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8 纵然悲凉也是伤
    总有一场雨,让你触不及防,狼狈不堪,总有一个人,让你不知所措,遍体鳞伤。

    孙颖晨出去吃个午餐的功夫,回来却已经困难重重了,门口人满为患的站着各路记者,正门保安十分艰难的区分着谁是住客,谁是浑水摸鱼的狗仔,又有谁是混入人群中的粉丝,其实这完全是对保安大哥的为难,就算是你过安检,也不能保证机器不出错,但是现在活生生为难一众保安,这显然有些不人道了。

    孙颖晨好不容易挤到门口,绕过重重人群到保安身边,十分艰难的拿出工作证,但是在刷卡的时候,工作证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居然消磁了。

    “对不起,小姐,你弄一个假的工作证是没有办法进去的。”保安十分客气的和孙颖晨说。

    百口莫辩又参杂着哑口无言,孙颖晨摇晃着手里面的工作证:“大哥,我这个工作证是真的,你看看我这张脸。”孙颖晨将那张天然去雕饰的脸往前凑了凑。

    “对不起,小姐,请你自重。”

    “……”自重?!孙颖晨几乎要喷火了,但是还是耐着性子说:“我这个工作卡是消磁了,你看看这个卡的质地,你看看上面的logo,我是海澜的实习生,我是库管部的。”

    保安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大摞的工作卡:“小姐,我劝你回去吧,你们这些伎俩一点用都没有,卡,是可以造假的。”

    孙颖晨看着她半天哑口无言,要不是因为中午吃去吃饭没有带手机,她一定不会这么困难的百口莫辩没有把那发证实自己的身份。

    “好,我算你狠。”

    孙颖晨好汉不吃眼前亏,既然前门进不去,她索性去后门,可是她又算错了一步,后门的人比前门的人还多了一倍,就在她仰天长叹的时候,突然想到给白思渊打电话就好了,那样他就可以下楼来接她了。

    孙颖晨走到单位对面的一个报停,当拿起话筒的时候,她才恍然大悟,她根本不知道白思渊的电话,这就是有手机的弊端,你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用一个代号保留,只要不删除,你就可以永远拥有它,但是你离开手机却任何人也联系不上了,孙颖晨有一个毛病,她对数字十分不敏感,虽然她是财务出身,但是还没有记住她的身份证号和已经用了七年的手机号。

    正在她焦头烂额的时候,报摊的阿姨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她,似乎在怀疑:‘丫头你没事吧,你确定是过来打电话的,而不是看中了我电话,故意过来拖延时间,只是为了摸摸电话机的。’孙颖晨脑子一片空白,手指灵活的在电话的按键上按了十一位号码。

    电话那头很快就拨通了,兴许是座机的缘故,电话那头停留了很久,就在孙颖晨绝望之际,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是陆唯一的声音,他的声音依旧如此干净,仿佛透着阳光折射下来的光,倾泻又均匀的撒在你的身上。

    “喂?请问是哪位?”陆唯一声音有些急,仿佛下一秒自己不说话,他就挂断电话了一样。

    “唯一,是我。”孙颖晨终于说了出口:“唯一,我的手机忘记带了。”

    电话那头的陆唯一身子一怔,多么熟悉的语气,他以为他和她就这样了,也只能这样了,没想到今天接到了她的电话,虽然是救助的电话,但是对于他来说,也是值得高兴的事。

    “你现在在哪?”陆唯一关心的询问着她。

    孙颖晨四下看了一下,说着:“我在海澜酒店对面的报亭。”

    “好,我知道了。”陆唯一挂断电话,他害怕自己控制不住会问她现在好不好,但是害怕她说不好,又伤感他说好。可是现如今的局面都是他自己作的,怪不得别人。

    孙颖晨站在报亭门口等了一会儿,她以为会是和她一个办公室的打扫阿姨接到了电话,但是没想到居然是白思渊,他握着孙颖晨的电话几乎是跑了过来,看见白思渊的那一刻,她笑了,可是却迎面劈头盖脸的让白思渊一顿教训。

    “你进不来单位,不会打我的电话吗?”白思渊显然是气息不太匀称,他的胸口还是起伏着。

    “我没有记住你的电话。”孙颖晨解释的有些没有底气。

    白思渊显然是气大了:“你记不住我的电话,甚至记不住你自己的电话,但是你却记住了陆唯一的电话,孙颖晨,我到底应不应该相信你是爱我的?”

    这话太伤人了,孙颖晨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把眼睛睁开的时候,眼底闪过的是哀伤:“白思渊我孙颖晨爱不爱你,如果你自己都不清楚的,我无话可说,也没有解释给你。”

    白思渊显然是更加生气了,将手机放在了她的手里,然后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离开了,走的那么决绝,当真不需要她给他任何一句解释。

    孙颖晨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难过极了,可是现在解释也只是会火上浇油,她承认对陆唯一有一种无法说明的安全感,记住他的号码也好像失去记忆之后的条件反射,三年的相恋,她不可能在短时间就立刻走出来,但是显然白思渊并不愿意给她这个时间。

    孙颖晨一路跟着白思渊的后面走,最后在依旧人们为患的大门口,白思渊好像和保安队长说着什么,然后连头都没有回,直接走了进去,孙颖晨这一刻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她快步跑了几步,但是依旧被隔绝在人满为患的大门口,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彻底消失在眼前。

    他生气了,真的连一个解释的话都没有问。

    “你记不住我的电话,甚至记不住你自己的电话,孙颖晨,我到底应不应该相信你是爱我的。”

    白思渊的话还依旧在耳边,原来说话是可以带钝痛的,虽然不是武器,但是却让你疼到撕心裂肺。

    孙颖晨停止了步伐,但是依旧随着人群在拥挤着,突然有人大力将她拉出了拥挤的人群,像是溺海无法呼吸之后突然被人从水里拎出来一样,来不及大口喘息,却听见一个陌生却带着熟悉感的声音传来。

    “你看看,你也不早说,你早说是白副总的女朋友,我们不就放你进去了吗,你看给你委屈的,大水冲了龙王庙了不是。”保安像是说一个单口相声,极力的在掩饰尴尬,但是他却忽略了孙颖晨根本不想和他套近乎。

    “我可以进去了吗?”虽然已经极力掩饰着难过的眼泪,但是还是控制不住的眼眶发酸。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