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5 怕你得意
    孙颖晨看着手机上面的文字,莫名的一种甜甜的感觉,但是她还是控制住自己,没有回信息,只是装着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中午的时候,库房根本没有人,白思渊道貌若的敲了敲她的门,可是孙颖晨明知道事他,却不给他开门。

    谁知道,门口的人竟然自己拿钥匙开门。

    孙颖晨看着他,生气他回自己信息那么慢,故意不和他说话。

    “我给你发信息,你为什么没回我?”

    孙颖晨转身不打算理他。

    “你的心清理干净了对吗?”

    孙颖晨斜斜地瞪向他,突然手上的力道一紧,她向前一个俯冲,埋首进了他的怀中。孙颖晨懊恼地抬首,还没来得及思考,柔软温暖的唇瓣压上了她的唇。温热粗糙的大掌覆在了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头颅牢牢地固定在这个位置。

    孙颖晨惊讶地掀开眼,白思渊无限放大的脸庞就在她的眼前,灼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的面颊上,唇上的压力加重,开始摩挲。她惊呼了声,想要推开他,湿滑的唇舌灵巧地分开了她的唇瓣,探入她的唇舌间。

    良久,白思渊放开她:“孙颖晨,你记住了,这就是你不回我信息的下场。”

    “如果有人半小时才回我信息,我就算第一时间看见了,也会再等半个小时才回他,没错,我就是这么小心眼。”

    白思渊突然笑了,揉了揉她的头:“走了,吃饭去了。”

    白思渊拉着她的手走出了库房,孙颖晨就这么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心中生起了一丝丝的甜蜜,微笑一直荡漾在唇边,心中想要对他说的话却是:“白思渊,我愿意做你的依靠,虽然我个头不高,肩膀不宽,委屈的时候也会掉眼泪,但是我会拥抱你,白思渊,我想,我真的喜欢上你了。”

    自从上次那个事件,白思渊和孙颖晨的事情在公司好像一下子就炸开了锅,大家对他们两个人分别有不同的看法,一类人觉得,孙颖晨何德何能,白思渊那么帅居然会看上她,这在公司里,这么招摇,他俩这是不想干了吧!当然这一类人是不知道白思渊身份的。

    当然还有另外一类人,属于公司领导层面上的,大家对白思渊的眼光,都异常的排斥,但是碍于董事长白震天和总裁陈娟两位家长的面子,他们只能装着继续埋头苦干,不去关注两个小年轻人在公司公然撒糖。

    陶心雨再也没有出现在公司过,虽然自家家儿子已经选好了人选,可是陶家的两个长辈却冷了脸,当然了,这都要让陈娟一个人挡了回去。

    只扔了一句话:“我们家思渊呐,这眼光都随了我家震天了,我们当父母的,还能说什么呢,找了一个什么小门小户的女孩不说,这也没有带回来让我看看,说不准呐,我家思渊还没有搞定人家,你说我们当父母的,除了支持儿子还能做什么呢。”

    陈娟的一席话,原本让陶家两个父母准备理论来着,可是现在只能闭嘴,就因为陈娟一句:“我们当父母的,除了支持儿子,还是支持儿子。”

    有了陈娟暗中的保驾护航,白思渊和孙颖晨的小恋爱被保护的异常坚固。

    原本中午吃饭是在公司的食堂,可是白思渊却执意拉着她出去吃日料,但是白思渊忘记了现在是午餐高峰期间,他们两个人只能静静坐在冷板凳上,等着被叫号。

    孙颖晨依靠在白思渊的肩膀上问:“你说,特别热爱生活的人,他们是真的还是装的?”

    白思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吃个饭,让你等一下位,你就生出这么一句感概。”

    “怎么办,毕竟时间是金钱啊。”

    白思渊突然来了兴致:“那我想问你,你是更愿意暂时饿着肚子,还是更愿意和我这么安静的坐着。”

    孙颖晨摸着自己的胃部,十分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爱没有那么复杂,我现在只想和你眉来眼去,相互调戏。”说完,她将等位拿着的菜单挡住了两个人脸,快速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亲完就快速离开,然后装着没事一样,低头看着菜单。

    白思渊却是脸上一直洋溢着笑容,刚才那一吻,似乎将他溺毙,他环着她的肩膀,更加用力了。

    她就像是一个意外,毫无征兆的意外,原本平行世界里面他可以按部就班,就算未来十年,二十年,他都可以清晰的大声告诉你,未来的每一天发生什么,但是她不同,她是在他世界里面的一个必须经过意外,但是他却愿意为了这个意外留下来。

    如果有一天你不讨厌的人和你在一起了,她特别的真实,真实到你可以用力抱紧她,甚至去亲吻她,你才彻底的发现,以前平淡如水的生活,你再也不想过了。

    “小晨,你是从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白思渊想要知道,毕竟在这一场是距离的的感情里,他不想成为那个一无所知的傻小子,毕竟他是那么后知后觉的喜欢着她。

    孙颖晨看着他,慢慢的把手从他的手心里抽出来,然后伸向他的口袋,一个棕色的钱包,很简单的款式,质感很好,她将钱包打开,原本应该放相片的地方,却只是插了一个正方向的卡片,上面写着,借书人:白思渊,办理人:孙颖晨。

    她的眼睛微红,纤长的手指划过相片:“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可是上次看见这个的时候,我却生出想要和你在一起的感觉。”她抬起头眼泪就这么掉下来了:“你什么时候把这个卡片放在钱包里的。”

    上次在库房门口,白思渊来找孙颖晨吃饭,但是却遗落的钱夹,孙颖晨看见的时候他已经走了,她发现钱夹里面的卡片,也终于知道了,自己并不是为了阻止白思渊和陶心雨在一起,而是她就是喜欢他,虽然这样承认很没有道理,但是她却控制不住自己,当天她将钱夹偷偷放回了他的外衣口袋,放进去的时候她的心也仿佛空了。

    “我不想告诉你,因为说了答案之后,你就会得意。”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