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32 实习生的身份
    “思渊,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哪怕你是再生气,也不要气这么久。”

    “好,我答应你。”

    白思渊将她搂的更紧了。

    时间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去了,回头看看,几乎想不起任何能让我心生波澜的人和事了,生活也越发寂静。

    白思渊非得为了这么一次莫名其妙的争吵画一个完美的句号,这也许就是直男的心思,一定要在不完美上画上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月初最难熬的日子终于过去了,孙颖晨也可以静下来了心环视好不容易进来的财务部,财务部分财务总监和财务副总两大部门,助理的部门就是孙颖晨这个办公室,是一间可以容纳6人间的小办公室。

    闲来无事的时候,她会站在窗前远眺。

    夏季最难熬的时候到了,气温分分钟飙到三十度以上,幸好出门就是地铁,出了地铁就是办公楼,这样炎热的天气,她是十分抗拒的,百无聊赖她翻看着网页,最终在甜品制作上停住了视线,想了好久也不知道要送白思渊什么小礼物作为第一次争吵后的纪念品。

    纪念日的日期一直往后推,因为白思渊说要让孙颖晨去他家做客。孙颖晨十分抗拒,这才哪到哪呢,可是白思渊却说,整个公司都知道了她的存在,家里的人父母早已经坐不住了。

    孙颖晨上网找了一圈都没有想好要送白思渊父母什么礼物,毕竟那是白思渊的父母也是自己名义加实质性的领导,这让孙颖晨实在有些抓狂,坐在办公桌前盯着日历本,什么叫望眼欲穿,她是实实在在领会到了。

    潘小杰这个时候用笔在她的办公桌上敲了敲,一脸八卦的样子。

    “孙颖晨,你知道吗,咱们这之前来了一个特别有名的作者,之前公司闹的沸沸扬扬的,好不容易才将这个事压下来,让一种媒体望而却步的,你知道那个作者事谁吗?”

    孙颖晨原本就觉得有些无聊,一听她这么说,也是好奇,就问:“你不说我都忘了这事,那人是谁啊?”

    潘小杰将电脑屏幕移动在孙颖晨视角可以看见的位置,小声说:“你看过他写的专栏吧?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是他长得特别的帅,你看看这个轮廓,你看看这个拍摄的角度,简直是完美男人的典范。”

    潘小杰喋喋不休的说着,可是却忽略了孙颖晨脸上大写的尴尬。

    原来是他,那个外送餐事件。

    “他现在就在咱们酒店。”孙颖晨直接询问着。

    “1902号房间。”潘小杰用贼眉鼠眼的眼神示意她:“我也是听说的,毕竟那个房间是董事长亲自批的。”

    孙颖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十九楼,可是等她到了之后才发现,十九楼已经有保安站在长长的走廊,她想要坐电梯回去的时候,电梯已经开始下降了,她站在这里也是无聊,推开门朝着楼梯间走去。

    楼梯间十分安静,安静到只剩下她的高跟鞋的声音,一下两下,十八楼正好是海澜酒店最好的观光台,现在中午的时间,没有什么事,她直接朝着十八楼走去。

    她没有想过会在这里见到他,一如之前见到他的样子,陆恒还是穿着简单的休闲小西服。

    陆恒就站在观光台在远处眺望,孙颖晨站在他的身后,不知道上前能说什么。

    陆恒回头看向她,眼底满是笑意:“没想过会在这里再次见到你。”

    孙颖晨走上前:“听你这话的意思,你早知道我在这?”

    陆恒伸手想要触碰孙颖晨的脸颊,她下意识的躲开了,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你别误会,上次我看见你,还是因为你在茶水间和陶心雨那个丫头争执,她打了你,你也打了她,但是你明显没有赢得便宜。”陆恒淡淡的说着,向来也不是什么八卦的人,但是那天却因为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他停住了脚步,后来因为罗森的催促,他才离开的。

    “那天你伤的严重吗?”

    孙颖晨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没想到我这么丢脸的样子,居然被你看到了。”她呵呵笑两声,然后说:“我还不知道呢,你居然是一名作者。”

    “不过是一个虚名罢了。”陆恒十分谦虚的说着。

    孙颖晨不以为意的说:“怎么可以这么说,你明明很厉害啊。”

    “再厉害不过是一个职业罢了,你要是把财务的工作做好了,做精了,你也厉害。”陆恒声音淡淡的,他看着孙颖晨,好像透过她在另外一个人,那眼神十分奇怪。

    孙颖晨有些薇薇窘迫:“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白思渊怎么会这么喜欢你?”

    陆恒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让孙颖晨更加不解。

    陆恒也察觉自己有些失态了,连忙解释:“海澜酒店几乎是这所城市的坐标,而海澜酒店的天之骄子白思渊,我想不知道也难,但是没想到,你居然是白思渊的女朋友。”

    孙颖晨尴尬的笑笑,打断话题,说:“听说你和杂志社合作,要写关于情感专栏的文章。”

    “你有专门调查过我?”陆恒挑眉问她。

    “我没有,我真没有。”孙颖晨连忙解释:“因为我们科室里面的女孩子,都是你的粉丝,她们都很喜欢你,所以有关于你的消息,她们都会讨论。”

    陆恒帅气的笑了笑:“是吗,她们都喜欢我,那你呢,你喜欢我吗?”

    “我有男朋友了。”孙颖晨不好意思的说着。

    陆恒笑容更大了,像是打人揉揉小孩子的头一样,道:“想什么呢,我是说,你喜欢我吗?是我的粉丝吗?”

    孙颖晨也立刻意会到了,尴尬的笑了笑,说:“现在还不好说,说不定等看你的作品,也会透过文字喜欢你呢。”

    “我下一个专栏的主题是,钱夹里面的相片,关于这个你怎么看?”陆恒意有所指的说着。

    孙颖晨到时很认真的在思考:“现在很少有人冲相片了,没几个人会把心爱的姑娘的相片放进钱包里面,大家都用电子档,一言不合就互删,记录说没有就没有了,找不到一点点的痕迹,撩人太随便了,社交软件表情包早已普及了,荤段子也是见怪不怪的,张嘴闭嘴么么哒,三言两语就开放,讲真,挺讨厌这个年代的,至于你说的钱夹里面的相片,这样的感情,我也不太了解。”

    陆恒看着她问:“若一个男孩子把关于的东西放进钱夹呢?”

    孙颖晨突然想到了白思渊,笑的很恩暖:“我想我会很幸福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