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9 一百元的赌约
    罗森白了一眼,抢话说:“因为担心你的安全,毕竟是一个女孩子。”

    “我好奇,他打赌说我是送外卖的,那你打赌我是干什么的?”

    陆恒扑哧一声笑了,漂亮的眼睛弯成月牙。

    罗森说:“没什么。”

    孙颖晨不信,坚持问:“到底是什么?”

    陆恒索性公布答案:“罗森说你是女鬼。”

    啊?女鬼?孙颖晨看着罗森道:“你脑回路是什么啊,乞力马扎罗?”她显然有些生气,虽然没有很好看,但是也没有很丑呀,怎么就成了女鬼。

    “这怪我吗?大半夜的不回家,在公交椅上坐着,披头散发的,一动不动,不是女鬼是什么?”

    罗森这么解释也是说得通,但是孙颖晨突然笑了,一直压制的悲痛情绪,好像在这一刻有所缓解。

    “你的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陆恒问:“这么晚了,你也不方便叫车。”

    一般正常的女孩多少会拒绝的,但是孙颖晨却报了地址:“金桥黄金海岸。”

    罗森白了一眼:“你倒是不客气呀,这地址都快出到郊区了吧。”

    “对呀,女鬼住的一般都比较远。”

    车内的氛围突然变了,陆恒笑的特别开心,他身边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人,孙颖晨却是一个意外。

    “我叫陆恒,你叫什么名字?”

    “孙颖晨。”

    孙颖晨觉得他的名字莫名的熟悉,可能是烂大街的名字吧,反正她也不认识他:“你是一个好人,但是万一下次好心办坏事,我真的报警了,你不是惨了。”

    陆恒摇头:“你怎么会做报警,这么恩将仇报的事情,相信你不会做的,毕竟上次是我把你从警局里面保出来的。”

    孙颖晨吃惊:“上次是你?”

    天哪,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小了,没想到一次外送餐却送到了警局,下一秒却走了狗屎运,让顾客给保出来,这么说来,她也不是最惨的外送餐员。

    “今天你应该是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是我想要告诉你,都会变好的,一切都会变好的,在一切变好之前,我们总是要经历一些不开心的日子,也许这样的日子会很长,也许只是一觉醒来,所以有点耐心,给好运一点时间,要相信,每一件事情的最后都会是好事,如果不是好事,只能说明,还有到最后。”

    孙颖晨看着他,陆恒的颜真的很好看,也许他们不会再相见了吧,她笑着点头。

    “谢谢你,陆恒。”

    孙颖晨下车的时候,像他招手,再三感谢,回到家的时候爸妈已经休息了,她蹑手蹑脚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室明亮,孙颖晨的房间是四四方方的一个小间,厚重的窗帘隔绝了外面漆黑,她直接倒在床上,感觉今天经历的像是一生那么漫长。

    记得谁说过,上班的时候不要以为可以在职场交到朋友,没有人会去单位交朋友的,最真的友谊是在学校里,可是现在却异常可笑。

    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人,让你素手无从,即使对方一无是处,又或者劣迹斑斑,你依然会和他相遇,成为朋友,成为闺蜜,哪怕最后成为陌生人,可是这就是这个社会的法则,一个绕不开的圆周率,无限循环。

    夏天最好的地方是,不容易让人感到孤单,健身完出来天是亮的,还能看见点点余晖,街头很热闹,散步的一家老小和小商贩,眼睛和空气里全是温柔的生活气息,其实,夏天不仅仅是热,夏天还很可爱。

    海澜酒店总部。

    孙颖晨是目前唯一一个还没有分配到工位的人,其他的同学都已经上岗,只有她目前是待岗状态。就在她焦头烂额的时候,接到人事部的调岗通知。

    “什么?物品申领员?”孙颖晨有些不解:“不是说,和财务相关吗?这个领取枕巾、床单、房间物品等……呃,是不是有误会。”

    人事专员道:“所有的实习岗位都已经安排满了,目前财务部已经不需要实习生。”

    “哦,好吧,好吧,在哪里实习都一样。”孙颖晨心中暗自安慰着,毕竟所有实习的工资都是一样的,在哪里不能上班呢,也许这是一个轻松的工作呢。

    孙颖晨穿着工服,白色的衬衫,红色的a字裙,红色的领结,原本的马尾辫也是被盘起来,顿时,原本学生样子也被这一身的工服掩盖了几分清秀,透着一丝的干练,但是却掩盖不住她眼底的清澈。

    “加油!”孙颖晨朝着镜子里的自己比了一个加油打气的手势,方才出了更衣室。

    “3307房间需要2床新的被子,4420房间需要更换一个新的枕套,一楼雅间需要30个新的椅套……”孙颖晨对照着申请清单开始勾画着对比的物品,然后一个个的将物品给申请人,留下申请单存档,再将库房的大门锁好,这就是孙颖晨的工作。

    这件事情她和黎人舒吐槽过,可是黎人舒脑回路的世界观里异常的兵荒马乱。

    “颖晨,这也挺好的呀,你看你学的是会计和财务,你现在虽然做的不是财务的工作,但是你好歹还没离开财务的工作范围呀,你还是和数字打交道,原来的金钱数字,变成了床单被罩的数字,一样的一样的,别灰心哈。”

    听完黎人舒的劝说,她更加的灰心了。

    这个工作一整天的时间,只需要上午两三个小时就做完了申领的工作,接下来,她就百无聊赖的坐在工位上,这也许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混吃等死吧,实在是无聊透了。

    中午吃好饭,下午三点就下班了,下班之前确定好库房的门是否锁好,之后就可以打卡离开,第二天早上八点准时出现在公司,又是日复一日的工作,对简单到爆。

    下班的时候孙颖晨坐在地铁里,难得地铁里的人这么少,她还有座位,突然想到她下班早,错开了早高峰和晚高峰,其实也挺好的,只是太无聊了。

    孙颖晨坐在座位上,,有些不太能理解,地铁里面为什么要放那么冷的冷空气,让你有种错觉好像回到了寒冬腊月里,因为她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健壮的大妈,活生生给吹感冒了,而她只能将外套裹的更紧了。

    听着旁边一直阿嚏阿嚏的打喷嚏,她多么希望这些可爱的病毒可以离她远点。

    地铁里面有一个男孩抱着一个巨大的草莓熊,十分可爱,软软的,异常萌。

    她一度很喜欢草莓熊,因为它和他一样的暖。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