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6 雨天的草莓熊
    孙颖晨朝黎人舒扔了一颗葡萄:“天这么热,我跟你说几句风凉话吧。”

    黎人舒脸色立刻变了,连忙阻止她:“好好好,我不说了,咱俩别互相伤害了。”

    今天孙颖晨接到了通知书,这属于一个好消息,所以大家提议去外面吃一顿好的,但是因为黎人舒下午要去单位拿一份文件,晚上梦莹又要去酒吧调酒,后来大家提议,聚会的时间就定在晚上,还是去周淼家的酒吧,经济实惠还能蹭个果盘,虽然是梦莹的上班时间,但是内部员工工作还是很宽裕的。

    可是孙颖晨却看向周淼,眼底闪过一丝复杂。

    云之端的高尔夫球场,草坪绵软,白震天挥舞一杆出去,一个漂亮的弧线,球进洞了。

    白思渊带着鸭舌帽,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衣:“老爸这球技是越发的好了。”

    白震天将球杆放在桶里。

    “我听你妈说,你不打算出国了。”白震天直接开门见山的问。

    白思渊笑了一下,道:“我留下陪你们,不好吗?”

    “你一直是一个想法很直接的人,老爸我不是一个八卦的人,但是好奇是什么让你突然做了这么一个决定。”白震天看着自己的儿子,他很优秀,他一直都知道,父子两个平时聊天的机会也很少,这一次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可以好好聊一下。

    “其实每一个时期的自己都会变,不仅仅是想法,就连心境也会变得不一样了。”

    “是啊,人都是会变的,但是儿子,老爸想要告诉你,人生苦短,爱很随意,问心无愧,活好自己。”白震天虽然不会干扰儿子的感情,但是他希望他可以得到幸福,只要是儿子喜欢的,他就会支持到底。

    白震天是一个很开明的人,他相信自己的儿子的眼光也不会错。

    “问心无愧。”白思渊重复了一句,然后笑着说:“今天难得老爸在家,我陪你再打一杆。”

    “好啊,来来来。”

    草坪上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挥舞着球杆,远远望去,自成一景。

    夜瞬间阴沉下来,像是一张大网,网住的都是有血有肉的灵魂,逃脱都是没有感情的怪物。

    酒吧依旧热闹异常。

    周淼看着卡台上的梦莹,对着孙颖晨说:“你看着她现在的笑容,是不是很苦涩?”

    孙颖晨也不是不聪明的人,就算是聚会,可是今天四个人永远聚不齐的时候,周淼还硬拉着孙颖晨一起过来聚会,这只是说明一点,周淼看出了什么门道。

    “梦莹是有感情危机吗?昨天她回的时候,喝的烂醉,我知道梦莹在你这里工作,你会把她保护的很好,可是她现在并不快乐。”孙颖晨低头喝了一口果汁。

    两个人奇怪的对话显得十分诡异,气氛也显然十分尴尬。

    舞池内黎人舒将劲爆的舞曲当成了广场舞的背景音乐,在这样的场所大跳特跳广场舞,引得舞池内的俊男美女一阵尖叫连连。

    黎人舒离开了也好,周淼和孙颖晨也可以依附在这样嘈杂的音乐下,聊一下心事。

    就这样的无所顾忌。

    “就算我一直保护梦莹,我不不会一直把她保护的很好,颖晨,你知道吗?我是一个心里藏不住的事的人,你和梦莹那么好,你可以为了她做出一些没有底线的事情,我为什么呀?”周淼看着她,似乎是喝多了一样,笑的很苦涩:“我凭什么要对她一辈子负责?”周淼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着。

    孙颖晨笑了,说:“你昨天一直在酒吧,对吗?”

    周淼抬起头,有些泪眼迷蒙,看着孙颖晨,可是这样的一张脸,却让她想要伸手给她一巴掌。“孙颖晨,你不要太聪明了,你要是这么聪明的话,我们以后怎么做朋友呢?”

    “周淼,我们不仅仅是同学,同一个寝室,同一个专业,我们三年都在一起,高中的时候,你和梦莹最好了,要比友情,就属你和梦莹情比金坚。”孙颖晨笑了笑,道:“梦莹,她是一个自认为有污点的人,可是这个污点是谁照成的?”孙颖晨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着:“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想知道,但是它就摆在眼前。”

    周淼却冷笑一下。

    “啪!”一声响,在这样吵杂的音乐下,根本引不起任何人的侧目。

    周淼被孙颖晨打了一巴掌,周淼的整张脸都歪了过去。

    “任何一个人可以耻笑梦莹,但是你!你周淼不可以,你要记得,这一辈子你都欠她的,你躲不起,你还不清。”孙颖晨靠近她,似乎还像是以前那么开心一样,大家都是好姐妹,可是这样的靠近,却异常的冰冷。

    “梦莹的酒量我知道,她依附于你,在你的地盘,她苟延残喘,大家都看在眼里,可梦莹不欠你的,你没有必要这么逼迫她,要知道,是你邀请梦莹来你的酒吧工作,既然你从来都没有想过帮她,为什么当时要伸手,你知道吗?你现在每对梦莹说的任何一句暖心的话,都人觉得恶心!”

    “孙颖晨,只要是因为梦莹的任何一件事情,你都格外重视,你别忘了,我周淼才是你的朋友,如果说要对梦莹最重情义的那个人,一定是我而不是你,你以为我就不难过吗?你以为我每天都笑着对着所有人,我内心的角落里却躲着一个怪物,它时时刻刻的提醒我,是我对不起梦莹,是我害了她,是我在她原本平静无波兰的生活里面硬生生注入了一个漩涡,让她死无葬身之地。”周淼笑了,眼角落下的眼泪异常的漂亮。

    孙颖晨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丑小鸭中的丑小鸭,她太平凡了,她的人生一直都是这么平凡的度过,紧张高考结束了,进入大学的之日起才认识了梦莹和周淼,那个时候孙颖晨才知道,原来真的有长相这么漂亮的人,精致到好像是上帝格外重视的两个珍品。

    大学报到那天起,她们就开始嬉闹说笑,最后成为朋友,那个时候孙颖晨知道原来梦莹和周淼不仅仅大学同学,她们一起度过了高中,那个拼分数的年月,她们感情越来越好,是名副其实的好姐妹,好闺蜜。

    孙颖晨看着周淼,仰着头:“梦莹的胃不好,但是她对你很好,周淼,做人不要太过分了。”

    她不想说什么了,真的不想说什么了,一颗心揪的难受。

    孙颖晨走出燃酒吧的时候,几乎泪流满面,原本她不想说这么多的,假装成傻子不是很好吗,但是今天周淼为什么要把她带出来,她在清楚不过了,周淼是想要让孙颖晨和梦莹说离开这里,其实酒吧真心不适合梦莹,但是你怎么能劝说一个已经活在黑暗里的人,让她去迎接光明。

    光明会变成一滴滴的硫酸,会腐蚀掉梦莹所有的隐忍的自尊和当初所付出的一切。

    “颖晨,我怕我自己忍不住,我怕我会有一天伤害梦莹,所以,在我们还好好的时候,你劝她离开吧,也许你的话她会信。”

    周淼站在孙颖晨的身后说着。

    孙颖晨踉踉跄跄的走着,眼泪已经遮挡住了,她不想理她,就像这件事原本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一样,她为什么要自找麻烦。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