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1莫名的午饭
    孙颖晨每天都是一个人,今天难得看见一个熟悉的人,不由的多聊了几句。

    “思渊,你原来在这。”

    孙颖晨透过视线看去,陶心雨缓缓走来,走到白思渊的身边,一双手很自然的环住了白思渊的胳膊。

    “我今天刚来公司报到,填好入职申请,我就来找你了,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陶心雨站在库房的门口,这样一身华丽的她,显然和这里格格不入,白思渊自然也是和这里不搭边。陶心雨和白思渊站在一起十分登对。

    莫名的,孙颖晨觉得自己站在他的对面,十分的尴尬。

    “我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做,就先不打扰你了。”说着,转身准备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中午一起吃饭吧。”白思渊果决开口,陶心雨不解的看向孙颖晨:“思渊,你……”她语塞,不知道说什么。

    “啊?”孙颖晨瞠目结舌

    很久以前朋友跟我说过,爱不爱,合不合适,在不在一起,是三件事。以前我不信……

    孙颖晨看着陶心雨漂亮的笑容,想着陆唯一和他说的话。

    “她只爱她自己,不爱任何人。”

    孙颖晨原本想要拒绝白思渊一起吃午饭的邀请,但是白思渊毕竟无辜的,陶心雨这样的人,真的不配和白思渊站在一起,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孙颖晨还是答应了。

    “好啊,中午一起吃饭。”

    白思渊说:“我一会儿来接你。”

    孙颖晨笑着目送他们两个人离开,当然,她也捕捉到了陶心雨离开前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

    海澜酒店后门停着一辆路虎,孙颖晨见过那个车,是之前在学校的事后看见过,可是现在不是去吃饭吗?为什么要开车去。

    “白思渊。”

    孙颖晨不觉中脱口而出,眉心微拧着,恍如一梦,雨丝随风坠在她清瘦的脸颊,凉飕的触觉,让她不禁寒蝉,她看着他站在不远处的台阶上,清冷的风,斜落的雨,仿佛一道鸿沟将他们相隔两处。这样的一幕,她经历过,为什么每次和他单独在一起都会想起陆唯一。

    “我现在不想去了。”她低语。

    白思渊踏下台阶,雨滴在顶棚巨大的玻璃下光斑随着他的步伐隐约浮动,他双手随意插入西裤口袋,并未回复她的话语,只在她眼前驻足,孙颖晨微怔,见他的沉默,有那一刻某种情绪涌入她心口,不是别的,是酸涩。白思渊轻掩着黑眸,却对她说:“孙颖晨,陪我走一段路吧。”

    孙颖晨本来想要说没有雨伞拒绝他的,可是他却已经拿好雨伞,在等她了

    白思渊转身,随着眼前淅沥沥的小路一路朝北,孙颖晨躲在他的雨伞里,放缓脚步只跟在他的身侧,细细密密的小雨,继续下着。

    水泥路面倒映着一前一后的身影。

    突然来了一辆疾驰而过的车,将地面上的雨水飞快的溅起,孙颖晨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白思渊抱在怀里,她紧紧贴在他的胸口,感受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白思渊就这么抱着她,没有打算放开她的想法,孙颖晨也没有推开他,这一瞬间,奇怪的感觉,让她很安心,同时又很窝心。

    “好了,车走了。”

    白思渊的声音从她头顶响起,她才红着脸向后一步。

    绵绵细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白思渊将雨伞收起来,然后继续往前走,孙颖晨就这么站在原地,刚才的感觉她很陌生,她知道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可是刚才却在白思渊的身上发现了踪迹,这样危险的信号让她很不安,潜移默化的时候开始的,孙颖晨一直都知道。

    白思渊止步,片刻怔忡,似乎意识到他扔下了她,他转身,有风拂过,树上的蔷薇花花瓣飘然一落,萧瑟的划过他宽厚的肩背。

    孙颖晨看见他眼底汇着细碎的光华,却听见他隐约问起:“这个工作服你穿的很好看,可是就算是你穿的好看,也不要这么看着一个男生。”

    孙颖晨微怔,没吭声。

    白思渊沉默片刻:“孙颖晨。”白思渊的声音又凭空而起:“谢谢你!”

    孙颖晨始料未及,满眼惊愕:“什么?”她哑着声音,就连唇角都隐隐颤抖。

    “谢谢你一路陪我!”

    谢谢你在学校的时候整天粘着我,谢谢你让我感到不厌烦,也谢谢你让我时刻会记起你,更谢谢你会再次出现在我身边。

    孙颖晨,谢谢你。

    “……”

    孙颖晨彻底愣住了,原本他应该和陶心雨那样漂亮的女孩子一起吃饭的,是自己为了私心,不让陶心雨得逞,也暗自给陆唯一报仇,她才跟着他出来的。可是孙颖晨故意不去想,她也喜欢站在他身边。

    孙颖晨继续翻着物品采购清单,她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次从上次看见白思渊,接下来一周的时间,她都没有再看见过他,而自己的工作量居然莫名其妙的变多了,再也不是之前种只是发发物品,整理整理单子就好,她的工作居然是早上过来发放申购物品,午饭过后,又要跟着房间整理小组,一个一个房间亲自过目,美其名曰,了解产品。

    所谓的产品就是一个一个的房间。

    她穿着小高跟鞋跟着整理的保洁阿姨从一个房间走到另外一个房间,然后接下来另一个房间,孙颖晨感觉自己的脚都要断了。

    “今天我整理的五个房间,都已经清理好了。”

    保洁阿姨和孙颖晨报备着,孙颖晨感觉这一刻简直就是福音。

    “知道了,你去忙吧。”孙颖晨想着等下要赶紧回去坐一会儿,可是却看见消失不见的白思渊。

    “白思渊,好巧啊。”孙颖晨就这么迎了过去。

    “你不是库房物品申领员吗?怎么盘查房间也有你。”白思渊有些不解。

    “突然加的工作,也许是上面人手不够吧,其实也还好了。”

    白思渊深知,公司不会安排一个员工干两个人的工作,很显然眼前这个傻丫头被人整了都不知道。

    “跟我来。”白思渊交代下去。

    白思渊带着孙颖晨走到一个包房里,可是孙颖晨没有想过白思渊会突然转身,孙颖晨一个没收住脚,只差一点就撞上了白思渊的怀里,大脑短路似的闪过一片空白,待她拉回思绪,白思渊离她只剩一寸之距,迎面一股古龙水味,夹着淡淡皂角香,扑鼻而来,他身上的气息明明清淡的好闻,此刻孙颖晨却觉像座山一样,压的她快窒息。

    “孙颖晨,你怎么每次都这么冒失。”

    “可能是最近累的。”她干笑两声。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