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7 谁是谁的假想敌
    孙颖晨走出燃酒吧的时候,几乎泪流满面,原本她不想说这么多的,假装成傻子不是很好吗,但是今天周淼为什么要把她带出来,她在清醒不过了,周淼是想要让孙颖晨和梦莹说离开这里,其实酒吧真心不适合梦莹,但是你怎么能劝说一个已经活在黑暗里的人,让她去迎接光明。

    光明会变成一滴滴的硫酸,会腐蚀掉梦莹所有的隐忍的自尊和当初所付出的一切。

    “颖晨,我怕我自己忍不住,我怕我会有一天伤害梦莹,所以,在我们还好好的时候,你劝她离开吧。”

    周淼站在孙颖晨的身后说着。

    孙颖晨踉踉跄跄的走着,眼泪已经遮挡住路了,她不想去理她,就像这件事原本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一样,她为什么要自找麻烦,

    “孙颖晨,你难道也这么狠心吗?”周淼快步跑了过来,拉着了已经泪流满脸的孙颖晨:“你的心是什么做的?”

    “对!我的心是石头做的!”孙颖晨说的又重又急:“你想说什么?你想告诉我大恩既是大仇对吗?周淼,你别忘了,刚才是谁特么说你和梦莹的感情凌驾我之上的!现在要翻盘了吗?我无所谓啊,我真的无所谓。”

    周淼有些咄咄逼人的眼睛看着她:“她难过,你真的当真好过吗?”周淼有些急了,突然拉住孙颖晨的胳膊:“这就是你口中所谓的姐妹?”

    孙颖晨一点都没有惧怕的意思,她笑了笑,唇边特别咸,她一直是一个软弱的人,可是就算坚硬如磐石,恐怕也做不到置身事外,她迎上梦莹的眼睛,一字一句说着:“让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和梦莹的事,我都知道。”

    周淼突然松手了,像是看一个怪物一样看着孙颖晨,不敢置信。

    “你们够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梦莹就站在她们两个身后,而刚才说的话,到底多少被她听见了,两个人都一无所知。

    “周淼,你让我离开?你是认真的吗?”梦莹的语气十分坚定,好像并没有受过什么伤害一样。

    周淼似乎是害怕了,她摇头:“我不知道,我都不知道。”

    孙颖晨站在她们之间,像是一个可笑的小丑,她没有权利也没有资格去评论关于她们的点点滴滴,她转身离开了,她不想听有关于她们的任何事情,这一场当年的错综复杂的感情纠葛,她早就想忘记,可是却再刚才她说了出来。

    孙颖晨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了,大马路上已经没有人了,有的只是霓虹闪烁的灯光,异常的耀眼,那么漂亮,在这样的灯光下,人应该会迷失吧。

    已经没有末班车的公交车站台,她坐在钢板的椅子上,看着车辆在眼前一一划过,最后剩下的都是模糊。

    刺痛的回忆,慢慢袭来。

    大学开学后,她就梦莹和周淼一起玩的很好,当时孙颖晨好奇她们的关系为什么会那么好,后来听说她们高中就在一起读书了,这样的感情真的坚不可摧。

    后来第一次会计考试,三个人同时都考了满分,周淼提议去她们家坐坐,让她们家阿姨给大家做好吃的,孙颖晨才知道,周淼家里挺有权利的,那是郊区的一处别墅,虽然远离市中心,远到人烟稀少的地步,可是巨大的别墅坐落的位置,也是知道价值几何。

    那一天,黎人舒没有去,所以只有她们三个在别墅里面开心的庆祝着,周淼提议喝酒,很快孙颖晨就喝多了,她是典型的沾酒就一杯倒选手,第二天的时候孙颖晨并没有在别墅里面看见梦莹。

    周淼和她说梦莹离开了,要回学校办点事。孙颖晨觉得自己留下来也算是打扰了,就说要先回去,周淼让司机送孙颖晨回学校,其实这原本并没有什么,事情她也不知道,也希望永远都不知道。

    坐上司机的车的时候,周淼亲自目送车子离开的,可是很快,孙颖晨发现自己的书包落在了周淼的家,就让司机带着自己回去。因为是单行道,她必须要绕过转个弯才能回去。

    回到别墅的时候,孙颖晨本来要敲门的,可是大门并没有关,只是里面传来呜咽的哭声,孙颖晨知道,那是梦莹的声音,她不是回学校了吗?为什么会在这?

    “梦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周淼跪在她的身前,一遍遍的说着对不起:“我求你,忘记吧,我会补偿你的。”

    梦莹只是低头哭,屋里只有断断续续的哭声。

    “你怎么补偿?痛苦的是我,不是你!”

    “我用一辈子补偿。”

    孙颖晨的脚像是铅球,她怎么都迈不开脚步,可是她却逼着自己必须离开,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其实特别简单,简单到令人发指。

    昨天晚上大家都喝多了,周淼的父亲回来了,兴许是外面应酬也喝多了,那个时候梦莹还算比较清醒,可是悲剧就这么发生了,周淼迷迷糊糊的发现了什么,可是她以为那只是做梦,最后周淼控制不住酒精在身体里发酵,就断片了。

    第二天一早,周淼看着父亲坐在床上抽了一地的烟,而床上抽泣着的梦莹衣不蔽体,再傻的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的爱沉重,污浊,里面带有许多令人不快的东西,比如悲伤,忧愁,自怜,绝望,我的心又这样脆弱不堪,自己总被这些负面情绪打败,好像在一个沼泽里越挣扎越下沉。而我爱你,就是想把你也拖进来,多么希望你救我,结果你说你无能为力,让我好自为之……

    事情过去了一周,都没有任何事态的发展,梦莹每天都如往常一样,很乐观,很开心,好像那一天晚上她什么都没有经历一样,孙颖晨是唯一知道这件事情的透明人。

    之后大家姐妹们关系都特别好,梦莹越来越酷了,周淼也越来越漂亮了,大家好姐妹,感情也越来越好,其实梦莹家里条件特别不好,就算靠着奖学金,也远远不够她生活带来的开支,可是这一切都有周淼给支付,梦莹的生活也算是过的乐得其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