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0 这样的天
    原本应该回家的,可是她却转车来到了迪斯尼,门口依旧如往,人潮络绎不绝,可是不一样的却是,她身边再也没有了他。

    里面的各类游玩项目,都提不起来兴趣,远远的看着穿着草莓熊的工作人员在那里摆着各种可爱的造型,和身边络绎不绝的行人一一拍早留念。

    突然连续了近十天的好天气,今日也下起了绵薄细雨,好似预感着什么一般,淅淅沥沥的,沿着窗沿滑落下,路上的行一下子就四处冲散,孙颖晨就这么站在原地,眼前蒙上一层晦暗,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他在这里,他一定在在这,这样的感觉异常的强烈。

    与其说想来过来看一眼草莓熊,倒不如说来这里回忆一下,她从来都没有忘记他,一刻也没有。

    消失的人潮,终于映衬出孤单落寞的他,同样,也没有打伞,

    陆唯一快步跑了过来,边跑解开外套,气喘吁吁的停在孙颖晨的身前,用衣服撑起一角,他没说话,她也没有说话,两个人就这么相互看着对方,安静到仿佛雨声也无。

    咖啡厅内。

    “我们分手了。”陆唯一有些尴尬的说着:“是我提出来的。”

    孙颖晨干笑两声:“当初我们分开,不是也是你提出的吗?”

    “……”一阵尴尬的气氛。

    “为什么分开呢?陶心雨很优秀。”孙颖晨缓解尴尬。

    “她没有喜欢过我,是不是很讽刺,她追求我,只是证明她的魅力,我不服气,但是我又无能为力。”

    孙颖晨不懂陶心雨明明不喜欢陆唯一,却将他追求到手,事后又不珍惜,多可笑呀,自己当成宝贝一样的人,在别人那,却什么都不是了。

    海澜总裁办。

    陈娟看着财务数据报表,问了一嘴:“哦,对了,孙颖晨是不是已经安排下去了。”

    刘何娜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悟,连忙点头:“对,已经安排好了,已经上岗三天了。”

    陈娟自然不会去管实习生的安排情况,毕竟如果这么做的话就太刻意,毕竟公司里面人言可畏,就怕孙颖晨纵然是有本事,也会被人说是走后门进来的,虽然,她的确是走后门进来的。

    刘何娜一直好奇这个小丫头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交代你让她去做一些简单的工作,不需要太复杂,又有足够的空间,这个岗位你帮她设定好了吧。”陈娟又抛来一个终极炸弹。

    “是的,已经安排好了。”

    刘何娜好不容在公司找到了这么一个活宝的工作,虽然是会计出身,但是会计月初月末会忙成狗,而且加班的时间一大把,还是物品申领员比较适合她,清闲又没有出错的机会,堪称完美。

    陈娟突然停下的手工的工作,眉头紧锁的样子,刘何娜十分好奇,问:“是哪里的数据有错?”

    陈娟摇头:“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刘何娜难得看见她会这么认真的思考一个问题,可见,这一定是一个难题。

    “嗯,您问。”

    “怎么才能告知你这个人的存在,但是又不会太刻意。”

    “……”

    天之港。

    “老爸,我想进公司。”白思渊就这么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出来。

    白震天抬头看着儿子:“你进公司?你前几年初期创业的那个公司现在不是做的风生水起的吗?怎么,现在想通了,回来帮老爸。”

    “我是觉得,毕竟我还是太年轻了,很多管理的工作经验和一些对待同时的为人处世上面,还是需要多学些一下,与其去外面那些企业从头来过,还不如在自己家的企业,可以和基层员工一起成长起来。”

    白震天连连点头,儿子好像是突然之间长大了,而且见解也异常的清晰。

    “你们两个聊什么呢?”陈娟端着咖啡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白震天爽朗的笑了,说道:“咱们儿子要进公司。”

    陈娟佯装才知道的样子,道:“这个好办,和你刘姨说一声,安排一个部门经理,或者你看中哪一个职位了,直接开口,如果你看中老妈的职位,我现在就让给你。”

    白思渊连忙摆手:“我还是决定要从基层做起。”

    “不行,不行。”陈娟连忙摆手:“基层哪里能学到东西呢,眼界放高,得到的才会颇丰,这是经验之谈。”

    陈娟显然是故意的,她还不知道儿子现在的小九九。

    今天陈娟故意让刘何娜来家里送一些资料,然后故意说头疼要睡一下,然后让儿子帮忙接一下资料,资料做的十分滴水不漏,第一份就是孙颖晨的实习合同,上面微软雅黑字体,加大,加粗的字样,想看不见都难。

    然后又交代了刘何娜,只有白思渊问起,就说在他们学校招了一批实习生,刚好就有孙颖晨。

    所以才有白思渊想要回自己家公司学习的桥段。

    白震天却对此一无所知,全当儿子是为了学习经营理念了。

    “好好好,从基层做起,明天你就去人事部报到吧。”白震天说着,突然想到什么,又问:“那你的小公司,现在谁在打理?”

    “尤凯在,放心吧。”

    白思渊当年自己创业开了一家小公司,主要是游戏开发,现在也经营的风生水起了,所以他也落得一个轻松的小老板,只是现在他要去做一个更重要的事。

    白思渊远远的看着孙颖晨在忙进忙出的,递交一份份的申购单,长长的头发盘了起来,显得她的脸更小了,多了一丝干练,不自知的唇角上扬。

    孙颖晨看着一个申购单,上面的数量有更改的痕迹,而且署名也没有签好。

    “这个申购单怎么还有没有签名啊,而且上面不允许有涂改的痕迹,你这个单子我没有办法把物品给你。”孙颖晨直接将单子退还给对方,可是抬头一看却是他。

    “白思渊?”孙颖晨灿烂一笑:“怎么是你?你也是在这一批实习生里面吗?”孙颖晨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一般,道:“就算是同一个学校的,你也不能拿着这么马马虎虎的单子过来,有更改的数据单,是允许入库的。”

    白思渊却将孙颖晨手里面的单子拿过,然后一把撕掉:“这个单子我是写着玩的,没想到你还真的在这里。”

    “嗯,咱们学校来了很多学生在这里实习,你也是一起过来实习的吗,你现在是哪一个部门?也说出来也许我还知道呢。”

    孙颖晨每天都是一个人,今天难得看见一个熟悉的人,不由的多聊了几句。

    “思渊,你原来在这。”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