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33 原来真是你
    愿你所有的努力都有回报,愿所有的美好如期而至,愿你所有的情深义重,都能换来岁月的温柔,可以不必再回头,愿你一生努力,一生被爱,想要的都拥有,得不到的都释怀。

    中午的午饭时间原本就很短,孙颖晨看着手腕间的手表,说道:“我下午还要上班呢,我就不打扰了。”

    “说实话,你今天上来是为了看我的吧?”

    “其实我上来是确认的,因为我觉得她们口中说的那个有名的作者是你,所以我想要过来看一下。”孙颖晨尴尬的笑了笑:“原来真的是你。”

    陆恒却伸出手,手指很漂亮:“我们重新认识吧。”

    孙颖晨微笑,道:“好。”然后也伸出手。

    他握住她的手,笑道:“你好我是陆恒,一名作者。”

    “你好我是孙颖晨,大四的学生,现在海澜酒店的财务实习生。”

    孙颖晨看着他微笑,陆恒的手很大也很软,这一次全当两个人第一次见面。

    孙颖晨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却看见办公室里面小声议论的叽叽喳喳的,她笑声问了一个同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被问的同事一看她回来了,连忙装着很正常的样子,说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孙颖晨觉得奇怪,就直接推门走进办公室,可是却看见白思渊坐在她的椅子上,满脸微笑的看着他,孙颖晨只觉得整张脸都快红透了,他怎么下来了,他不是说今天要开会很长时间的,没有时间在一起吃午饭了吗,怎么现在会坐在这里。

    一旁的同事向她投来羡慕的目光,可是紧接着白思渊将她办公桌子上面的一张a4纸拿起来,用心的折叠,最后放在口袋里。

    孙颖晨大囧,那是她上午没什么事,在一张纸上写满了他的名字,可是现在却被白思渊抓包,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捉奸在床一样。

    “孙颖晨,我有事和你说。”说着就直接拉着门口站着的孙颖晨的手,直接离开了办公室,然后身后传来一阵阵的惊呼,大家看热闹都很兴奋。

    地下停车场。

    孙颖晨觉得他今天有点奇怪,说不上哪里怪怪的,于事跟着他上车,也没有问白思渊带着她要去哪里,转身系上安全带,还没有回头的时候,白思渊突然欺身上前,吻住她的唇,孙颖晨有一丝想要拒绝的念头,正要推开他,可是他却扣住她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一抹火热燃烧着两人,亲吻愈来愈激烈,喘息,渐渐的,亲吻已不能满白思渊的情绪,他放开她,抵住她的额头,呼吸也喷洒在她的脸上,让她看着自己。

    “孙颖晨,我爱你,我爱惨了你。”

    今天下午他要出差,一走就是三天的时间,想着这三天要见不到她,这种即将要分开的情绪影响着他,多想就拉着她的手,让她陪着自己一起去。

    孙颖晨担心的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奇怪道:“你没发烧啊?”然后拉开他的距离,道:“白思渊,你今天怎么了,唔……”

    孙颖晨懊恼地抬首,还没来得及继续批评他,柔软温暖的唇瓣压上了她的唇。温热粗糙的大掌覆在了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头颅牢牢地固定在这个位置。孙颖晨想要推开他,湿滑的唇舌灵巧地分开了她的唇瓣,探入她的唇舌间。她速地喘息着,隐约听见了一道沙哑又低沉浑厚的轻喃:“小晨,我爱你……”

    心,砰然剧烈地跳动起来。

    他温柔而炽烈的亲吻,让她逐渐沉醉其中,无法拒绝。

    “嗯……”白思渊刺痛的放开她,孙颖晨脸颊微红,然后声音带着一丝迷离:“我上班快要迟到了……”

    白思渊却在她的头一摸,随即笑道:“好,但是我不打算现在放开你。”

    孙颖晨坐在他的身边,脑子里面却没有办法思考下去。刚才他说没有办法离开她,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爱变的如此隐晦了。

    “我下午要出一趟差,大概要三天,我不管,在我离开你视线的日子,你一定要好好的,而且要五分钟给我报备一下你的行踪。”

    自从两个人上次和好了之后,白思渊异常粘着她。

    “好。”孙颖晨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你出差要记住,不要太辛苦了,我会心疼的。”

    孙颖晨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大家突然停止了窃窃私语,佯装继续在工作一样。

    白思渊最近太经常出现在办公室,十分招摇,就连同样和她是实习生的人也开始窃窃私语,怀疑她是走后门才进来的。

    对此孙颖晨早已经听说了,这无疑都是白思渊带给她的困扰。

    下午的工作原本就没有多少,她提前就已经完成了,可是这个时候却有人给她发了一个邮件,内容是:“来天台一下。”

    十八层观光台,难道是他?孙颖晨不解,但是还是去了。

    可是并不是陆恒,而是陶心雨。

    孙颖晨有些警惕的看着她,可是陶心雨却好像是一个她久违了的朋友一般,笑道:“别这么拘谨,你和白思渊和好,我可是功臣。”

    孙颖晨不解。

    “我是喜欢思渊哥,但是他根本不喜欢我,我尝试了一切努力,但是都白费了,可是你不同,你是白思渊一直想要守护的人,就算他吃了你和陆唯一的醋,也不知道怎么表达,只能伤害自己又伤害你。”陶心雨看着她微笑,继续道:“陆唯一是一个好人,我没有喜欢过他,当初是我故意将他带离你身边的,也许是出于愧疚,至于你和白思渊,我现在也算是还清了当初亏欠你的。”

    “我知道,我平时的人员不怎么样,但是孙颖晨,我希望你知道,我输也是输的起的。”

    孙颖晨虽然不知道陶心雨今天唱的是哪一出,但是她却知道,因为是陶心雨的插入,她才可以和白思渊很快和好,所以一定程度上,陶心雨算是她和白思渊的恩人。

    “我很好奇,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孙颖晨看着她,目光十分诚恳。

    陶心雨反而很随意的样子,笑道:“恐怕你要问我和陆唯一的事情吧,其实不用你问,我也会告诉你,想必你了解梦莹吧?”

    孙颖晨点头,但是马上就想到了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和梦莹一样。”陶心雨很帅气的回答:“怎么说呢,我和梦莹一定程度上还是有区别的,毕竟我是游走在两性之间。”

    孙颖晨看着她,问:“你发现了你喜欢白思渊,所以陆唯一只是你的实验品。”

    “说是实验品也是伤害了陆唯一,毕竟是我亏欠他的。”陶心雨拍了拍她的肩膀:“孙颖晨,你很幸运,希望你一直都这么幸运。”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