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8 撕扯
    我的爱沉重,污浊,里面带有许多令人不快的东西,比如悲伤,忧愁,自怜,绝望,我的心又这样脆弱不堪,自己总被这些负面情绪打败,好像在一个沼泽里越挣扎越下沉。而我爱你,就是想把你也拖进来,多么希望你救我,结果你说你无能为力,让我好自为之……

    事情过去了一周,都没有任何事态的发展,梦莹每天都如往常一样,很乐观,很开心,好像那一天晚上她什么都没有经历一样,孙颖晨是唯一知道这件事情的透明人。

    之后大家姐妹们关系都特别好,梦莹越来越酷了,周淼也越来越漂亮了,大家好姐妹,感情也越来越好,其实梦莹家里条件特别不好,就算靠着奖学金,也远远不够她生活带来的开支,可是这一切都有周淼给支付,梦莹的生活也算是过的乐得其所。

    梦莹真的是一个好人,特别好,特别好的烂好人,但是孙颖晨和陆唯一在一起的时候,她真心祝福,只说了一句:“颖晨,祝福你,和对的人在一起,才会幸福。”

    梦莹太漂亮了,她酷酷的,可是却和水一样,温柔到让你心疼。

    再后来,孙颖晨故意将这件事情忘记,永远忘记,她做到了,将这个秘密隐藏在大学的三年里,一直到现在……

    其实陆唯一打电话的那一晚上,梦莹喝多了那一夜,她们抱头痛哭说了好多的话,梦莹是一个喝多了的人,她大可不必记得她说了什么,可是孙颖晨却不能,她只能听着,假装那些是别人的故事,只是借着梦莹的嘴里说了出来而已。

    “颖晨,你知道吗?当周淼和我说喜欢我的时候,我多开心,高中的点点滴滴对于我来说是多么的艰难,可是想着和周淼在一起,每天都可以看见她,我就觉得特别的幸福,高考结束了,她和我表白,我答应了她,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对我这么好,只有周淼,只有周淼而已。”

    梦莹的话似乎是梦语一般,断断续续的,可是让人听着异常的清晰。

    梦莹虽然如此说着,但是后来和周淼的说法却不一样,事情的走向也让孙颖晨越发的看不懂了……

    “后来,发生了一件大事,我觉得我配不上周淼了,我难过的想要死掉,可是周淼告诉我,她还有我,她会护着我一辈子,永远不离开我。”梦莹哭的很难过,眼泪一直流一直流。

    孙颖晨知道梦莹说的大事是什么,是如同噩梦一样的事,是夺走梦莹清白的事,是周淼想要掩盖丑陋的事。

    “后来呢?”孙颖晨终于开口了:“大家都知道你可能喜欢着谁,我也好奇,你到底喜欢着谁?可是我知道了之后,并不想祝福你,梦莹原谅我,我不想祝福你们。”

    现在的感情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去评论,谁和谁在一起,要不要和谁在一起,只有当事人自己愿意即可,旁人都是路人,没有祝福就滚远点,现在不就是这么酷酷的时代吗?

    “我以为我和周淼会永远在一起,可是她和我说分手,她要离开我。”梦莹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直流一直流。

    “我那么爱她,就算是拥抱也会让我发狂到疯掉,可是怎么办,我爱她呀。”

    孙颖晨不理解这样的感情,但是接受,她一下一下的扶着她的背:“她让你这么痛苦,你就离开她吧。”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你累了,睡吧。”孙颖晨替她盖好被子之后,就这么坐在她的身边,安静的坐着。

    原来是她,竟然是她。

    但是周淼喜欢的人却不是她,孙颖晨感觉得到。

    这么一来,就可以解释清楚,一个女孩子失去清白还愿意守口如瓶,只是因为她太爱周淼了,这样的解释,竟然如此的扭曲和变态。

    她无法苟同。

    突然一道刺眼的光线投射过来,孙颖晨下意识的伸手去阻挡。

    “是你,送餐员?”

    那个清冷到好听的声音,和这个世界好似完全格格不入,他的声线太完美了。

    孙颖晨抬头看过去:“是你?那个病号?”

    陆恒笑着从车上跳下来,走到她身边:“刚才我以为我看错了人,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去?是不是还没有下班?”陆恒看了看周围:“已经凌晨了,你哭过?该不是送餐不及时,让人给了差评丢了工作?”

    “你呢,现在是凌晨,是不是因为你这个人特别讨厌,被医院丢出来,现在无病床可归,所以在大马路上游荡。”孙颖晨一点都没有心思和这个人闲扯,毕竟当初自己进警察局的时候,就是因为他的那一单外卖。

    “看来你今天心情是不怎样,但是一个女孩子就这么坐在这,也不安全不是。”陆恒是真的有些担心她。

    “陆少,看看时间。”罗森用力的敲了敲他手腕上的浪琴手表:“已经很晚了,大半夜在这里吹热风,你身体不要了?”

    孙颖晨外头看向一旁的车,道:“看得出来你是真的关心我这个陌生人,但是我现在真的没事,我只是需要安静一下,你快走吧。”

    陆恒点点头:“好,要走一起走。”说着,就不由分手拉着孙颖晨上了车。

    “哎哎哎,你干什么呀你,你放开我,你再不放手,我报警了。”孙颖晨下意识的有些害怕,毕竟这么晚了,她出了什么万一,真的连哭都找不到调。

    “叫什么,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有没用。”陆恒说完这句话,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车内除了陆恒还有一个看上去油头粉面的罗森,而罗森从头到尾一直用鄙视的眼光看她。

    “没想到你还真是个活人。”

    孙颖晨一听这话就是骂自己的,陆恒连忙解释一下:“别生气,别生气,这事都怪我。”

    陆恒看着她不解的眼神,继续说道:“刚才我们的车从你身边驶过,我觉得你很面熟,所以就和罗森打赌,说你是那个送外卖的。”

    罗森这个时候从皮夹里面拿出一百元,递给陆恒:“算你走运。”

    孙颖晨这回还看不出来就是傻子:“感情你们两个人拿我打赌呢?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还要让我上车?”

    罗森白了一眼,抢话说:“因为担心你的安全,毕竟是一个女孩子。”

    “我好奇,他打赌说我是送外卖的,那你打赌我是干什么的?”

    陆恒扑哧一声笑了,漂亮的眼睛弯成月牙。

    罗森说:“没什么。”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