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 30 酒吧唱歌的他
    “后来呢?后来你们发生了什么?”孙颖晨虽然已经知道了最终的结局是两个人牵手走在一起了,可哪里知道,事情的走向急转直下,事态的发展并不像是刚开始黎人舒说的那样,她恋爱了。

    “他为了帮我抢回包,失去了他唱歌弹奏的吉他,我说过要赔偿他的,但是他却执意不肯。”

    此刻服务员将一杯咖啡放在孙颖晨面前,顺势放下三包糖。

    这是孙颖晨的习惯,她不喜欢喝咖啡,但是并不代表她不会点,同样的她会在咖啡里面放很多的糖,为了掩盖住咖啡原本的苦涩,可是放了糖之后的咖啡失去了原本的味道,就算苦涩被掩盖住,但是回味的时候却更苦了,孙颖晨抿了一小口,唇边的咖啡泡沫粘在了她的嘴角,她用纸巾擦掉,将咖啡往前推了推,继续安静的听她说关于那个神秘人的事情。

    “后来他走了,连同地铁里他唱歌用的行李箱也扔了,不要了,我追不上他,我好难过。”黎人舒当时看着被砸的破烂的吉他,还有面前一个用吉他盒子承装的几十块钱,她的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无助的蹲在了算是残骸的吉他面前哭了,哭的异常难过,原本包被抢回来了,但是换来的却是陌生人赖以生存的饭碗被砸了,而她却在也不知道是否还能补偿他。

    “别哭了。”那个男孩子回来了,手里面拿着一瓶矿泉水,是那种最便宜的,瓶子上还贴着特价处理的字样。

    黎人舒起身看着他,来不及收的眼泪就顺势滑落了下来。“我以为你这些东西不要了。”

    “我是不要了,原本就不值钱。”

    “那你为什么还回来?”黎人舒问他:“你把你的银行卡号告诉我,或者你还有什么收付方式,我赔给你。”

    “这瓶水,你拿着吧,算是我补偿给你留下来的眼泪。”

    黎人舒并没有伸手去接那瓶水,他将水放在她的脚边,就直接走了,不给她留下任何挽留的借口,走的那么潇洒,很快就淹没在地铁里面人来人往人潮中,消失的好像这个人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后来呢?”孙颖晨问她:“你们那次地铁分开后,你见到了他吗?”

    黎人舒笑的特别苦涩,她的笑容里面从微末的温暖里面透着苦涩,是孙颖晨看不懂的样子:“我在他吉他的盒子里面发现了他印的名片,上面有他的名字。”

    夏天的室外,蝉鸣几乎成了最为致命的声音,因为它让你抓狂,但是此刻蝉鸣的声音却成为现在安静的如同默片一样的对话中,增添了一抹戏剧性的效果,和平静无波兰的生活洒上了一碗狗血。

    “肖华,他叫肖华。”黎人舒反复叫着他的名字,好像是想要将他的名字牢牢印刻在自己的心里一般。

    孙颖晨看着她,此刻黎人舒的表情不像刚开始见面她满脸甜蜜笑容,她苦涩的神情比不加糖的咖啡还苦,但是还是问了出来:“名片上不仅仅有他的名字,还有他的电话,你联系他了吗?”

    “我联系了,号码是停机,我给他充值后,电话依旧没有通。”黎人舒突然拉着她的手问:“颖晨,你知道那种明明不可能再见,却又再见的喜悦吗?”

    “你在哪里见到了他?”

    “三天后我在一家酒吧看见了他,他经常会去很多酒吧驻站,唱完就走,赶往下一场,后来在梦莹的口中知道,这叫走穴,最苦的驻场歌手才会做的事情。”

    没想到她还联系过梦莹,孙颖晨有些忍不住想要问她梦莹现在怎么样了,但是她还是忍住了。

    “我跟着他跑了几天,后来被他发现了,我说想要补偿他,但是肖华却推了我,说自己是一个臭虫,不配任何帮,也不稀罕我帮。”

    黎人舒和他推搡的那一天,来了一群小混混,不分青红皂白的把他给打了,好在那些打手并不是连坐的人,没有动黎人舒一根手指头,哪怕她一直护着他,最后才知道是因为肖华经常在别的酒吧驻唱,被其中一家很有势力的酒吧知道了,所以才找人教训他一下的。

    “他很缺钱吗?”孙颖晨问她,对于这样的人,不用任何人帮忙,面对善良的黎人舒,他也没有利用她,这个肖华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我不知道,但是……我告诉他,并不是因为那次地铁我害他失去了饭碗才死死缠着他,我是喜欢他。”

    孙颖晨再傻也知道了,笑着说:“他出了重口,拿你的身材说事,让你离开他?”

    虽然孙颖晨不认识他,但是通过黎人舒她还是能够大概猜出来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他说,他喜欢漂亮的女孩,像我这样的,就算是落魄的他,我也配不上他。”黎人舒说的眼泪泛着泪花,她依旧笑了:“可是我成功了,不管减肥多难,我还是瘦了。”

    孙颖晨不用问也知道,黎人舒性子那么倔,常规的减肥,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瘦成这样。

    “为了他,你到底值得吗?”孙颖晨不由的心疼她,难以想象,只是一次驻足,却将她的天都掀翻了。

    “我只是知道,我爱他,不管他是什么样子,我都想成为名正言顺站在他身边的人。”黎人舒看着手指上的戒指:“这次那天他被人打了之后,从他脖子上掉下来的用红绳拴着的一分钱,我捡到的,但是我没有打算还给他,哪怕是一个不值钱的物件,我也想要守着。”

    “你知道吗,我切除了自己三分之二的胃,去掉了左右两根肋骨,吸脂这样的小手术就更别提了。”黎人舒笑了笑,眼泪滑落,但是依旧坚强:“你知道我是最怕疼的,我不是为了肖华,我只是为了守护难得会认真的青春,我拒绝了动脸部手术,我宁可在高强度的锻炼下,让自己瘦到满意的效果。”

    孙颖晨并没有问关于她对他的执念到底多深,因为她知道,有些事情,就算是嘴上没说,但心里也已经尘埃落定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