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9 做个了不起的送餐员
    希望醒来做一个洒脱的人,忘掉旧的不安,拥有新的快乐。

    孙颖晨似乎是习惯性的往小四楼走,可是莫名其妙的走到四楼的时候,恍然大悟却发现自己停在白思渊的门口,但是她似乎早就忘了,白思渊已经一个月没有出现在学校了。

    他去了哪,他现在在干什么,却一无所知。

    周淼晚上叫大家一起出去吃饭,说是散伙饭,其实这么说毕竟有点早,因为大三开始就面临着实习,以后相聚的日子肯定越来越少,一这么想着,寝室里面的氛围就有些冷。

    黎人舒虽然条件不好,但是好歹她妈妈是老财务,随便给她找个企业,轻轻松松就进去了,所谓家有一老财务,就是不用愁,找个工作也是分分钟的事,黎人舒学文科的,找个人事或行政也对口。周淼自家开酒吧,就算找不着工作,家里自然会给她打算,周淼属于专业课比较厉害的,虽然平时吊儿郎当的,但是凭真本事,一点不比任何人差。

    现在实习就业的事情,就属孙颖晨和梦莹两个人属于困难户,就在孙颖晨暗暗庆幸有人给自己垫背的时候,梦莹突然告诉她,自己要去周淼家的酒吧去当调酒师。

    其实孙颖晨当时听了这个话,吓了一跳,一个财务出身,竟然去酒吧当调酒师,这个级别有些跳戏,但是还是祝福她,毕竟梦莹是一个酷酷的女孩,不管她将来的定位是什么,孙颖晨都祝福她。

    寝室的三个人都有了自己奋斗的目标,只有自己依旧还游荡着不知终点。

    黎人舒自从实习开始,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甚至有的时候早出不归,她的自行车就暂时交给孙颖晨保管,她说:“咱们寝室,我就相信你,毕竟这个自行车跟着我三年了,我对它有感情了,它就和我的孩子一样。”

    当时孙颖晨特别感动,没想到,自己在黎人舒的印象中是堪当大任的一个人,可是事后才知道,黎人舒将同样的一句话分别说给了周淼和梦莹两个人,她俩都果决拒绝了,只有自己傻兮兮的相信了,当然了,这都是后话了。

    孙颖晨早已经辞去了图书管理员的职务,原本她对白思渊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依赖感,可是事后知道图书管理员的职位也是白思渊给暗中安排的,她就果断的离开了,当初自己死活想要进学生会,可是事后白思渊离开了,她也有机会进学生会,可是她也拒绝了,没有了白思渊的学生会,她不知道为什么要进去。

    学校招聘栏上经常会贴着一些找工作的信息,很多企业会在学校招募一些职位,好的职位都等不到几分钟,就已经人满为患,一张张覆盖着招聘信息的纸条横七竖八的,这期间也有一些不太好的职位,当然了,都是无人问津的,所以孙颖晨撕掉了其中一个招聘信息,回了寝室。

    夏天真心让人热的发狂,孙颖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拼命,但是大家都这么拼命,似乎是惯性,她开始加入了实习生的行列,但是她的工作,说起来和搬砖差不多,但是比搬砖好一些,毕竟,送快递也是一份职业。

    一声声的警铃回荡在中心医院的大门口,放眼望去别说是一条路了,就连苍蝇都不见得飞的进去,而且门口还横七竖八的站着一水水的记者,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孙颖晨把黎人舒的自行车锁好,她现在特别感激黎人舒的自行车,虽然破了点旧了点,但是好歹算是一个绿色交通工具,没有堵车风险,速度控制随心所欲,你想快就快点蹬,你想慢就步行推着走,总之若是孙颖晨瘦了一斤两斤的重量,一定是自行车发挥了大作用。

    孙颖晨拿着外卖,朝着人潮中走去:“这医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孙颖晨朝着同样是路人的询问。

    “谁知道了。”

    孙颖晨终于挤了进去,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医院的大门口已经拉起了警戒线,警察们正在疏散附近的吃瓜群众。可这么难以描述的场面,众人不凑个热闹看完结局怎么会罢休呢,许多人被驱逐走了之后,不一会儿原本驱散的人群,又回来了。

    警察喊着喇叭,但是都于事无补,警戒线虽然没有人敢闯,但是大家都聚集在这里,也造成了交通堵塞。吃瓜群众们不配合,警察只能放弃这项艰难任务,只喊了一声:“都散了吧,散了吧。”

    突然,“这里已经拉了警戒线了,不让进去了!”警察突然拦住孙颖晨,只见警察叔叔眉头紧皱,似乎看不懂现在外卖什么时候开始流行小姐姐了。“没看见这里是警戒线吗,谁让你冲进来了。”

