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9 露天咖啡馆
    如果没有人护你周全,那你只能强大的没有软肋。

    孙颖晨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有见到白思渊了,她不知道这段之前还冒着粉红色泡泡的恋情是不是就这么安静到没有生息的时候,戛然而止了,一个星期,足够将一个人逼疯,而孙颖晨却是一个例外,这期间她尝试给他打电话,但是电话响了不到两声,电话里面就传出来机械的女生。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孙颖晨不知道自己尝试了打了几次之后才甘愿死心的,她也尝试过去他的办公室去找他,可是发现他根本不在原来的办公室,其他同事都说他已经调部门了,还用孙颖晨看不懂的眼神看自己。

    就在孙颖晨打算继续问下去的时候,好像任何人都已经没有了耐心:“你没有其他事情做吗?没看我们已经忙到焦头烂额了吗?”

    孙颖晨万分抱歉的点头,然后离开,可是正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听见里面大放言辞,肯本不是窃窃私语。

    “她是不是被甩了还不知道呢?”

    “谁说不呢,你听说谁家男朋友舍得连续两三天不联系你。”

    “行了,别说了,这一对本来就不被看好,还以为野鸡也能变成凤凰呢,没想到,这才几天呀,在一起眼巴巴的数着天数,现在就已经数到头了。”

    “听说了,陶心雨,那可是名副其实的名媛千金,这么一看来,谁是野鸡,谁是凤凰,还用人选吗?灰姑娘的戏码早几年就不流行了。”

    孙颖晨站在门口,已经完全失去了想要继续听下去的耐心,她竟然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态离开的,居然也符合着讽刺她的那群女人站在一条线上,是呀,自己何德何能呢,凭什么和陶心雨争夺一个男人,现在想来恐怕当时白思渊帮着自己,只不过是同情弱者罢了。

    没有任何交代,她这应该算是被分手,还不自知的。

    这一个星期过的有些浑浑噩噩的,虽然每日心不在焉,好在工作并没有出错,不知处于什么样的心态,她申请的调往财务部实习助理的申请书,居然被批准了,彻底离开了负一层,来到楼上的财务部,财务部门分为好几个办公室,而助理统一都在一个办公室里面。

    人事部的主管看着一行刚刚招聘进来的六名实习助理,外加内调上来的孙颖晨,简单做了工作介绍,然后由人事专员分配了办公室和工具。

    如果说现在可以让孙颖晨暂时恢复平静的生活,忘记眼前迫不及待发生的痛苦,那么工作,拼命的工作绝对是她现在的良药,因为忙忙碌碌的生活真的很好,根本没有时间伤春悲秋,每天的念头只有一个,干完今天的活就可以睡觉了。

    财务数据以及出差报表的校对,历经了连续三天的时间依旧沉浸在高繁琐的高强度的工作之中,她看着电脑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数据,眼睛几乎都要花了,但是还是硬逼着自己必须做完,因为今天的工作完不成,那么明天面临的就是你今天没完成的工作加上次日的工作量,可想而知,你根本不用想着下班了。

    黎人舒难得会主动联系她,就在双方很忙碌的时间,她们还是约了一个时间聚聚。

    下班高峰期和出来办公室迎面扑来的热浪依旧如约而至。

    地铁依旧是让你又爱又恨的场所,等了三波车,孙颖晨才随着人群挤进已经饱和的地铁,在任何扶手都没有的前提下,她依旧可以站如钟。

    原本以为黎人舒会和她约在依旧满身蒜香味的饭店,然后大快朵颐的和你说近期的发生的事,可是出乎预料的却是黎人舒把她约在了咖啡厅,算不上高档,但是人的确很少,想必下班的时候,人们都愿意和亲爱的腻在一起,不愿意来这露天又被热浪洗礼的咖啡厅。

    “颖晨,这里。”黎人舒挥舞着原本应该健硕的胳膊,可是如今,才多久呢,大概一个月的时间?黎人舒居然瘦身成功。

    孙颖晨拉开椅子坐在了她的对面,欣赏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圆圆的脸居然也可以有一个尖下巴,肉嘟嘟的脸颊也消瘦了下去,以前65公斤的黎人舒,现在目测也就50公斤。

    “黎人舒,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今天你约我出来就是为了炫耀你瘦身成功的。”其实孙颖晨更想问的是,你丫是不是恋爱了,但是话到嘴边她还是咽回去了,毕竟黄震事件也让她难过好久。

    黎人舒却笑的异常开心,将右手中指上的一枚戒指放在孙颖晨面前摇晃着:“我恋爱了。”

    这简直真心值得高兴的事情,孙颖晨真心为她高兴。

    “他是做什么的。”孙颖晨对着服务员招手,示意她可以过来点单了。

    “颖晨,你说真心喜欢一个人,是不是不管他是做什么,干什么什么,只要知道你喜欢他,非常爱他,是不是就可以不管不顾。”黎人舒说这段话的时候,双眼几乎是闪烁着光芒。

    服务员站在两个人的身边,孙颖晨指着菜单上的其中一款咖啡,然后摆了三根手指:“三包糖。”

    服务员颔首示意知道了,拿着菜单离开。

    孙颖晨想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你很爱他,就够了。”

    孙颖晨不难想到,以往的胖乎乎的黎人舒可爱呆萌的样子,现如今她和以往你大街上肉眼可见的白领并无不同,可是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孩子,让减肥困难的黎人舒瘦成这样,她好奇。

    “我是在一次地铁上遇见的他。”黎人舒像是陷入了初见的场景。“他在地铁过道里弹着吉他,唱着花房姑娘。”

    这是一个小众的故事开篇,但是孙颖晨知道,她爱上了那个生活仅靠微薄收入支撑的路边吉他手。

    “他的声音很好听,好听到你愿意宁可迟到赴别人的约,也愿意驻足停下来,哪怕是听一首。”黎人舒傻兮兮的笑着,然后说:“你也许不会相信,当有人抢走我的包的时候,是他帮我夺回了包。”

    黎人舒和她口中的他相遇像是一段莫名其妙必须发生的事情,那天她站在他面前听他唱歌,小偷偷走了她的包,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是他从小偷的手里面抢回了包,为次他还为了和小偷搏斗受伤了,小偷绝对不是一个人就敢出来招摇作案,连同其他同伙,将他的小摊给砸了,连同那把其实并不昂贵的吉他。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