到你。”

    黎人舒笑了笑拍了拍孙颖晨的背:“你和白思渊也要好好的。”

    孙颖晨身子一震,黎人舒从来不会这么小声的说话,耳语的声音只有孙颖晨一个人可以听见。

    “不要让你的爱成为毁灭白思渊的那双手。”

    孙颖晨离开她,不可思议的看着黎人舒,十分不解,可是黎人舒却笑了,大声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分开了。”

    孙颖晨不解,疑惑,可是黎人舒却用她改造后精致的脸对她微笑,用改造后嘴角上演的唇对她说:“孙颖晨,永远幸福下去,只要你肯做到心如磐石,就没有人会伤害到你。”

    黎人舒转身离开,朝着小区里面走去,感应灯随着她的步伐,逐一亮了起来,很快原本明亮的街灯又暗淡下去,好似刚才没有人从这里走过一样,她的身影也消失在楼道里,留下的只是一点点微弱的光亮。

    “孙颖晨,你还想知道我和梦莹的事情吗?”周淼耀眼的微笑就在眼前。

    “随你。”

    还是一样的话,却说的异常轻盈。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