    孙颖晨摇晃了一下双手里面拎着的外送餐,一脸堆笑:“警察叔叔,我是送外卖的,你看我身上穿的外卖服,我这路上已经耽误了一些时间,如果现在不把外卖送进去,我会有差评的,和你上班迟到是一个概念,警察叔叔。”

    孙颖晨还没有说完,就听警察打断她的话:“叫谁叔叔呢?我有那么老吗?”他往后推了一下孙颖晨,道:“不行,你打电话吧,让对方下来自己拿,这里已经封锁了,不让进了。”

    孙颖晨一脸为难的看着他,现在正是大中午,她已经完全没有所谓的形象了,因为太热,长头发似乎是一个屏障,将细细密密的汗粘在身上,十分难受,这会又碰见一个不通融的警察,她的耐心早已经消失殆尽了。

    就在两个似乎画地为牢拉开一个持久战的时候,孙颖晨内心依旧在天人交战,虽然你们不让进,这是你们的工作,但是我也是给人打工的呀,我也是为了生存呀,不好意思了警察叔叔,哦不是,警察大哥,思虑结束后,孙颖晨大喊一声:“啊!……”

    “哎!哎!哎!”

    “有人闯进去了——”

    “快拦住她,不要让她闯进去!”

    身后传来警察一声声的怒吼,孙颖晨实在是没有办法,做都做了,也不能只做一半,但是孙颖晨实在是没有办法,警察大哥哥们,我真心对不起你们,我是真心忏悔的。

    虽然她心里这么想着,但是脚下的步伐依旧没有停止的迹象。

    孙颖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跑了一会儿看了一眼外送餐上面的楼层地址,然后飞快的按了一下电梯,幸好幸好,电梯刚好就是一楼,她快速进入电梯,然后按了7楼,那奔跑的速度,那灵活的敏锐度,估计当时刘翔在的话,也不一定能追上自己。

    电梯门“叮”的一声开了,她佯装没有任何事情一样,走到了病床门口:“702外卖到了。”

    门里面并没有人应声,而这一层楼都安静的可怕,孙颖晨这个时候脑回路才反应过来,楼下都是警察,全是警戒线,这里面该不是有什么犯罪分子吧,这么想着,突然就有一些害怕了,可是下一秒,里面有动静了:“送进来吧。”

    一个声音格外好听的男生传来,孙颖晨好奇,里面到底是什么人,她推开门,只看见那人在床上躺着,虽然穿着医院的病号服,但是看样子并不像是生病了,反而脸上的气色特别好,再正常不过的人了。

    孙颖晨只是觉得他长的还挺好看的,是那种属于会在杂志封面和电视上才会出现的脸孔,她慢慢走了过去,这个就听见楼道里面叮叮咚咚的脚步声,紧接着自己身子一个向后踉跄,险些摔倒。

    孙颖晨下意识的还是护住了手里面的盒饭:“谁呀!”

    “没和你说这里面不让进来吗?”保安有些气喘吁吁的,孙颖晨依旧不忘记解释:“我一个送外卖的,又不是贼,凭什么不让进啊,这光天化日的,朗朗乾坤……”

    “少废话,快点出去。”

    “我这外卖!”

    “赶紧放哪,快点滚!”

    孙颖晨把外卖放在桌子上之后,立刻被人拎着衣服领子就扔了出去,在临走之前,还不忘和病床上躺着的帅哥,说了一句:“别忘了给好评!”之后就彻底消失在病床帅哥的眼前,只留下一份外卖,好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陆恒看了一眼外卖,他点了一份汤,看样刚才那个送外卖的小丫头很艰难才把外送餐送进来,但是这个汤一滴都没有洒,陆恒掀开被子,朝着那个桌子走去,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解开了塑料袋,下一秒他收回刚才莫名其妙的想法,因为里面的汤不是一滴都没有洒,而是一滴不剩。

    “哈哈”

    陆恒扑哧笑了出来,第一次看见这么有趣的人,外卖送成这样,还舔着脸问他要好评,请问到底是谁给她的勇气,梁静茹吗?

    “陆少,你光着脚在这傻笑什么呢?你不知道你昨天低血糖啊,你知不知道,今天早上你都快把我吓死了,我以为你英年早逝了。”罗森有些气急败坏的看着,虽然嘴上毒蛇,但是还不忘记给他拿了一双拖鞋。“陆少,我靠着你吃饭挣钱这事不假,但是除了工作的关系,我好歹也是你的好哥们吧,虽然脑子没有你活,也没有你有才华,能写出一本本叫座的作品,但是咱俩的感情可是铁打的吧,你不带这么三天两头的吓唬我,告诉你,我可没买保险。”

    (笔趣库 www.biquku.com)