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4 关于短信
    孙颖晨怔着,只看见他眼底的坚毅。他感觉到她在他手指间轻微一颤。

    白思渊凑近,强劲的双臂轻轻的拥搂着她的肩背,他的鼻息贴在她墨发间,白思渊合上眼,轻轻的闻着她发间的清香,却坚如磬石的说:“记住,从今以后,除了我谁都不可以欺负你!”

    孙颖晨恍惚,接着他又告诉她:“孙颖晨你是我的人!我不准任何人欺负你,伤害你,侮辱你!”

    孙颖晨在他在怀里一动不动的听着,她是他的人?!她是他的人?!什么时候的事情?她这个当事人怎么不知道。孙颖晨眨了眨眼睛,回神间,她狠绝的推开他身,别过视线,吼着:“白思渊,我又不是小动物,凭什么你说是你的人就是你的人?我才不要,就是因为你,陶心雨才针对我,我脸上的伤也是因为你而起。”

    孙颖晨深深的呼吸着,微微低垂着头,浅露漂亮的后颈,是优美的弧度,明媚的阳光落下,在她身旁镀上一层薄薄的光圈,她安静时,如此温婉,狂躁时就像是一头发狂的狮子。

    孙颖晨定神后又说:“白思渊,我缠着你,你不讨厌,学校里面广播断章取义,你也不做解释,你给我安排学校图书管理员的职位,白思渊,今天你又给我做主,当着那么多同事的面抱着我一路走回来,现在还给我上药,告诉我我是你的人,白思渊,我需要一个解释,你只是把我当成是同学吗?”

    白思渊轻掩着眸,静看着她,胸口好似被什么压积着,一阵窒息,她为什么还没有看出来,为什么还没有发现,他对她和任何人都不一样,如此木讷如他都发现了自己喜欢孙颖晨,可是她为什么不知道呢,还是说,她一直都知道,可是装着不知道而已。

    白思渊低语:“孙颖晨,你不知道吗?你不知道我对你到底怎样吗?我白思渊是什么样的人,你以为我是和你暧昧,和你游戏吗?我从不是那样的人,因为我不是滥情的男人,没必要随便去喜欢任何一个女人。我对你不同。我从没追求过你,是因为我不知道对你的感觉会有多深!能深到我不顾一切,能深到我无法控制。”

    孙颖晨看着眼前这个随时会发怒的人,他是在和自己告白吗?

    白思渊神情的眼眸看着她,就这么看着她:“我是个理智至上的人,从来知道我想要什么,见过太多女孩子,不管是名门闺秀,还是倾国倾城的,我也一直保持着安全的距离。正因为如此,所以对你也一直若即若离。”

    白思渊上前拉住她的双臂,继续说着:“可到后来我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些东西在冥冥之中改变了。我想你,会想着要见你,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习惯把随手翻看你给我推送的巴黎恋人这么没有营养的书,你从不喝咖啡,只喝白开水,而我再也喝不出咖啡的味道,因为满嘴都是苦涩,其实应该不是咖啡苦,而是我的心里苦。”

    你这棵树太大了,我的园子太小了,种了你这棵大树,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心平气和的日子,我还有没有其他地方放我自己的小桥流水。

    “白思渊,你喜欢我对吗?”孙颖晨直白的问了这么一句。

    “我不敢说自己一生都会喜欢你,但至少在能看见的岁月里,都只想对你一个人好。”

    “白思渊,我心里有一个角落还没有清理干净,如果我现在说我愿意和你在一起,那对你不公平,我做不到全心全意的爱你,我宁可没有开始。”

    “我给你时间,不要让我等太久了。”白思渊说完,将她拉入怀中:“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放下你,我对你的不甘心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我遇见过那么多人,还是你最让我难过,也最让我心动。”

    “白思渊,我愿意对你开诚布公,是因为我觉得感情必须是干净的,同样的,你不可以欺骗我,我们开始之后,不再有秘密。”

    “好。”

    接下来的日子里,和白思渊的关系好像一下子变得很微妙,原本视察房间的工作也不归孙颖晨了,她依旧是那个安安静静的做着库管员。

    空余的时间,她会真的认真思考关于白思渊这个人,心里面的那个位置,她打算彻底的和过去告别了,索性做一个全新的自己。她也想谈一场特别啰嗦特别甜的恋爱,爱他没什么理由,只是因为令人砰然心动的瞬间。

    孙颖晨将手机摸出来,找出白思渊,在对话栏上输入这样的一段文字:“我希望我的人生有两次幸运就好,一次遇见你,一次走到底。”

    可是不知道白思渊到底在忙什么,关于他现在是什么部门,什么职位,她统统不知道,但是盯着手机一直到中午才收到他的回信。

    “你清理干净了你的心了吗?我现在是不是可以住进去了?”

    孙颖晨看着手机上面的文字,莫名的一种甜甜的感觉,但是她还是控制住自己,没有回信息,只是装着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中午的时候,库房根本没有人,白思渊道貌若的敲了敲她的门,可是孙颖晨明知道事他,却不给他开门。

    谁知道,门口的人竟然自己拿钥匙开门。

    孙颖晨看着他,生气他回自己信息那么慢,故意不和他说话。

    “我给你发信息,你为什么没回我?”

    孙颖晨转身不打算理他。

    “你的心清理干净了对吗?”

    孙颖晨斜斜地瞪向他,突然手上的力道一紧,她向前一个俯冲,埋首进了他的怀中。孙颖晨懊恼地抬首,还没来得及思考,柔软温暖的唇瓣压上了她的唇。温热粗糙的大掌覆在了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头颅牢牢地固定在这个位置。

    孙颖晨惊讶地掀开眼,白思渊无限放大的脸庞就在她的眼前,灼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的面颊上,唇上的压力加重,开始摩挲。她惊呼了声,想要推开他,湿滑的唇舌灵巧地分开了她的唇瓣,探入她的唇舌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