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3 实习资格
    它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当初的荒唐,自己当初的奋不顾身,也提醒自己再也不要轻易尝试。

    梦莹这段时间回来的永远是最晚的,她身上特别浓郁的酒气,孙颖晨不止一次的劝说她:“换一个工作吧。”

    可梦莹总是摇头,看着自己的时候好像格外的认真,但是眼中的哀伤是她看不懂的神情。

    “孙颖晨,告诉我,为什么你可以如此坦荡。”

    梦莹喝多了,拉着她的手一直问,一直问:“为什么,为什么等不到,为什么等了这么久,就还是等不到。”

    “梦莹,你喝多了,我给我倒点水。”

    寝室灯光微弱,就只有她们而已,孙颖晨今天也是情绪异常的复杂,可是现在不是痛苦的时候,梦莹……她好像更痛苦,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孙颖晨没有问,只是静静倒水。

    “其实我挺难过的,但是我告诉你,不能这样,不可以这样,可是有的时候,你是控不住的。”梦莹絮絮叨叨的说着,孙颖晨扶着她起身喝水。

    “咳咳咳……”梦莹突然被一口水呛到了,水杯里的水突然洒了,梦莹一脸狼狈。

    “梦莹,对不起。”孙颖晨连忙扶着她的背,起身打算去拿纸巾,可是却被梦莹拉住了:“别走,求你。”

    孙颖晨一下一下的抚着她的背:“梦莹,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恋爱了呀,你不是这样的人,向来都是酷酷的,那个让你如此难过伤心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将你逼到这样的地步?

    “我……爱上一个人,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爱对方,我宁可沉沦也不希望自己离开,这样的感情,是不是太过卑贱了?”梦莹看着孙颖晨,眼泪一直滴答滴答的流:“我发现酒其实是一个好东西,让我可以逃离,短暂的忘记也是一个好事,毕竟我可以呼吸的不那么困难,孙颖晨,你有没有那么一刻,就那么一刻,和我一样呢?”

    孙颖晨拍了拍她的背:“你累了,睡吧。”

    梦莹絮絮叨叨说的话让孙颖晨难过,她宁可希望她从来没有受过伤,也好过现在的煎熬,可是今天晚上梦萦说的话她希望自己从未听过。

    看着梦莹睡去,眼角还是挂着一滴眼泪,她又不是石头做的,怎么可能没有那样撕心裂肺的感情呢,和陆唯一一起的三年,敌不过对方的一句软言细语。

    她输的一败涂地……

    曾几何时,她们那么好,静静的走过三年里每一天,每一天单独拿出来都可以抱着双膝坐在窗台上静静回味,让她心动连连,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孙颖晨一直觉得她配不上陆唯一,可是她却拥有了他整整三年。

    为什么?为什么三年都走过了,现在不行了呢?不行了呢?

    “走,跟我去超市。”陆唯一笑着拉着她的手。

    “去超市干什么啊,我下午还有课呢。”孙颖晨每次看着他的时候,眼睛都是在笑,一直在笑,因为只有有他在,她的心里便开出了一朵花,异常美丽,异常灿烂,异常……夺目。

    “跟我去逛超市,我要把你放在购物车里,告诉大家,这可是我在琳琅满目的世界里,唯一挑中的宝贝。”

    当初的爱有多炙热,现在就有多难过。

    太多了,太多了,这个夜晚将以往的回忆勾勒的越发清晰,而这痛苦的回忆却如潮水一般涌来,让她躲无可躲,避无可避,而这个夜晚让孙颖晨难以入眠……

    云之端。

    位于市中心,属于闹中取静的一处地理位置极优,价格更是让人望尘莫及,可是就在这么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云之端屹立此处,这是一个别墅群,里面一共八十八栋,每一栋别墅都是独一无二,有的依照海南风而建,有的依照巴厘岛风而建,也有的依照泰国的金碧辉煌风而建。

    可这一处地中海52号,是白思渊的家,如果没有任何其他的事情发生,白思渊这会儿会坐在三楼外面的露天阳台处,喝着一杯纯正黑咖,随手翻看着一本书。

    这一幕,自成一景,可是白思渊却将书扣了过去,书面上是一男一女相互对立的站着,两个人都十分陌生的表情,看不出对方到底是什么关系,很模糊,很模糊。

    “巴黎恋人,特别好看,你相信我。”孙颖晨将一本书递给白思渊,格外认真的说:“这一本书我都看了好几遍了,看一遍喜欢,可能是偶然,但是看两遍还是喜欢,就真的值得推荐,白思渊,你来图书馆借书,看了好几本都没有想要拿回去的意思,那么不妨借我给你推荐的这一本吧。”

    那是白思渊去图读书馆借书的那次,其实也不是他去借书,而是去看看她,至于为什么要去看她,白思渊自己也不知道,也许是这个丫头整天都在自己眼前转悠,可是突然消失了,那样的感觉会让你想念,所以他才会出现在读书馆吧,而这也是唯一的答案,也是白思渊认可的答案。

    “小情小爱的书,你还给我介绍,我不看。”白思渊作势要放回去。

    “真的特别好看。”孙颖晨将书直接推到他的胸口:“我去给你办借书卡。”说着就转身离开了。

    白思渊鬼使神差的从图书馆借了这么一本书,如果让其他的人知道了,他居然在看这样没有营养的书,那简直会让一众人格外吃惊的。

    白思渊喝了一口咖啡,从书里面拿出一个小卡片,上面是学校的标志,然后有格外清秀的字写着,借书人,白思渊,办理人,孙颖晨。

    这也真是奇妙,两个没有任何牵连的人,名字放在一起却异常的和谐。

    他看了好久。

    白思渊好看的手指在卡片上慢慢划过,最后落在了孙颖晨的名字上,好像一颗安静的心变得躁动不安。

    夜晚的月光映衬在落地窗前,顶棚的水晶灯的光亮投在光洁如镜的大理石地面,形成一块块耀眼的光斑,手工刺绣的米白色纱帘随着从半掩着的窗口灌进来的微风浮动。

    这个夏季的晚上显得格外的静谧。

    陈娟浅啜了一口茶,气质格外出众,好看的丹凤眼,可以瞬间变成冷凝的兵器,让人心内生恐,也可以变成一汪泉水,让你想要亲近,而此刻陈娟幽深冷傲的目光望向那一束灯光,冷笑道:“看来,我应该推波助澜一下。”

    白震天坐在书房翻看财经新闻的报导,说了一句:“公司的事情已经够烦心了,你要是真的空闲下来,就出去度度假,我也不用和你操那么多的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