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1人的成长是伴随阵痛的
    那双死死拉着白思渊的手,慢慢的放开了。

    不用再说什么解释的话,孙颖晨放开的手就已经说明了一切,白思渊看着她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滑落,他苦笑一下,说:“知道了。”

    孙颖晨看着白思渊的车开走了,她已经站在原地,他知道了什么?

    陈娟频频回头透过车窗看向那个越来越远的女孩,心中觉得,她一定不简单,回过头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嗯,更加的莫名其妙。

    白思渊在学校的行李原本就不多,陈娟很快就指点江山一般,让小王把东西收拾完了,期间还不忘问他:“小王,你说刚才的女学生,是不是和思渊有一腿。”

    小王脸都快绿了,夫人可是少爷的母亲,怎么说话这么口无遮拦的,但是还得回复夫人:“我也是第一次见她,少爷跟她应该不熟吧。”小王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说:“但是我总是觉得少爷上次把国外的中意的那个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撕了,多多少少和刚才那个女孩有关系,夫人,我也是瞎猜的。”

    陈娟眼神闪亮:“什么?你说思渊把录取通知书撕了?真的?”

    其实也难怪陈娟会这么激动,毕竟,全家都不希望白思渊出国,家里的产业做的再大也希望孩子可以多留点心思在家族企业上,可是思渊从小就定下了目标,考到国外的学校,现在时间机会都已经在眼前了,可是儿子却放弃了。

    虽然她不希望儿子出国,但是她现在更想知道,让儿子做这个全家都会为其鼓掌的这个决定是谁,会是刚才那个长相甜美的女同学吗?

    “对呀,夫人,上次我亲眼看见少爷把通知书撕了。”小王再次确认的口吻说着:“撕了个粉碎。”

    陈娟一脸蒙娜丽莎的微笑,没再言语。

    白思渊没有理由站在寝室看着小王收拾东西,所以刚才一到寝室楼的时候,他就在附近闲逛,不远处有一个阶梯状的单杠。

    两个单杠一个高一个低,平行对立着,永远没有相交,同时也永远相对,不知为何,一个死的物件也让他异常心烦。

    闲庭信步的走着,没有目的的闲逛。

    “同学,你的借书卡请拿好。”

    白思渊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学校的图书馆,可是已经来了,断然没有理由要走,索性就走了进去,图书馆里面工作人员都会在前面的空旷处,又或者在里面摆放图书,白思渊走遍了图书室内,可是都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孙颖晨今天请假了?”白思渊拉着一个同样是临时工的管理员问。

    “孙颖晨没有请假,她请辞了。”

    她,离开了?

    白思渊不解。

    愿你是渣的一方,背负所有骂名愉快的生活,而不是在深夜痛哭流涕辗转反侧茶饭不思,做一个痛苦的好人。

    咖啡馆内。

    陆唯一将点好的一杯焦糖玛奇朵放在陶心雨前面。陶心雨连应声都没有,只是安静的接过,抿了一口。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两个人的交流方式就只是这样,看似两个人都很好,感情很好,没有争吵,没有红过脸,没有不好,但是……却透着诡异。

    “今天的咖啡是现磨的,你有没有喝出来,这一次的拿铁比之前的好喝。”陆唯一故意将焦糖玛奇朵说成是拿铁。

    自从和陶心雨在一起之日起,他就开始处处留心她的喜好,因为陶心雨太骄傲了,不会为了任何爱的人低下身段,这一点和孙颖晨是截然相反的,所以她们两个也是不同的,所以搜集陶心雨的喜好是他投入这段感情下的最大的赌注。

    陶心雨喜欢喝咖啡,女生有多爱喝奶茶,陶心雨就有多爱喝咖啡,拿铁一直是她的最爱,平时在一起的时候,陆唯一也会给她买,但是这一次,他却换了陶心雨最喜欢喝的拿铁,焦糖玛奇朵和拿铁不同,少了奶香和清甜,任何一个人都会发现吧。

    “嗯,,味道果然比之前的好喝。”陶心雨说了这么一句话,可是却让陆唯一彻底死心了,他苦笑:“你一直说最喜欢秋天的风,夏天的雨,任何一家咖啡店的拿铁,可是今天你喝的是焦糖。”

    陶心雨抬起头,迎上他的眼:“什么意思?”

    “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吧?”陆唯一终于说出口了,他笑了笑,特别的孩子气:“从你打算接近我的时候,你露出了太多的破绽,可是我却对你这样的女孩着迷,你太不一样了,像猫一样,对待人的态度全凭心情,我对你的这一份潇洒很喜欢,可是最近我反思了很多很多,我觉得我不应该再这么自私下去,也不能再这么自欺欺人下去。”

    “唯一,你要说什么?”陶心雨看着他今天的样子,十分陌生,那个永远都会对你露出干净笑容的陆唯一好像变了,今天他的笑容很苦涩。

    “突然不想和你在一起了,看你每天这样敷衍我,我也挺累的,我放你走好不好,在这段感情里,你连跟我说几句话都不愿意多说,我到底图你什么。”陆唯一叹了一口,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有的人,该忘记就忘记吧,人家不在乎你,你又何必委屈自己呢,再怎么痛,再怎么难过,人家看不到,更不会心疼你,你难过给谁看。陶心雨,你放过自己吧,也放过我。”

    “唯一。”

    “让我把话说完。”陆唯一拉着她的手,一字一句道:“只是我不明白,你当初为什么会选择我?为什么偏偏是我。”

    “你从什么时候知道的。”陶心雨这句话说出来,无疑是给陆唯一心中的不确定一丝肯定。

    “应该是我们在一起的一个月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对我特别好,可是每次眼神都游离着,我知道你是演出来的,可是我愿意等,因为当初我放弃了孙颖晨,我下定决心负了她,就不想再感情里有一丝的将就,可是你让我知道,我错了,错的多离谱,也让我自己意识到,我特么就是一个渣男。”

    现在的陆唯一十分的懊悔,他决定说出今天隐藏起来的话,也是下定了所有的决心的。

    陶心雨看着他如此难过,十分亏欠:“你要……回去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